顶点小说网 > 爱情在上,婚姻在下 > 第23章 背无大树难乘凉

第23章 背无大树难乘凉

    “怎么样你才会知道?”

    见他的目的达到了,顾长青就不兜圈子了,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假惺惺的样子,看得程歌就来气。

    他说:“你自己为什么不去找他?”

    程歌冷笑,“我人微言轻,您财大气粗,肯定不会舍不得花钱找自己的亲外甥的。”

    “我记得前不久我找你,你还一副你们两个逢场作戏的姿态,现在他不在了,对你也没什么损失不是吗?”

    程歌说:“他那么有钱,我怎么能轻易地放掉?倒是您,知道自己的外甥出事了,居然一点也不急。”

    “我们做个交易吧。”

    程歌抿了抿嘴,脸上满是嘲讽,她走到顾长青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这种事情拿来做交易,大概也只有你做得出来了。”

    “在我眼里,什么东西都可以明码标价。”

    顾长青微微一笑,与刚才那个伤心的他截然不同,程歌对这样的人一向都很瞧不上。

    “有时候我真的怀疑,你是不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所以巴不得顾佑尘去死。”

    顾长青脸色瞬间就变了,程歌观察着他的反应,他的反应确实与正常人不一样,如果真的没做,正常人表现出来的应该是坦荡荡,无所畏惧。

    注意到程歌在观察他,顾长青知道自己失态了,“哼,顾佑尘是我的亲外甥,难道我还会害了他不成?”

    “说吧,什么交易?”

    “把你手上的东西交给我,我就派人去找他。”

    果然,程歌就知道,像他这种人,什么东西都能当作筹码的。

    她掏出口袋的U盘扔在顾长青脸上,顾长青闭上眼睛,脸被砸的生疼,但就在U盘落地的那一瞬间,他快速捡了起来,如获珍宝。

    就这一个U盘就让他紧张成这个样子,可见这个U盘里揣着他多大的秘密。

    “现在可以去找人了吗?”

    顾长青随即打了个电话给手下,让他们开始找人。

    看着他这副冷血的样子,程歌替他感到悲哀。

    “我只想你快点找到他。”

    “你回去等消息吧,有消息我会告诉你。”

    程歌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转身就走。

    那艘游艇停在码头上,空无一人。

    游艇已经被封锁了,她走上前,警察拦住她,“你不能过去。”

    程歌说:“我是顾佑尘的家属。”

    “抱歉,您还是不能进去。”

    程歌又说:“我是家属。”

    “还是不行。”

    她深吸一口气,看着眼前的游艇却上不去。

    警察冥顽不灵,她无可奈何,只能沿着海岸漫无目的地走着,四处眺望。

    “这不是程小姐嘛?”

    程歌转过头,看到了老对头彭怀玉,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事情,她不由得怀疑起了他,顾佑尘让他那么难堪,他恐怕早就怀恨在心了。

    听说这次拍卖会,他也在游艇上。

    她莞尔一笑,“是彭导演啊。”

    “你怎么在这里?”

    程歌说:“这里风景好,我过来散心。”

    “我看是想起了顾佑尘,过来睹物思人吧。”

    程歌说:“我没兴趣跟你废话。”

    彭怀玉冷笑,“都说你冷血狠心,今天倒是见识到了,顾佑尘都死了,你还笑得出来。”

    他走上前,想要去拉程歌的胳膊,程歌灵活躲开,挪到一边,“今天还有事,先回去了。”

    他朝着手下使眼色,手下立马上前围住了她。

    她转过头,“这是干什么?”

    “反正顾佑尘也死了,也不会再来救你了。”

    怪只怪程歌这么晚了还往这里跑,前几天的羞辱,让他一直怀恨在心,他非得睡到她不可。

    “你这么好的脸蛋,这么好的身材,真的是令我日思夜想,做梦都梦到和你……”

    他满嘴的污言秽语,程歌面无表情,对于他说的话却好像无动于衷。

    “大哥,你别忘了我们今天是来干嘛的,时间不多,要是被人发现了,我们会倒霉的。”

    “知道了,等我玩完了,就给你们玩。”

    程歌一听,连忙转身就跑,后面的人追赶着她,原来不知不觉她居然走出了那么远。

    她脱掉脚上的高跟鞋,往身后砸,尖尖的鞋跟砸在彭怀玉的脸上,瞬间就让彭怀玉挂了彩。

    彭怀玉捂着脸,嘴里面骂骂咧咧。

    “妈的,我今天非得玩死你,不然你不知道我的厉害。”

    程歌到底还是跑不过几个男人,很快就被制住了,彭怀玉喘着粗气跑到她面前,感觉下一秒他就要断气了。

    他伸手猛地扇了程歌一巴掌,程歌转过头来看他,眼里满是嘲讽,他一看更生气了,甩起手又是一巴掌,程歌笑道:“你也就这点能耐了。”

    “以前顾佑尘还护着你,现在顾佑尘死了,我看你还怎么跑。”

    他伸手解开程歌风衣的腰带,程歌一脚踹在他的肚子上,他往后退了几步,“妈的,还挺硬气,等会让你死在我身下。”

    说完他走过来继续拖程歌的衣服,程歌哪里肯配合。

    “大哥,再拖下去,警察就过来了。”

    “行了,知道了。”

    几个人拖着程歌就进了树林,程歌被扔在地上,她爬起身往前跑,却被彭怀玉拽住了头发,她猛地摔在地上,彭怀玉肥胖的身子立马压在程歌的身上。

    他解开裤子,急切地伸手去解程歌的裤子,程歌拿脚踹他,腿却被他给死死地制住了。

    “让你跑,我现在就好好地疼你,把摄像机架好,好让我拍清楚这个贱人的脸,明天她就是我A片的女主角。”

    “滚开。”

    他拉住程歌的头发,一巴掌扇过去,程歌被扇的眼冒金花,却还是不放弃反抗。

    眼看着裤子就要被脱掉了,她手胡乱抓着草地,突然摸到了一块石头,对着彭怀玉的脑子就砸了上去。

    彭怀玉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倒了下去,她连忙爬起身,穿好裤子,却听外面有人讲话。

    她连忙躲起来,趁着暗淡的灯光看着树边的几个人。

    “这个沈小姐也真是蛇蝎心肠,程歌也真是蠢,什么样的人不好得罪,非得得罪这种人。”

    程歌听了这话,心里也懂了,她冷笑,沈依是料定了她会出现在这里,故意设着套等她呢。

    她转身悄悄离开,开着车扬长而去。

    彭怀玉的小弟等了好久却发现树林里的人还没出来,他们进去一看,却看见彭怀玉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脑袋上开了花,再看看程歌,早就不知踪影。

    程歌这一晚上可真的是惊险,刚从鬼门关出来,又被人跟踪了。

    她不禁自嘲,她得罪的人可真是多,个个都想置她于死地,看着后视镜里面紧跟不舍的黑色轿车,她加快了速度。

    开车的人似乎知道她的心思,步步紧逼,不停地追赶着她。

    程歌花了好大的力气,闯了无数红灯,才将车子给甩开了。

    下了车,程歌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没过多久,她就又接到了沈依的电话。

    她接起,沈依在电话那头阴阳怪气,“你可真是不得了,这都能让你给跑了。”

    “让你失望了。”

    “不,不失望,我有大把的时间可以跟你耗。”

    程歌冷笑,“你最好别栽在我手里,不然我让你生不如死。”

    程歌打开门进了屋,却在沙发上看见了熟悉的人。

    她走上前,拿起沙发上的抱枕猛地砸在他的身上,力气很大,她恨不得把顾佑尘给砸的粉碎。

    “你他妈怎么没死啊?”

    顾佑尘睁开眼睛,皱眉,“你巴不得我死。”

    她在外面被人追着跑,差点死了,他居然在她家里睡觉。

    程歌真的是被气到了,她转身上楼,不再理会他。

    他也没问她浑身是血怎么回事,还有心思跟她开玩笑。

    “我死了你开心?”

    程歌说:“你死了我就清闲了。”

    他拉住程歌,程歌拍开他的手,“离我远点。”

    “不许用这种眼神看我。”

    程歌真想剥了他的皮,“你他妈没死,不会打个电话吗?”

    “担心我?”

    她真的是一到关键时刻智商就全都下线了,她抬起头,“你赶紧滚吧,我不想再看见你了。”

    顾佑尘嘴角勾起冰冷的笑,“你以为没有我,你能安然无恙到今天?”

    可不是嘛,他一出事,她也跟着被人追。

    “你真可笑,你以为我程歌是什么人。”

    “你是什么人?”

    程歌眼睛定定地盯了他好一会,“你有关心过我会怎么样吗?”

    顾佑尘嗤笑一声,“你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男人可真是善变的大猪蹄子,程歌算是看清了,睡了一觉就翻脸不认人了。

    程歌伸手摸摸额头,脑子一团乱,“你赶紧滚吧,看见你我就心烦。”

    “几年前你可不会这么跟我说话。”

    “那可不是因为你单纯。”

    顾佑尘一脸无害,“现在我不单纯了吗?”

    程歌冷笑,“‘单纯’这个词早就不适合你了。”

    他伸手搂着程歌的肩膀,在她耳边低喃,“怎么才睡了一觉就翻脸了呢?”

    贼喊追贼的把戏唱的可真好,程歌伸手推开他,顾佑尘却变了脸色,眉头紧皱,程歌这才感觉到哪里不对劲,顾佑尘的肩膀被血给染红了。

    她伸手点点他的肩膀,问道:“怎么了?”

    顾佑尘伸手拂开她的手,“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