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爱情在上,婚姻在下 > 第11章 他的震怒与癫狂

第11章 他的震怒与癫狂

    顾长青也不想跟她争论,争来争去,最后吃亏的人还是他,低头的也是他。

    他转过身进了屋,不再看刘凤英,刘凤英说:“顾长青,我早就说过了,我刘凤英不是受气包,你最好清楚这一点。”

    听完这话,顾长青脚步顿了一下,随后进了屋子,再也没有动静了。

    娱乐圈里最不缺的就是女人,她们美丽高雅,性感撩人,这对于男人来说简直是致命的诱惑。

    尤其是顾长青这样的成功人士,在娱乐圈打滚,在外面怎么可能没几个女人?

    司晴不同,刘凤英知道,为什么说她不同呢?因为司晴不仅仅长得好看,她还有火辣的身材,又有个性,对付男人很有一套,所以很招男人喜欢。

    最重要的是,刘凤英看出来了,她居然对顾长青动了真感情。

    混娱乐圈的都知道,娱乐圈的感情,很廉价,认真你就输了。

    她见过多少人,司晴这样的还真是没见过,跟男人逢场作戏居然还作出感情来了。

    真是个下贱的女人,顾长青离得开她刘凤英吗?并不能。

    他还需要她带给他的地位与权势,所以司晴又是个可怜的女人。

    展成文赶到医院的时候,沈依正躺在床上流眼泪,看她这副弱不禁风的样子,倒是让他不太习惯,平时见惯了她耀武扬威的样子。

    他走到窗前,沈依抬头看他一眼,见是他,随后又低下头,默默地流眼泪。

    “哭什么?”

    沈依说:“你说呢?”

    展成文嘲讽道:“还不是你自己作。”

    “你说什么?”

    “你说说你,没事去找程歌干什么?”

    沈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结婚以前他可不是这样的,以前对她百依百顺的,现在居然对她冷嘲热讽,落井下石。

    “这是你的孩子。”

    “你没有好好地珍惜这个生命,把一条命拿去肆意妄为,你现在说是我的孩子?你拿他去冒险的时候,有想过他是我们展家的孩子吗?”

    沈依眼里蓄满了泪,“你怎么能这么说话?”

    “沈依,你心里面的小九九,真的是藏不住,怎么样?孩子作没了,开心吗?”

    就在他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沈依去找了程歌,其实程歌是什么样的人,他心里是有数的。

    她的性子,怎么会伸手去推沈依?当初说离婚,她也丝毫没有犹豫,现在怎么可能再为了他争风吃醋?

    “你拿着我们的孩子去争风吃醋,现在高兴吗?”

    沈依别开头,“展成文,你真是爱抖机灵。”

    “离婚吧。”

    沈依猛地从床上坐起来,“你说什么?”

    展成文看看她,“离婚吧,我们两个在一起只会让彼此更累。”

    “你知道我们才结婚多久吗?离婚,你是想看我出丑吗?”

    她一个高高在上的沈家大小姐,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什么样的男人她没有。

    为了展成文,她心甘情愿当小三,不惜拆散别人的家庭,还怀了展成文的孩子,如今落到了这个下场,她怎么甘心。

    他居然又想离婚,离婚,离婚,离婚会上瘾吗?

    难道他还想去结第三次婚?

    展成文听她这话,是不愿意,他说:“离婚了丢人也就丢一点,时间长了,谁还记得你。”

    “你把爱情看成什么?说丢就丢吗?”

    “爱情?沈依你真天真。”

    真天真……

    “反正离过一次再离一次又怎么样?”

    沈依气的直发抖,她真是走运,爱上一个渣男。

    她刚要说话,展凌云推开门走了进来,后面跟着一个老人,老人手里拿着拐杖,脸上满是皱纹,身上却散发着一种令人敬畏的气质。

    展成文一看,立马走过去搀着老人,“爷爷这么辛苦,怎么也赶过来了?”

    沈国荣看都不看他一眼,直接甩来了展成文的手,别看他一把年纪了,力气倒是挺大的。

    “难道等我孙女被你害死了我再来?”

    展成文有点尴尬,缩回手,却什么都没说。

    沈依一看见沈国荣眼泪哗哗的往下掉,“爷爷。”

    “怎么这么不小心?”

    沈依哭的梨花带雨,“都是那个程歌害的,爷爷,我的孩子没有了。”

    “乖,以后还会有的。”

    沈依不听,展成文也跟着沈国荣附和,“是啊,我们以后还会有孩子的。”

    “是嘛?你刚刚不还说要离婚吗?”

    沈国荣一听脸色立马就变了,转过头看展成文,展成文被他瞪的瞬间就怂了。

    “离婚?展成文,我把依依交付给你,是让你对她负责,可不是让你糟蹋的。”

    展成文连连摇头,“我怎么会有这种想法,我心疼她还来不及呢。”

    这女人可真是个厉害的角色,一边在这装柔弱,一边朝他使眼色。

    他究竟是找了个什么样的女人?他突然开始想念起程歌那清冷的性子,以前程歌可不会这样跟他耍小性子,还搞阴谋。

    沈依现在就一口咬定是程歌推了她,弄了她的孩子,为的就是想要和展成文复婚。

    展成文刚开始倒是有一点开心来着,以为程歌真的有这个想法,谁知道,那视频被专业的人一看就看出来是造假的。

    如果不是沈依现在身子弱,他真想掐死她。

    这个女人一天到晚闯祸,他到底为什么要娶她?

    他摇摇头,出了病房,展凌云也跟着走了出去。

    “啪。”

    展凌云打了展成文,为什么,因为他又一次提出了离婚,对方还是沈国荣的孙女。

    “你以为婚姻是扮家家酒吗?你说离就离。”

    “但是我们不合适。”

    展凌云反问道:“那谁合适?程歌合适吗?”

    展成文不说话,还别说,真的是。

    “你太荒唐了,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去安抚依依的心,她刚没了孩子,你还说出这种话来,太让人失望了。”

    展成文转过头,看看外面,“我知道了。”

    展凌云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着他,让他心里莫名地烦躁,他什么时候能有自己的天地,不再受家人的约束。

    他走出医院,展凌云在他身后大喊:“你去哪里?现在依依正需要人陪。”

    “我出去转转,很快回来。”

    他转着转着,就转到了程歌家的附近,他走到门前敲她的门。

    程歌刚要上楼,就听到了门铃响的声音,她走到门前,“是谁?”

    展成文说:“是我。”

    程歌一听声音就听出来是谁了,她说:“你来干什么?”

    “有点想你。”

    ……

    前夫走到她门前,跟她说他想她,怎么这么搞笑?

    她笑了,“展成文,你老婆现在流产卧床,你居然跑到前妻门前说想念前妻,你可真能耐。”

    “你开门。”

    “我不想看见你。”

    “我想见你一面。”

    他像条狗一样,怎么赶都赶不走,程歌不开门,他就一直在那磨,想要逼她开门。

    程歌懒得搭理她了,自己上了楼,他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

    折腾完了他还不走?

    良久,门外终于没了动静,程歌躺在床上睡不着觉,一直在感慨自己遇人不淑。

    她有想过沈依有一天会步她的后尘,不过没想到这么快,虽然心里面挺爽的,不过又对沈依深表同情。

    自己的孩子刚刚没了,丈夫就跑了出来。

    如果展成文真的爱沈依,也不会在这么重要的时候离开她去找别的女人。

    程歌庆幸自己,早点下了船。

    “嘭。”

    程歌被吓了一跳,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门被撞得轰轰响,震的她耳膜疼。

    她走到窗前往下看,展成文这个变态居然在拿脚踹她的门!

    她顿时怒了,好好说话不听,非要这样搞事情。

    “你他么是有病没地方发疯是吧?是听不懂人话吗?滚。”

    展成文说:“你出来见我一面。”

    “你以为你是谁?”

    展成文不依不饶的,程歌穿好衣服下楼,打开门,一巴掌打在展成文的脸上,“展成文,你可真可怜。”

    “你终于肯见我了。”

    他突然抱住了她,程歌挣扎不开,拼命地拿脚踹他,“滚开,别碰我。”

    挣扎不开,程歌索性不动了,“你要脸的话就松开,我们已经离婚了,放手。”

    “我不放。”

    “不放的话,我不介意帮你一把。”

    展成文听到这句话,刚要转身,身子就被一股大力狠狠地拉了过去,程歌被他带的差点摔到地上,靠在墙上大口喘着粗气,一只手握着差点被扯断的手腕。

    看见来人,程歌顿时松了一口气,眉头却还是紧锁。

    顾佑尘伸手将展成文从地上拖起,脸上满是怒意,拽着他的领带,“没有人告诉展先生不要觊觎别人的东西吗?”

    程歌皱眉,她什么时候成为东西了?

    “这是我和程歌的事情。”

    “程歌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展先生要是有什么事情就跟我说。”

    展成文伸手扯开顾佑尘的手,嘴角满是讥讽的笑,“你?你是什么人?你是程歌的男朋友?她承认吗?”

    “承不承认用不着你来管。”

    展成文转头看看程歌,程歌因为手腕疼皱着眉头,他转过头又看顾佑尘,“你看,从你来了,程歌有说过什么吗?”

    “不需要她说,我心里有数。”

    “你真可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