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独步惊华,腹黑嫡女御天下 > 第二百二十七章

第二百二十七章

    第二百二十七章

    李允卿在呆愣中久久不能回神,直到北夜君将她抱进了大将军府,听到曲芳的声音,她才醒悟过来。()

    “崔姑娘你们回来了,心儿呢?”

    李允卿微微一愣,赶紧推了推北夜君:“快放我下来。”

    “把你送进屋子再说。”北夜君无所谓的挑了挑眉。

    曲芳站在一旁,还等着李允卿回话。

    李允卿尴尬的笑了笑:“她,估计今晚会宿在军营吧。”

    “这样啊。”曲芳想了想,赶紧对丫鬟吩咐道,“快去把平时小姐爱吃的都装一份,我等会去军营给她送饭。”

    “是。”丫鬟领命,快步走下去。

    北夜君直接忽视了身旁的所有人,一路走向客房去,一路上被无数丫鬟围观,直到把李允卿放到椅子上坐好才罢休。

    李允卿终于松了口气,没好气的瞪着他,看他笑的那么欠扁,她就想撕了他。

    “风越,你在这里保护她,少了一根毫毛,我就扒了你的皮。”北夜君笑着揉了揉李允卿的头发,慵懒的道,轻飘飘的话语间带着浓浓的压迫感。

    在暗处的风越一把鼻涕一把泪,这年头做影卫的真是个苦差事。

    又要跑腿,又要打架,又要做各种保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还隔三差五容易被扒皮拆骨,还让不让人活了?

    这样下去,就没人愿意做影卫了啊喂。

    北夜君离开后,李允卿就一直在屋中百无聊赖,她平常无聊时喜欢看书打发时间。

    可是。

    大将军府中压根就没有书可看。

    连书房都没有。

    没有书的地方,对李允卿而言简直是地狱。

    李允卿百无聊赖的坐在椅子上,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敲打着那青瓷茶杯。

    她单手撑着头,目光在屋子中随意的扫了一眼,目光蓦然落在了平时北夜君经常看书的地方。

    她走过去翻了翻,发现他平时看的书,都是以药理调养身体等医书。

    还有几本是

    追妻一百招?

    千金穿衣秘籍?

    绾髻图集?

    李允卿:“???”

    这都是些什么书啊。

    亏他能找到,也不知道是多无聊的人写出来的。

    还有他一天到晚都在她身边,是什么时候去找的书呢?

    想到这儿,李允卿突的抬起清眸,看向了蹲在窗外树上的风越。

    为了不引人注目,他是一袭黑衣,隐秘了所有气息,不过李允卿还是第一眼认出来了。

    风越一愣,帝师大人看着他做什么?有什么吩咐吗?

    李允卿摸了摸下巴,估摸着也只有风越这么闲了,一天天帮北夜君做些偷鸡摸狗的事。

    倏地,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很快敲门声便响了起来。

    “咚咚咚。”

    “小姐,常夫人请您去用膳。”

    称呼已经变了,因为李允卿最终还是把丫鬟们换了。

    曲芳的确不是坏人,但是她很有可能坏事,李允卿绝对不会给她机会。

    李允卿推门而出,随着丫鬟去了大厅。

    大厅中已经摆放着许多精美佳肴,曲芳一袭宝蓝色长裙,头戴翠玉步摇,笑的端庄大气。

    李允卿走进去,曲芳便热情的招呼道:“崔姑娘,快坐。”

    说着,她连忙叫人打开了盖子,给李允卿盛了一大碗,还一边解释道:“这些,全部都是补身体的好东西,你要多吃点,把身体养好。”

    李允卿接过碗来,淡淡道:“谢谢。”

    “客气什么,我们母女住在这府上,多有打扰,只能做点这些了。”曲芳笑的有几分拘谨,不停的给李允卿介绍补品,自己却一口也没吃。

    李允卿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不太擅长说客套话的她,也没有多言,低头吃着自己的饭。

    心里想的是北夜君他们在军营吃什么呢。

    曲芳仿佛知道了李允卿心中所想,笑道:“我刚才已经把饭菜送过去了,崔姑娘不必担心崔大人和那位公子,多吃点。”

    李允卿点了点头,继续吃饭。

    曲芳一直都看着李允卿,仔细的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也不知心中在想些什么。

    大厅中烛火摇曳,一派热闹。

    倏地,屋顶上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哒哒哒”

    瓦片被踩,发出清脆的碰撞声,可以听出此人的轻功可谓登峰造极。

    暗处的影子已经准备就绪,发现那人的目标不是李允卿之后,就没有动作了。

    李允卿清眸微凛,她抬眸扫了一眼房梁。

    很显然曲芳已经听到了,她突的紧张起来,侧耳倾听了一下,赶紧吩咐道:“快点,去看看。”

    丫鬟虽然全部劝退,可是曲芳还是留着一直伺候她的贴身丫鬟的。

    这丫鬟听得出曲芳的弦外之音,很快跑了出去。

    而其他丫鬟自然是没有李允卿的命令,不会动一丝一毫。

    李允卿淡淡的看着曲芳,清眸中闪烁着洞彻人心的光华,令曲芳马上反应过来,拘谨的笑了笑:“我怕是来了飞贼。”

    “你是说,南浔飞?”李允卿挑眉。

    曲芳微微有点诧异:“崔姑娘知道他?”

    李允卿淡然如水的勾起唇角:“怎么会不知道。”

    其实来之前她就听说过,此人轻功极好,流窜于关襄淮江四都,专门偷盗高官富甲的奇珍异宝,是上位者最为头疼的江洋大盗,曾以一千万白银的天文数字悬赏捉拿,都一无所获,在民间,也是颇有神话色彩的人。

    来了关都之后,她更是听说,南浔飞盗取了他们关家的祖传宝贝。

    通缉令都快贴的满城飞扬,却还是没抓到半个影子。

    看着曲芳急切的模样,李允卿也吩咐道:“你们叫上点人手,也去看看。”

    “是。”

    丫鬟们快步而出,和着一大群家丁,打着火把朝后院而去。

    曲芳和常悦心此时都居住在大将军府的铃兰阁中,也只有她们或许还有点常元良余下的宝贝,所以那些人都很自觉的去了铃兰阁。

    可是却一无所获。

    以往南浔飞做事高调至极,必须要见到来抓他的人,挑衅一下才肯走。

    这次却连个影子都没看到,也一样东西不少,就让人疑惑了。

    那么大个人进了将军府,却不知所踪。

    丫鬟来回报时,曲芳是愁容满面,自己还不相信的跑去铃兰阁查看。

    曲芳走后,李允卿也基本吃饱了,拿锦帕擦了擦嘴,淡淡的看了一眼外面。

    风越在暗处询问李允卿是否去找找。

    李允卿拒绝了。

    那南浔飞是江洋大盗,他感兴趣的只有珍宝,有不杀人。

    她身上可没有珍宝,不会无端去招惹别人。

    李允卿吃饱了,她自然就是回客房休息了。

    走出大厅,外面天幕已经墨黑,几团尚还微亮的云朵之间,一轮玄月挂在天际,银辉一泻千里。

    约莫还有几天,就要到初冬了,一年中最冷的时候将要降临。

    李允卿已经不分早晚的披上了厚厚的斗篷,却还是能感受到深深的寒意,她微微吐了口气,白白的云雾缭绕于夜色之中,转身踏上回廊,朝后院而去。

    那些家丁和丫鬟还在四处翻找,东西是没丢,可是不找到南浔飞这个人,怕对府中的女眷有名誉损害。

    各处院落之间灯火通明,火焰漫天。

    李允卿却依旧古井无波,青衣摇曳生姿,缓步朝客房而去。

    “唰!”

    一道黑影极速掠过,速度之快,堪比闪电。

    风越和其他影子在暗处埋伏,尽量不暴露自己。

    直到走到了那个客房前的院子,李允卿才停下了步伐,唇角微勾出一抹浅浅的弧度:“我这里可没有宝贝,你不用再跟着我了。”

    清冷的嗓音敲打在夜色中,暗处的人也微动。

    倏地,从暗处跃出了一道人影,人影朝李允卿走过来,走出了黑暗,才看清了来人的面貌。

    那是一个身材消瘦的男子,面容清秀,却神采飞扬,颇有肆意妄为的之感,足下生风,可见其轻功之登峰造极。

    男子肆意扬唇一笑:“不愧是帝师大人,果然名不虚传。”

    李允卿的眼底划过了一抹惊诧,这江洋大盗不好好偷东西,怎么反而去打听她的身份?

    “南公子不会不知道,知道的太多死的快的道理吧?”

    南浔飞轻笑一声,直接一脚跃上石桌,潇洒的坐在了上面,饶有兴趣的摸着下巴:“让我想想,堂堂一品帝师,乔装打扮来到关都,这个消息不知道可以值多少钱呢?”

    李允卿冷冷的眯了眯眼睛:“多少钱我不知道,但是一定够你的命了。”

    “诶,女儿家,说话不要那么血腥嘛。”南浔飞肆意的勾起唇角,翘着二郎腿,恣睢的笑中带着一丝凝重,道,“我只是想知道,你的目标是不是林启。”

    李允卿清眸冰冷,她猜测这不过是一个小小盗贼,没想到管的事还挺宽。

    “和,你想要做什么。”南浔飞缓慢的继续开口,“会不会将常家母女,至于死地。”

    李允卿不言。

    南浔飞倏地站起来,双手抱臂,一袭黑衣飞扬:“我知道你们上位者最常做的就是不择手段,在下没什么本事,但是搅乱你的计划还是绰绰有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