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爱情在上,婚姻在下 > 第16章 她的反常举动

第16章 她的反常举动

    “你怎么还是不懂?”

    赵楠琦有点懵,“姐。”

    程歌说:“除了事情的真相,其他的我一点兴趣都没有。”

    她真是一个敏感的孩子,程歌深深地看了眼她,然后转过头出了阳台,赵楠琦看着程歌的背影,紧咬着嘴唇,不知道该怀着何种心情去面对她。

    “修的好吗?”

    顾佑尘见程歌过来,抬头看了眼程歌,然后摇摇头,“病毒太厉害。”

    他转过头看着这个U盘,心情复杂。

    程歌伸手接过顾佑尘手上的U盘,“既然没办法修复,那就算了。”

    说完她就要走,顾佑尘追上去,“我送你。”

    她转过头,“不用了,我自己走。”

    程歌看见今天晚上的赵楠琦,她终于发现自己跟她相比之下差的地方是什么了,是单纯善良。

    程歌以前是单纯过的,甚至觉得现在的自己也还是单纯,可是赵楠琦的出现,让她彻底意识到了他们之间的差距。

    她被程万汤收养的时候,也就才十二岁。

    程万汤对她视如己出,有什么好的东西都先给她。

    她在程万汤的关爱下渐渐地成长起来,羽毛日益丰满。

    她进娱乐圈,程万汤是拒绝的。

    娱乐圈的水深不可测,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圈子,程歌进去了,注定会被吃的骨头都不剩。

    可是程歌不怕,她想变强,想给程万汤更好的生活。

    刚进娱乐圈的时候,她和赵楠琦一样,单纯善良,受尽别人的白眼。

    后来她明白了,单纯善良是一种罪孽。

    她回过头看看顾佑尘的别墅,忍不住嘲讽自己,这天下绿草如茵,怎么就独独被这一棵给吸引了?

    几年前是,几年后还是。

    “尘哥。”

    顾佑尘从阳台那收回视线,听到了赵楠琦叫他,他走到她旁边,伸手摸摸她的头,“怎么了?”

    “你和程歌,是和好了吗?”

    顾佑尘没说话,只是摇头。

    她问:“是和好了还是没和好?”

    顾佑尘想说话,却被敲门声给打断了,他走到门口打开门,门口站着一男人,他问:“你来干什么?”

    赵楠琦看见来人,眼睛瞬间就红了,像是看见了千百年的仇人一样。

    她往后退了几步,咬着嘴唇,浑身都忍不住颤抖,两腿发软。

    顾佑尘见她这么反常,也不再招呼顾长青,伸手拍拍她,“怎么回事?”

    赵楠琦艰难地笑笑,连呼吸都觉得很困难,“没事。”

    顾长青深深地看了赵楠琦一眼,“这孩子现在都长这么大了?我记得以前看见她的时候,她还是个翅膀没长开的小姑娘呢。”

    顾佑尘伸手又摸摸赵楠琦的头,然后转过头看顾长青,“有什么事情吗?”

    赵楠琦为什么这么怕顾长青,只怕是只有她自己一个人知道。

    “这么看来,你们两个还真的挺有缘的,小时候就认识,现在关系又这么近,我看找个时间……”

    顾佑尘打断了他,“这不劳您费心了,说吧,什么事情。”

    “你都多大了……”

    赵楠琦甩开顾佑尘的手冲了出去,顾佑尘猝不及防,手被甩到一边,撞到了桌角上。

    他有点惊讶,“楠琦,你怎么了?”

    赵楠琦突如其来这么大反应,让顾佑尘有点惊讶。

    他站起身要追上去,顾长青伸手拉住了他的衣袖。

    他转过头,“有什么事情吗?”

    顾长青说:“我有事情想跟你说。”

    顾佑尘说:“你看不见我在忙吗?”

    “你这是什么态度?”

    他的傲慢与无理让顾长青很生气,没想到他这么不把他放在眼里,不管怎么样,他也是他的亲舅舅。

    真的是目无尊长。

    曾经在顾长青眼里是个三好青年的顾佑尘,现在不知不觉居然跟好字不沾边了。

    呵,态度。

    顾佑尘笑着转过头说:“我今天发现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您要不要看看。”

    顾佑尘掏出手机,翻出相片,递到他面前。

    顾长青看到照片脸色大变,他皱着眉头,抬头看顾佑尘,“这是在哪里找到的你?”

    “那得问舅舅你了。”

    “东西在哪里?”

    顾佑尘说:“果然,这个U盘里有见不得人的东西?”

    “这只是故人的东西罢了。”

    “舅舅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

    他眼睛死死地盯着顾长青,顾长青的目光居然要些闪躲,他干笑着说:“佑尘啊,我们回国见面次数屈指可数,干嘛要为了这么点小事情伤了和气?”

    “我只是越来越好奇这个U盘里到底有什么东西。”

    顾长青面如死灰,“我是你舅舅。”

    顾佑尘说:“我知道,所以我一直很尊敬你。”

    “有些东西你不懂。”

    顾佑尘笑了,“舅舅,我确实不懂你的心情,不过司晴死了,你是一点感觉都没有嘛?”

    顾长青见东西是要不来了,抿抿嘴深深地看了顾佑尘一眼,“你管的太多了。”

    “我只是觉得那女人可怜罢了。”

    “哼,女人有几个是省油的灯?我告诉你,你再跟程歌这么玩下去,迟早你也会被玩死。”

    顾佑尘说:“谢谢舅舅操心。”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还有你的公司现在是想跟我抢生意?”

    顾佑尘听了他的话,故作惊讶,“我怎么敢?”

    “在你做事情的时候先掂量掂量什么事情能做,什么事情不能做。”

    他走远了,顾佑尘看着他远去的背影,一阵冷笑,他做出的缺德事情心里还没点数?

    想到赵楠琦,他掏出手机给她打电话。

    赵楠琦坐在马路边哭,接到他的电话,她说:“尘哥。”

    “你怎么回事?为什么突然这么反常?”

    “没事,我就是突然有点不舒服。”

    他说:“这不是你的风格。”

    “我没事的,不要想太多了。”

    时间会告诉我们,有些伤疤,就算再长的时间都无法愈合。

    这世上总有一些伤害是一辈子都午饭抹去的,赵楠琦伸手拉起自己的裤管,看着小腿上狰狞的伤疤,忍不住掉眼泪。

    顾佑尘听出了她压抑的声音,“你哭了?”

    赵楠琦说:“我没有。”

    “究竟是怎么回事?”

    “你别问了。”

    说完她就挂了电话,顾佑尘看着手机屏幕发呆。

    最近发生的事情越来越奇怪了,司晴死了,程歌的电脑被人黑了,赵楠琦看见顾长青的反应。

    一切看上去好像是独立的事情,可是串在一起又觉得合情合理,因为他们都跟一个人有关,顾长青。

    让她给赵楠琦倒茶?

    这种事情大概也只有顾佑尘干得出来了。

    程歌下车,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刚要点燃,却发现不远处的地方停下一辆车,车门打开,里面出来一个男人。

    男人穿着黑色的风衣,黑色的裤子,整个人都那种暗黑的风格。

    她脸色大变,看着男人一步一步走到她面前,站定。

    男人伸出双手,程歌看着他的动作,身子却没有反应。

    “你回来干什么?”

    “怎么了?两年不见了,这么生分。”

    程歌说:“我跟你很熟吗?”

    “怎么不熟了?我们可是差点……”

    “滚开。”

    程歌推开他,往自家门口走,真想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

    她脸色愈发地难看起来,男人紧跟在她身后,她走到门前,男人看着她开门。

    她刚要掏出钥匙,却又塞进了包里,她转过头看他,“你有意思吗?”

    “不请我进去坐一坐吗?”

    程歌说:“不方便。”

    “别这样,我还是很想和你好好叙叙旧的。”

    她笑了,“程思年,你特么真是不要脸。”

    “哇哦,叫我的名字还是这么好听。”

    她别过头,“神经病。”

    程思年伸手揉揉程歌的头,“这两年我可没少想你。”

    “放开你的手。”

    程歌转过头,展成文朝着他们两个人就冲了过来。

    程歌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推到了一边,撞到墙上,疼得她不由得皱眉。

    展成文将程思年拖下楼梯,“你是谁?”

    程思年伸手推开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他的眼里饱含讥讽,不屑地转头看程歌,“这就是你那窝囊废前夫?”

    展成文伸手抓住他的衣领,“你说谁窝囊废?”

    程歌看着他们两个互斗,却一点去拉架的意思都没有。

    她冷眼旁观,这场闹剧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结束,她也不说话,看他们表演。

    他们两个真像跳梁小丑,程歌看不起他们。

    看戏的人透过摄像头看他们,顾佑尘看着屏幕上的三个人,气的额头青筋暴起,她程歌真的不是个省油的灯,真的是什么样的人都敢招惹。

    一个展成文还不够,另一个又是谁?

    他捏着茶杯的手都不自觉的用力起来,双眼死死地盯着屏幕。

    这个游戏可真的是越来越有意思了,一个女人究竟要将多少男人玩弄于股掌之中才甘心?

    风吹过,程歌不由得哆嗦了一下,她说:“闹够了就滚。”

    展成文转过头说:“程歌,他是谁?”

    程歌不说话,程思年甩开展成文的手,“程歌说的没错,你确实是个神经病。”

    展成文转过头看程歌,“你这么说我?”

    程歌不说话,挑拨离间永远是程思年的特长。

    不过他说的也是实话,展成文确实是个神经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