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爱情在上,婚姻在下 > 第2章 他在深夜旁观

第2章 他在深夜旁观

    趁着顾佑尘张开嘴,她一口咬住了顾佑尘的唇,力气很大,鲜血从嘴角流出,程歌笑了。

    顾佑尘闷哼一声,有点疼,却没有放开嘴,手死死地按着她的后脑勺,吻着她的唇,嘴上动作却愈发地轻柔起来,轻柔地让程歌产生了错觉,以为他对她余情未了。

    然而,几年之后,她已是人妻。

    情动之下,顾佑尘将程歌推倒在床,程歌顺势躺下,姿势妖娆,灯光下显得格外的妩媚,她总是能轻而易举地勾引到他,无论是几年前,还是几年后。

    一切似乎回到了几年前,不一样的是,曾经的小狼狗变身成了大灰狼。

    他俯下身子,身体覆在程歌身上,手在她身上放肆地游走,程歌不知不觉的就被他给带了节奏,脑子一片模糊。

    她有点恍惚,忍不住闷哼出声,多久没有这种迫切的感觉了?

    “看来你的X生活并不和谐。”

    听到他的话,程歌愣了下,像是被泼了盆冷水一般,刚燃起的激情瞬间烟消云散。

    她笑道:“你比他年轻,身体比他健壮,他怎么比得上你?”

    顾佑尘伸手绕过她的头发,在她耳边吐气,热气洒在程歌的耳畔,令她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他不能满足你?”

    “他没你健壮,可惜技术比你好。”

    顾佑尘笑了,“试一下?”

    程歌推他,“不感兴趣。”

    他吻她,从额头到胸前,一阵刺痛,程歌一把拉开他的头,满脸惊讶,他居然……

    她伸手揉揉胸口,“你他么是真的疯了,你回来做什么?外面的花花世界不好玩吗?”

    他邪笑,“外面世界再好玩,也没你好玩。”

    程歌一把推开他,坐起身,一脸不屑,“我没兴趣跟你在这胡搅蛮缠,你出去。”

    他搂过她的腰,在她脖颈轻嗅,“熟悉的味道。”

    程歌掰开他的手,“要是换了几年前,我可以把你从这里扔下去。”

    “你不觉得这样的感觉很刺激吗?你老公就在楼下,我们两个却在这里偷情。”

    程歌站起身,拉了拉自己的衣领,遮住胸口的那一抹红,“没有情,怎么能算偷?况且我并不觉得刺激,我只觉得猥琐。”

    猥琐?

    顾佑尘不由笑出声,伸手整理了下皱巴巴的衣服,重新系好之前已经忍不住解下来的领带,“几年不见,说话倒是有意思多了。”

    程歌刚想说话,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她推推顾佑尘,“你滚吧。”

    顾佑尘问:“你想让我从二楼跳下去?”

    她不说话,他又问:“要不要我帮你出气?”

    程歌没好气,“不劳你费心,滚一边去。”

    她走到门口开门,展成文站在外面,满脸疑惑,“你在跟谁说话?”

    “给朋友打了个电话,怎么了?”

    “下来吃饭。”

    展成文勾起头往屋里看,程歌挡住门,“怎么了?难道是怀疑我偷人吗?”

    展成文脸变得有点难看,转过头,“程歌,有些事情你懂的。”

    她不懂,也不想懂,“你是想说你们两个之间是爱情吗?”

    展成文没有回头,程歌转过头看了眼依然背对着她坐在床上的顾佑尘,“今天晚上,有好戏看呢。”

    顾佑尘转过头,“那我可就要好好看了。”

    程歌不再说话,转过头下了楼,顾佑尘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眼前,伸手摸了下破损的嘴唇,嘴角勾起一抹笑。

    餐桌前沈依把老头子逗的眉开眼笑,可见老头子多喜欢她了。

    见程歌下来,展凌云就没了好脸色。

    “哼,来得迟也就算了,吃饭还要让人等你?”

    程歌坐下来,并不想搭理他,他们两个前世可能是有仇,不然怎么会这么不对盘?

    她和展成文结婚是真的想好好过日子的,但是奈何她和公公关系就是不好。

    “叔叔你别怪姐姐了,姐姐也不是故意的。”

    “看看,这才是大家闺秀,你得跟人家好好学学。”

    程歌冷笑,这声“姐姐”真的把她给叫毛了,又不是古代,乱攀什么亲戚?

    “是啊,大家闺秀跟我们就是不一样。”

    沈依听出了她的嘲讽,却也不生气,反正今天晚上开始,程歌就不再是展家的媳妇儿了。

    程歌的嘴唇很红,沈依再看下楼的顾佑尘,嘴唇上还带着伤,心下了然,只怕这两个人是早就有了私情。

    “听说姐姐最近在考虑复出。”

    沈依知道,老头子最讨厌别人提到他那丢人的儿媳妇。

    “沈小姐消息真灵通,我自己都不知道。”

    脚下有人在蹭她的腿,她低下头,顾佑尘正在用他那只穿着锃亮皮鞋的右脚,蹭着她的腿,她怒了,抬起头看他,顾佑尘却又像个谦谦君子一样,看都不看她一眼。

    展凌云只当是因为沈依说了这些话,让程歌生气了。

    他冷哼一声:“将军坟前无人问,戏子家事天下知。”

    他一向瞧不起程歌,觉得程歌抛头露面,不是什么干净的人,一直觉得自己的儿子不争气,居然娶了个戏子。

    “爸爸这话说的可真不好听,我是戏子,却是你的儿媳妇。”

    “哼,儿媳妇?我什么时候承认过你?”

    反正今天晚上都是要做个了断的,倒不如闹一闹,让她不好过,他们也都别想好过。

    程歌放下手中的筷子,站起身,满脸嘲讽和不屑。

    “不管你承不承认,事实摆在眼前。”

    展凌云一向看重面子,也没想到程歌居然会在这么多人面前公然顶撞他,气得浑身发抖,家门不幸。

    其他人都一副看戏的样子,包括顾佑尘。

    “怎么?你现在是在跟谁说话?”

    程歌指指沈依,“您处心积虑把小三领进门,还用得着我说嘛?”

    展凌云有点心虚,但是既然撕破脸了,态度也愈发地恶劣起来。

    “我们去书房聊。”

    到底还是看重面子的,程歌冷笑,“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何必遮遮掩掩的,有什么不能在人前说的?”

    “毕竟沈依怀了你们展家的孩子不是吗?”

    展凌云站起身,一脸怒意,“你这是对长辈说话的态度吗?这就是我一直看不上你的原因,程歌。”

    “您对我什么样的态度,决定着我对您什么样的态度。”

    事到如今,撕破脸了,展凌云也不想顾及什么面子了,“谁不知道你程歌当初是因为看中我们家大业大,想做阔太太,也得又资本才行。”

    “姐姐,你又何必浪费口舌,退一步海阔天空。”

    沈依适当的插话,让战火愈演愈烈,“当小三,怀了孩子,沈老的家教也不过如此。”

    沈依猛地站起身,手指着程歌,满脸的惊讶,却说不出话来。

    程歌一脸不屑地朝她挑眉,“怎么了?大家闺秀生气了?”

    沈依表情很难看,伸手摸着肚子,表情有点狰狞,看上去有点难受,展成文立马扶住她,“依依,你怎么了?程歌,你少说几句好吗?”

    “我肚子有点疼。”

    程歌“噗嗤”一声笑道:“你们这一家子才是真正的演员。”

    “离婚吧,我受够了。”

    这是展成文第一次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要离婚,程歌以为自己会有点难受,可是他真的说出口的时候,她反而有了一种解脱的感觉。

    她为他放弃了事业,却没有得到该有的尊重。

    她说:“展成文,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

    她话还没说完,顾佑尘突然站起身,“既然老师今天有家事要处理,我就不再打扰了。”

    程歌转过头看顾佑尘,嘲讽道:“怎么了?戏看到一半就想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