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爱情在上,婚姻在下 > 第19章 新人不如旧人好

第19章 新人不如旧人好

    顾佑尘直接将她拖上了楼,程歌有点慌,“干什么?”

    他说:“不是要我养你吗?现在看看你本事的时候到了,只要你让我开心了,多少钱我都给。”

    呵,敢情他是真把她当成出来卖的了。

    她挣扎,“顾佑尘,你放手。”

    “你不是这么缺钱吗?不是要我养你吗?你不拿出点诚意来我怎么养你?”

    程歌手扒着楼梯扶手,就是不撒手。

    顾佑尘冷言道:“要么就我养你,要么就你辞职。”

    程歌愣了一下,“我辞职。”

    他邪笑,“晚了。”

    程歌被扔到床上的时候还是晕晕的,她感觉自己像是坐了过山车一样。

    她说:“你干嘛?”

    顾佑尘将她压在床上,手禁锢着她的双手,她在他身下显得多么的渺小,甚至动都动不了一下,她只能瞪着眼睛看他,“滚开。”

    顾佑尘笑着说:“怎么了?你再嘴硬?”

    “疯子。”

    “我是疯子,那你是什么?”

    程歌不说话,顾佑尘伸出手往她胸口探,她挣扎,“顾佑尘,你现在可真的是饥不择食,别人上过的女人你也要,你不怕得病哦。”

    顾佑尘刚要覆上去的手一下子僵住了,程歌别开头不看他,嘴角却扬起讥讽的笑,“怎么了?害怕了?”

    他惊了,害怕?呵呵,不存在的。

    他低下头吻她,程歌闪躲,“你可真是搞笑。”

    顾佑尘伸手勾起她的下巴,“我养你。”

    程歌转过头看他,“我不用你养。”

    “可是你刚刚让我养你,现在我同意了。”

    “我反悔了。”

    他不由笑出声,“程歌,你还是没意识到你现在的处境,你逃得掉吗?”

    “你能把我怎么样?”

    “你信不信我把你关在这里一辈子都出不去?”

    程歌说:“你当然可以,你现在有钱有势,怎样都可以。”

    他已经不是以前的顾佑尘了,以前顾佑尘跟她讲话总是慢声细语的,可是现在的顾佑尘,跟她说起话来总是带着刺,带着威逼。

    她有什么值得他威逼的?

    难道这是他这几年养成的怪癖吗?

    不喜欢年轻的小姑娘,倒是喜欢勾引大龄的离婚女?可真有意思。

    程歌转过头看看窗外,外面天已经黑的彻底,她说:“让开,我要回去。”

    顾佑尘伸手拨开她额头的发,程歌下意识地闭上眼睛,他的指尖在她脸颊上游走,程歌肌肤微颤,表情显得很不自然。

    他低头在她耳边呼吸,热气洒在她的耳畔,程歌哆嗦了一下,咬着牙,他很满意她的反应。

    他亲吻着她的耳垂,舌尖在耳边打转,他低喃着:“今晚不走好不好?”

    这样温柔的话,程歌惊了,转过头看他,顾佑尘额头抵着她的额头,“怎么了?”

    她说:“天晚了。”

    “不晚,夜很长。”

    他在她耳边轻笑,笑的程歌突然脸庞发热,她艰难地别开头不看他的眼睛。

    这边还火热,可是展家就不太和谐了。

    沈依坐在沙发上等着展成文回家,一直等到十点。

    他真的是完全不把她放在眼里,说了八百遍了,不要跟她搞些有的没的,但是展成文就是不听,依然我行我素。

    她说:“展成文。”

    展成文转过头,将鞋子扔在地上,“怎么了?”

    他漫不经心的样子,再次惹怒了沈依,一个总是不回家的男人,她真的受够了。

    然而,她沈依不是程歌,她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变成第二个程歌。

    自己的男人出轨了,还安分地离了婚,程歌可真是个蠢货,如果是她,她绝对不会屈服的。

    她走到展成文面前,咄咄逼人,“你去哪了?”

    似曾相识的画面,似曾相识的对话,展成文回答道:“应酬。”

    “你这脸上怎么回事?”

    展成文伸手摸了下脸,想起了之前打架的事情,他说:“没事摔了一跤。”

    她说:“你不要再考验我的耐心了,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我的忍耐也有限度。”

    展成文实在是受不了这窝囊气了,这沈依,结婚之前像只温柔的小白兔,结婚之后像只凶恶的母老虎,真的是两副面孔,他也是受够了。

    “你凶我?”

    展成文冷哼一声,“我凶你怎么了?”

    “你居然敢凶我?你知道我是什么身份吗?”

    “你是什么身份?”

    沈依被他堵的哑口无言,他继续说:“看看,你根本就没有把自己当成展家人,口口声声问我你是什么身份,你是什么身份?问你话呢,哑巴了?”

    展成文平日里没这么咄咄逼人,甚至都不曾对别人这么讲过话,但是今天晚上对沈依说的话,却是重的很,沈依都被他吼懵了。

    她站在那一动不动,眼泪顺着脸就流了下来。

    她哭着说:“我从来没被这么对待过。”

    展成文不以为意,“我和程歌在一起的时候,她可没有管过我这么多。”

    “那你去找她啊,她那么好?”

    展成文冷笑一声,“我这不是已经去找她了嘛。”

    “你混蛋,我为了你,连小三都当了,现在连孩子都没了,你居然这么对我?”

    展成文也是不依不饶,“你肚子里的孩子怎么掉的,你心里还没点B数吗?”

    沈依绝望了,一个大男人居然能说出这种话来,真是让人心寒。

    结婚以前他对她百依百顺,捧在手里怕摔着,含在嘴里怕化了,可是结婚以后他却像是变了个人,什么都不管不顾,一心想着那个程歌。

    男人果然是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一旦得到了,就意味着这个东西就快没有价值了。

    她不相信她这么一个漂亮有钱的女人,比不上一个人老珠黄的戏子。

    她说:“展成文,你真不是个男人。”

    展成文“噗嗤”一声笑了,“当初在床上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可笑她现在才真的认识了展成文,但是他想离婚,不可能的。

    她不是纸老虎,不会任人宰割。

    她说:“这才是你的真面目吧,怎么,这么快就藏不住了吗?我告诉你,这辈子你都别想离婚。”

    “吵什么呢?”

    动静太大,到底还是把两个老人给吵醒了。

    展凌云一脸不满地站在楼上,看着他们两个的眼里满是怒意。

    他转过头看看赵燕飞,表情狰狞,“都是你出的主意,让这两个东西搬到家里来。”

    赵燕飞也很委屈,她说:“我不是看她刚刚小产,想让她在家住一段时间,我好帮她调理身子。”

    “行行行,就你是好人。”

    展凌云说完就转过头看楼下,“怎么?还杵在那干什么?还不滚回去睡觉?”

    沈依还想说什么,展成文走到她边上,伸手捂住她的嘴,说道:“爸,妈,你们赶紧去睡觉吧,我们也去睡了。”

    展凌云听他这么说,火气才稍稍降了一点,“你以前的风流事我就不说了,现在跟依依结婚了,你就给我好好过日子,你要是再敢胡闹,小心我打断你的腿。”

    展成文连忙说:“不会有下次了。”

    展凌云朝他们翻了个白眼,转身进了房间,赵燕飞也深深地看了他们两个一眼,“以后别再惹是生非了。”

    直到两人都进了屋,展成文才松开了手,“你非得搞到爸妈都知道这件事是吧?”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要是再这样下去,我告诉你,我一篇通稿就可以让你臭名远扬。”

    展成文冷笑,“你真是个恶毒的女人。”

    沈依说:“我恶不恶毒取决于你。”

    展成文心里越想越堵的慌,他撇下沈依就上了楼,沈依目光死死地锁定他的后背,像是要在他的背上凿出个大洞来。

    “那不是你的房间。”

    展成文转过头,挑挑眉,“从今以后这就是我的房间。”

    沈依气的不行,上楼又是摔门,又是摔东西。

    展凌云坐在床上一个劲地叹气,“家门不幸啊。”

    想当初程歌多好啊,他多自由,现在娶了沈依,整个人反而被把控的死死的,她天天盯着他,甚至还派人跟踪他,想想就觉得可怕。

    展成文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想了好一会,翻出了程歌的电话。

    他就想听听程歌的声音,告诉她,他有点想她。

    而那边程歌和顾佑尘两个人却还在床上纠缠,顾佑尘似乎有很多时间跟她在那软磨硬泡。

    程歌不答应,他就不起身,压在她身上,不给她走,却也不逼她。

    “顾佑尘,你别闹了成吗?”

    顾佑尘笑着说:“我没闹。”

    程歌皱眉,“我再说一遍……”

    话还没说完,口袋手机就响了,她看看顾佑尘,“我要接电话。”

    顾佑尘伸手掏出她口袋的手机,看了下手机上的号码,表情瞬间就变了。

    程歌见他表情变了,伸手抢手机,“把手机给我。”

    顾佑尘冷笑,按了接听键。

    “你特么怎么随便接人电话?”

    他将手机放在一边,没有挂断,低下头吻住了程歌的唇,手在她身上游走,程歌挣扎,却挣扎不开。

    程歌感觉自己被吻的快要窒息了,她不由得哼出了声,下意识的想让顾佑尘放开她。

    这一声却被电话那头的展成文给听到了,他说:“程歌,你在干什么?”

    顾佑尘对着程歌吹了一记口哨,很轻佻,声音并不是很响亮,但是却足以让电话那头的人听到。

    “程歌,你可真是荡。”

    说完他伸手去解程歌的裤子,用力地扯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