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爱情在上,婚姻在下 > 第9章 她想破镜重圆

第9章 她想破镜重圆

    展成文回到家的时候,屋内一片漆黑,他推开门,小心翼翼地走进去,结果刚走到门口,灯就亮了。

    沈依依靠在楼梯边上,看着他拖鞋,扔鞋,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连展成文自己都没发现。

    “你怎么还不睡?”

    沈依说:“睡不着。”

    说完话,沈依下了楼,走到展成文面前,目光死死地盯着展成文的脸,展成文被她盯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干嘛看着我?”

    沈依伸手拿下他西装上的头发,一根黄褐色的卷发,不得不说女人的嗅觉太灵敏,展成文接过她手上的头发,看了几眼,“出去应酬沾身上了。”

    “女人坐在你身上蹭到了衣服上?”

    他皱眉,“胡说八道什么?”

    “我胡说八道?你自己做了什么你自己不清楚?”

    沈依这辈子最不能容忍的就是欺骗,尤其是男人的欺骗,应酬,哪里像是应酬的样子?

    她伸出手,指了指手上的表,“你看看现在几点了?”

    展成文低下头看看,“不就才十一点多,大惊小怪什么,男人在外面应酬不是很正常嘛,你怎么这么敏感。”

    说完他将沈依推到一边,这样的冷漠让沈依这个骄傲的女人受不了了,从来没有人可以这么对她,想不到展成文居然这么对她。

    她掏出口袋的东西砸在展成文的后脑勺上,展成文一阵吃痛,捂着后脑勺,转过身就骂她:“你是不是疯了?”

    “我看你才是疯了,你的前妻给你带了那么高的绿帽子,你居然还去找她,你要脸吗?”

    他说:“我没有。”

    沈依嘲讽道:“没有?你自己看看地上的照片,真相都在眼前了你还有什么话好说的。”

    展成文一脸阴沉,“你找人跟踪我?”

    她说:“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这么高调的去找前妻,还说别人跟踪你。”

    展成文捡起地上的照片,上面全都是他拉着程歌时的画面,原本以为沈依只是无理取闹,没想到她居然还有这种癖好。

    跟踪,偷怕,真不是个大家闺秀所为。

    “所以呢?拍到了又怎么样?或者说,你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我就问你,你为什么要去见程歌?”

    “无意中在酒吧里面看到了。”

    她说:“看到了就拉拉扯扯的?”

    展成文走上前,伸出一只手搂住她的肩膀,一只手抚摸着她的小腹。

    “别乱想,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不清楚嘛,我都被绿了,怎么还会去找她啊?”

    沈依推开他,倏地笑了,展成文抿着唇看她,不说话,她说:“展成文,你是什么样的人我最清楚了,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这不是你一向秉承的原则吗?”

    “沈依,别无理取闹。”

    “我无理取闹?要不我们去见见爸爸。”

    展成文一听说去见展凌云,态度立马发生了转变,谁都知道,展凌云对自己的儿媳妇沈氏集团的千金是相当满意,况且她现在肚子里还有孩子,要是被展凌云知道了他去找程歌,一定会大发雷霆,到时候地位不保……

    他伸手抱抱沈依,满脸宠溺,“我是真的碰巧遇到的,是她勾引的我,你看看,你老公我这么优秀,就算是想找别的女人,也不可能找这种没人要的女人,你说是吧?”

    “不管怎么说,她也曾经是我们展家的儿媳妇,现在居然在酒吧里面卖唱,丢的是谁的脸?”

    沈依有点惊讶,她倒是不知道他们居然是这样遇到的。

    “你说她在酒吧里唱歌?”

    “是啊。”

    她有点疑惑,“凭她曾经的名气,只要她唱一晚上第二天可能就会引起轰动。”

    贱人就算是有了别的男人,也还是要勾引她的男人。

    自己的男人不好玩吗?

    “展成文,我告诉你,你在外面要是敢乱来,我肯定闹的你个天翻地覆,不得安生。”

    “是是是,是我的错,您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我这次怎么样?”

    沈依扯扯嘴角,不再说话,转身上了楼,心里面却在酝酿着怎么对付程歌。

    程歌没有去见顾佑尘,醉鬼说的话她从来都不信。

    顾佑尘捂着头,有点难受,只记得自己喝多了。

    赵楠琦趴在床上睡得正香,顾佑尘伸手推推她,“醒了。”

    赵楠琦抬起头,“你醒了。”

    “喝多了,不好意思。”

    “没事。”

    他对她总是这么客气,故意保持着距离,他对她很好,却不是她想要的那种好。

    有时候她真想问问,到底为什么他会那么喜欢程歌?

    这世上千千万万人,哪怕不一定是她,别的女人也是一抓一大把,他想要什么样的找不到?

    “尘哥,你是认真的吗?”

    他问:“什么意思?”

    赵楠琦看着他的眼睛,“你和程歌是认真的吗?”

    她离过婚,还是个娱乐圈的女人。

    娱乐圈的水比海深,难保程歌跟他在一起不是因为某种利益。

    哪怕是被骗,他也心甘情愿吗?

    顾佑尘伸手揉揉她的头顶,赵楠琦有点失望,每次这个时候,就是他选择什么都不说的时候。

    她问:“你为什么什么都不说?”

    他说:“知道的太多会烦恼。”

    “我想知道。”

    “你还小,很多事情你不懂。”

    她不服气,“我已经二十一了。”

    顾佑尘无奈地摇摇头,刚要讲话,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接了电话以后,他立马跳下床,冲向卫生间。

    “尘哥,发生什么事情了?”

    “没事,你事情,你在这里等我。”

    他简单地梳洗以后就匆匆出了门,甚至没来得及跟赵楠琦告个别,赵楠琦心里失望,坐在凳子上发呆。

    他到底是接到了什么电话?

    顾佑尘赶到警察局的时候,程歌正坐在警察局里接受盘问,警察问什么她都不说话。

    顾佑尘走过去,在她旁边坐下。

    “警察先生,请问一下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的女朋友跟人打架把人家肚子打流产了。”

    程歌坐在一边冷笑,也不说明原因,也不为自己辩解。

    顾佑尘转过头看她,“是这样吗?”

    她说:“是。”

    “为什么?”

    她笑出声,“为什么?女人之间闹矛盾,要么为了钱,要么为了男人,我也不是特别缺钱,你说我为了什么?”

    “为了哪个男人?”

    “反正不是你。”

    警察有点不耐烦了,“行了,有什么话回去再说,程小姐,我知道你怕这件事情影响不好,但是事情已经这样了,您这样遮掩也没什么用,还是说说吧,到底为什么。”

    程歌闭上嘴,再也不讲话了,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警察的耐心也逐渐地被耗光了。

    “听说你是展成文的前妻,而跟你发生冲突的是展成文现在的老婆,说吧为什么打架?”

    “因为她碍眼。”

    程歌的态度一直不怎么好,她不说清楚,警察就不让她走,几个人坐在那干耗着。

    最后顾佑尘受不了了,给刘凤英打了电话。

    刘凤英很意外,外甥给自己打电话,天下少有的事情。

    得知他找她的原因,她冷笑道:“佑尘,你对她是不是太上心了一点?别忘了以前她是怎么对你的。”

    顾佑尘说:“先帮我解决这件事情。”

    “你为什么不自己去解决?”

    顾佑尘笑着说:“这不是这么点小事情对于舅妈来说很简单嘛,要是我连自家人都不找了,那显得多生分啊是不是,一家人就得相互帮助嘛。”

    刘凤英冷哼一声:“哼,知道就好,没事回来看看,你舅舅想你。”

    到底是个上面有人的人,没过几分钟,警察就告诉他们可以暂时先离开了,具体什么情况等通知。

    他带着程歌出了警察局,“为什么进警察局?”

    程歌说:“因为我喜欢这个地方。”

    “正经的。”

    她说:“很正经。”

    “你为什么会和沈依发生冲突?”

    程歌转过头就走,“无可奉告。”

    “你当我是什么?那有本事你他么别给我打电话啊。”

    打电话叫他过来,问问题却什么都不说。

    “是我打的吗?”

    顾佑尘被气到了,是,不是她打的,是警察打的。

    程歌什么都不说,他拉住她的胳膊,“你真的推了她?”

    她转过头,掏出手机,点了好一会,然后将屏幕对着顾佑尘,“是我推的。”

    视频是经过剪辑的,画面上怎么看都是程歌推她下楼梯的,但是他不相信,程歌一向不喜欢跟人争论,更别说跟人打架了,她会主动伸手推沈依,别人信,但是他不信。

    “你为什么这么做?”

    程歌冷笑道:“因为我想跟展成文复婚啊。”

    “你为什么总是要这么跟我说话?”

    “想听好话,就回家去听。”

    他不怒反笑,“很好,程歌,你有种。”

    他伸手拉着程歌的胳膊往车旁边走,程歌一边被他拖着走,一边挣扎,“干什么?”

    “你不是喜欢嘴硬吗?行啊。”

    顾佑尘将她塞进车里,程歌往下冲,他猛地将她推进车子里面,身子压了上去。

    程歌被他压的喘不过气来,大口地呼吸着,“滚开。”

    他问:“你想跟他复婚?”

    她说:“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