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爱情在上,婚姻在下 > 第14章 最是人间无情人

第14章 最是人间无情人

    听到医生的话,程歌身子一阵发软,顾佑尘伸手抓住她,“程歌。”

    程歌问:“医生,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医生摇头,“准备后事吧。”

    程歌抿抿嘴,不说话。

    顾佑尘跟在她身后,怕她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虽然说她平日里跟司晴关系并不是很好,可是她是跟她求救的,她没有救到她……

    他说:“程歌,这和你没关系。”

    “真的没有嘛?”

    “这不是你的错。”

    程歌转过头,“那是谁的错?你吗?”

    “你别自责。”

    “死的人怎么不是顾长青?他会有报应的。”

    顾佑尘的手机响了,顾佑尘看了眼手机,上面显示着“舅妈”两个字。

    程歌不禁笑了,“怎么了?是想看看人死了没吗?”

    “佑尘,人怎么样了?”

    顾佑尘冷笑,“快死了。”

    程歌说:“让我跟他讲。”

    顾佑尘将手机递给她,她拿起手机,“希望你们晚上睡觉不要做噩梦才好。”

    刘凤英表情很难看,顾长青坐在一边看着报纸,面无表情,仿佛对这件事情丝毫都不在意。

    她说:“我很抱歉。”

    这个笑话,承包了程歌一年的笑点。

    “呵,抱歉?刘凤英,你杀人了你知道吗?”

    说完程歌就挂了电话,将手机扔给顾佑尘。

    “她说什么了?”

    刘凤英抬起头看顾长青,“她说我们都是凶手。”

    “她死了吗?”

    刘凤英站起身,将身旁的遥控器猛地砸在顾长青的脸上,顾长青没来得及闪躲,脸上挂了彩,青了一块。

    他说:“你疯了是不是?”

    “我看你是真的疯了。”

    顾长青放下手上的报纸,端起茶几上的茶杯,轻轻地抿了口茶水,他说:“其实你完全可以拒绝。”

    是啊,她完全可以拒绝的,为什么要答应呢?

    就因为他是顾长青吗?

    “是,我是疯了,顾长青,我这辈子没见过你这么恶心的人,我们离婚吧,我不想再看见你了。”

    “你觉得你离得开我吗?”

    刘凤英不由笑出声,“顾长青,你哪里来的自信,我只要略施小计,你就会死无葬身之地你知道吗?”

    他说:“我知道。”

    “我以前一直觉得你这个人只是渣,别的没什么缺点,但是现在我算是看明白了。”

    顾长青说:“我倒觉得自己挺好的。”

    说完他往楼上走,刘凤英对着他喊道:“你不会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吧?”

    他停下脚步,转过头,眼里坦荡荡,“我能有什么亏心事?”

    刘凤英说:“我不知道,你最好不要让我知道你在利用我,否则我会让你一无所有。”

    “我等着呢。”

    这真的是她的丈夫吗?冷血无情的男人。

    司晴死了,就在那几天里,悄无声息的。

    程歌一直在想,如果她没有得罪沈家人,司晴是不是就不会死了。

    她坐在沙发上抽烟,这样的状态已经持续好几天了。

    顾佑尘走到她面前,伸手拿过她手里的烟,“别抽了。”

    她抬起头看顾佑尘,伸手抓了抓头发,“如果我没有得罪人,司晴就不会死了吧。”

    他坐下来,伸手拍拍她的肩膀,“跟你没有关系。”

    程歌不说话,他躺下身子,将程歌拉进自己的怀里,程歌躺在他身上,感受着他带来的温暖。

    顾佑尘低头看着她,观察着她的表情,手摩挲着她的肩膀,企图让她放松下来。

    “程歌,不关你的事,她死了跟你没关系。”

    程歌伸手夺过他手里的烟,颤颤巍巍地放进嘴里。

    顾佑尘说:“放松点。”

    程歌甩开他的手,坐起身,“我很放松。”

    “这件事情跟你没关系,你不需要一直自责。”

    “那跟谁有关系?”

    程歌活了三十年,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程万汤死的时候,她还在外面东跑西跑,可是这次一个活生生的人死在了她的车上。

    她甚至抱着她下车的时候,她的血还是温热的。

    她说:“也许她死了也是一种解脱。”

    要说她们像,也是真的像,一样的没有人管,孤独无依。

    葬礼上,司晴的亲人寥寥无几,还有的就是那些往日里来往的合作人,装模作样的哭泣。

    程歌看见这些人,就觉得他们好虚伪,可是又想想,司晴都不在了,还有人愿意过来装一装,已经算是万幸了,至少死了以后不会太冷清。

    她看看顾佑尘,“怎么了?你那没良心的舅舅是不是愿意到她坟上去献两束花?”

    顾佑尘转过头,不说话。

    他舅舅是什么样的人,他最清楚了,女人永远不可能成为他的绊脚石。

    本身他和司晴就有猫腻,明理人都知道,只是看破不说破,毕竟圈子不算大。

    “呵,真可笑。”

    真讽刺。

    她躺下身子,闭上眼睛,头靠在靠垫上,顾佑尘伸手摸摸她的脸,“你别太难过了。”

    她说:“我只是觉得不值。”

    “这就是命。”

    程歌睁开眼睛,转过头看他,“命是谁给的?是他给的吗?”

    顾佑尘说:“你不要这么极端。”

    程歌翻过身子,趴在他身上,低下头吻他,像个急着喝奶的孩子一样,拼命地在他身上汲取温暖。

    顾佑尘伸手揽着她的腰,回应着她,安抚着她。

    她像是困兽一般,很不安。

    顾佑尘想起了自己以前养的小猫,他曾经养过一只二十天的小猫,小猫没了母亲,他喂她喝奶粉,每次一喝奶的时候她就疯狂地叫,往他身上扑。

    他摸着程歌的头发,程歌伸手去扯他的衣服,甚至扣子都不解的直接就扯掉了。

    她的手在他身上抚摸,四处游走,顾佑尘被这么热情的她给撩的浑身火热,他不由得伸出手探进了程歌的衣领。

    程歌跨坐在他身上,伸手去脱自己的衣服,直到脱到最后一件,顾佑尘却伸手制止了她手上的动作。

    他说:“程歌,现在不合适。”

    程歌伸手在他腿间抚、摸,低着头看他,表情充满诱惑,声音带着喑哑,“怎么了?你不想吗?”

    顾佑尘忍着身体带来的不适,伸手捡起地上的衣服,扔在程歌的身上,“这个情况下不适合。”

    程歌不由笑了,问:“什么时候才适合。”

    顾佑尘又说:“至少现在不适合。”

    程歌爬起身,下了沙发,拿起衣服穿上,整理好头发。

    顾佑尘深呼吸,也爬起身站起来,整理自己一身的狼狈。

    程歌走上前,伸手向他裤子下探。

    “以前你总是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怎么现在送上门来都不要了?”

    顾佑尘抓住她的手,说:“你还没有准备好。”

    “做这种事情还需要准备?”

    “切。”

    程歌抽回手,转过身挥挥手,“你走吧,不是为了做,你来干什么?”

    “我们两个人就只有这种事情可以做,别的就没了?”

    程歌冷笑,“男人不都这样吗?那你在这干嘛?安慰我吗?其实最终的目的不都是睡觉吗?”

    “不是所有男人都这样。”

    顾佑尘拿起沙发上的包,程歌扭过头问:“去哪里?”

    他说:“我出去办点事情。”

    程歌挥挥手,示意他走,顾佑尘往外走,她又说:“顾佑尘,我现在已经不知道自己到底该相信谁了。”

    顾佑尘转过头,“你可以信我。”

    就算你不信全天下人,你也不能不信我。

    信他?

    男人都是一个德行,顾长青是这样的,展成文是这样的,顾佑尘也是这样的。

    她看着顾佑尘的背影,面无表情,心里面却在风起云涌。

    直到门关上,她才收回目光,上了楼,打开司晴以前住的屋子。

    里面很干净,她拉开窗帘,想起了司晴走之前说的话。

    她说,我爱他,程歌,就算是死,我也不会后悔的。

    程歌想到这不由冷笑,是啊,她不会后悔。

    现在真的死了,你后悔吗?

    她拿出一个纸箱,将杂物扔进箱子里。

    扔着扔着,却在床上看见了一个很小的东西,不太显眼,和床单的颜色相近。

    她仿放下手里的东西,拿起东西,是个U盘。

    程歌拿着U盘插进电脑里,有两个文件。

    想不到司晴居然有记语音日记的习惯……

    她的每一天,每一天的生活,每一天的心情,她都记在了U盘里。

    “今天我在酒吧看见程歌了,她还和一样,冰冷冷的,让人看着就不爽。”

    程歌扯扯嘴角,原来她在她心目中是这样的啊。

    “她离婚了,我那个时候真的好同情她,可是又想想,她是真的解脱了,而我呢?”

    “我爱顾长青,但是他说只喜欢我的身材和美貌。”

    “那天我无意中发现了顾长青的秘密,我不知道该不该说出来……”

    “legendsneverdie.”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程歌被吓了一跳,按了暂停键,然后捂了下胸口,拿起手机走了出去。

    程歌结婚以后,知道她电话的人寥寥无几,她看着手机屏幕上陌生的手机号,在犹豫要不要接,仔细想想,还是接了。

    “请问哪位?”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富有磁性的爽朗笑声,“是我。”

    程歌脸色大变,“你怎么知道我的手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