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爱情在上,婚姻在下 > 第3章 剪不断,理还乱

第3章 剪不断,理还乱

    展凌云本想跟顾佑尘说话,没想到程歌还来这么一出,这是要让他彻底没面子。

    “你闹够了没有?”

    程歌冷哼:“我程歌,从来就不喜欢吃亏,你让我不舒服,就别想好过。”

    事情越闹越大,其他人都找借口离开了,只有顾佑尘又坐了下来。

    展成文板着脸,对于顾佑尘的不识趣有点不满,“今天实在是不好意思,招待不周,改日我再好好请顾先生吃饭。”

    面对展成文好言送客,顾佑尘却坐在板凳上纹丝不动,展凌云心里也有点不满了,他说:“佑尘,你先回去吧,让你看笑话了。”

    程歌嘲讽他:“听到没?人家都让你滚了,你还在这干什么?”

    他为什么要回来?为什么刚好出现在这样的场合?还看见她这么狼狈?

    这场婚姻,像一场闹剧,她不爱展成文,可是她当初是真心想跟他过日子。

    如今他们却让她如此难堪,还是在顾佑尘的面前。

    她深吸一口气,“现在不是你跟我离婚,是我要跟你离婚,离婚吧,我记得你们家在A市和B市还有S市都有房子,我要求分一半,作为补偿。”

    展凌云满脸鄙夷地看着程歌,“我就知道当初你是看上我们家的钱。”

    程歌懒得再说跟他浪费口舌,转过头往外走,“拟好离婚协议再联系我,记得按照我的要求来,不然我不会签字。”

    “你放心,就当是我们展家瞎了眼了,娶了你这么个儿媳妇,家门不幸。”

    程歌转过头,“幸不幸运你自己心里有数,别人能看见的都看得见,你不想别人看见的,别人想看也看不见。”

    程歌话里藏着玄机,满含讽刺。

    展凌云气的浑身发抖,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外面的空气比屋子里新鲜多了,程歌转过头看着这栋灯火通明的房子,以后展家跟她再也没有关系了,心里有恨,却怎么都发泄不出来,她咬咬牙转过身离开。

    屋里顾佑尘站起身,“既然这样,那我就先走了。”

    展凌云一脸的尴尬,“今天真的是招待不周。”

    顾佑尘深深地看了一眼展凌云,“没有,老师今天让我大开眼界。”

    说完他转身出了门,留下面色难看的展姓一家人,大步追上了程歌。

    他拉住程歌,程歌停下脚步,转过头,“你烦不烦,戏也看完了,你也该滚了,怎么像个狗皮膏药一样,甩都甩不掉?”

    “你这几年就是这么活的?”

    “不然呢?像你一样跑到国外去潇洒几年,然后回来就是大学老师,优秀的大公司老板?”

    她转身,不想跟他过多纠缠,这几年内心所有的怨气都涌了出来。

    他以为他是谁,就这么离开了几年,然后突然出现,对她的事情横插一脚,简直跟拍电视剧一样,难道还想着让她抱着他的大腿痛哭流涕吗?

    顾佑尘不说话,跟在她身后,她走几步,他跟着几步。

    最后她实在是受不了了,“顾佑尘,你能让我一个人待一会吗?”

    本来离婚没什么感觉,可是偏偏是当着他的面,她本该活的很好给他看的。

    他曾经是她心头的朱砂痣,现在她已经没有地方再分给他了。

    “我爱展成文,但是我现在被抛弃了,你为什么要跟着我?嫌我不够可怜吗?”

    顾佑尘愣住了,“你爱他?”

    “是,他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爱的男人。”

    顾佑尘笑了,“程歌,你真可怜。”

    是啊,可怜,两次被背叛的女人,可不就是可怜吗?

    她一句话都不想多说,扭头就走,顾佑尘没有再追上去。

    风吹动着程歌凌乱的发,程歌走在闪烁着霓虹灯的街道上,一阵悲哀,她甚至连一个喝一杯的朋友都没有。

    这些年,她到底对自己做了什么?

    以前觉得现代人离婚了是真的因为不合适,喜欢就在一起,不喜欢就分开,没什么毛病。

    然而,事情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她才觉得离了婚的女人是真的可怜。

    推开酒吧的门,她走进去,里面的人放肆地摇摆着自己的身体,这种感觉久违了。

    也许没有什么事情不是喝一杯不能解决的,她走到吧台边,“给我一杯酒。”

    服务员将酒杯递到她面前,她看都没看一眼,直接就冲着嘴里灌了下去,一杯酒入喉,呛得她直咳嗽,眼泪唰的往眼眶冒。

    她伸手抹了把眼睛里的泪,“再来一杯。”

    一杯接一杯,程歌的脑子却愈发清醒了。

    为什么他就这样出现在她面前了?

    她想起几年前也是在这个酒吧里,她跟她昔日的小姐妹在舞池里舞动,一个男孩子,走到了她面前。

    他很年轻,一米八的个子和帅气的脸庞成功地吸引了程歌的注意力。

    “你是程歌吧?”

    程歌理了理略微凌乱的头发,站定,“是。”

    “你能不能给我签个名,我特别喜欢你。”

    是粉丝啊,她接过小伙子手里的本子,写下了自己名字。

    男孩看着本子上两个字,写的很工整,他不由赞叹,“你的字真好看。”

    看着这帅气的脸庞,程歌突然脸有点发烫,她干咳两声,“行,我们要回去了,你们慢慢玩。”

    随后她拉着小伙伴就走,走了几步,不知道为什么,她鬼使神差地回头看了一眼,男孩对着她露出了腼腆温柔的笑,就是这一眼,程歌感觉自己心跳的有点快,心情复杂。

    临走的时候,她与小伙伴告别,出了酒吧的门,却看见门口的墙上靠着一个人。

    是刚才那个男孩。

    他见她出来,走到她面前,“人家说你是天上的凤凰,我高攀不上,我不信。”

    她笑了,到底是年轻人,说话都这么幼稚,文绉绉的。

    “那你想怎么样?”

    那一晚,程歌带着顾佑尘回家了。

    他说:“你喝多了,我给你做点吃的垫垫胃。”

    做饭的男人真帅,程歌站在厨房门口,抵着墙,“你叫什么名字?”

    “顾佑尘。”

    好听的名字。

    “呦呦呦,我当是谁呢?这种场合能看见你可真稀罕。”

    程歌擦干泪转过头,看见了昔日的死对头。

    冤家路窄,都几年不见了,怎么还阴魂不散。

    她转过头不说话,懒得跟她扯。

    “听说你被老公抛弃了?”

    程歌依旧不说话,她走到她旁边坐下来,“哎,真可怜,想当初你这么快结婚,还羡慕你来着。”

    程歌转头,“羡慕我现在被人抛弃?”

    司晴朝她翻了个白眼,“谁知道你现在过得这么惨?”

    程歌懒得搭理她,继续喝着手里的酒,司晴接过服务员手里的酒,递到程歌面前,碰了一下程歌的酒杯。

    程歌这就稀奇了,以前老死不相往来的两个人,怎么现在就能坐在一起喝酒了?

    她看看司晴,放下手里的酒杯,“吃错药了滚远点,别在我面前发疯。”

    司晴笑笑,刚想说话,脸色却突然变了,看着程歌身后,程歌转过头,看见一个中年男人,男人怒气冲冲,走到司晴面前,“吃我的穿我的,现在想甩开我?”

    “你有家有孩子,我给你做小三?您配吗?”

    “当初你可不是这样说的。”

    司晴猛地将酒杯砸在地上,“你他妈当初也没说你有家庭。”

    程歌第一次看见如此失态的司晴,以前看见她,她总是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目中无人。

    她们两个本来就都是不愿意吃亏的人,像极了,所以每次见面都不对盘。

    程歌大致也了解事情的始末了,都说娱乐圈的女人风光,可是到头来都是这样的结局,离婚的离婚,被抛弃的被抛弃,甚至有的人甘愿做了别人的小三、情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