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独步惊华,腹黑嫡女御天下 > 第一百三十九章

第一百三十九章

    第一百三十九章

    北夜君慵懒温柔的勾起薄唇,伸出手揉了揉李允卿的青丝。()

    很快,大概在傍晚十分,大部队到了距离渭城一里的地方,李允卿便让他们停下了。

    “这还没到渭城,为什么要停下?”白临从马车上下来,疑惑的说道。

    李允卿淡淡的扫了一眼看起来颇为疲惫的士兵们,清冷的开口道:“大家先就地休息,该睡觉睡觉该吃饭吃饭。等一个时辰后,我们再进渭城。”

    已经做好和渭城金福山的人血拼的士兵们都是一愣,为什么要等一个时辰?

    因为过会儿就天黑了,方便偷袭吗?

    “这”白临用袖子擦了擦额头,有点猜不透这位帝师大人,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按我说的做,另外让苗壹苗贰到这儿来。”李允卿收回目光,微微挑眉,一袭火红的衣裙在夜色中非常显眼,她等会还是去换个衣服吧。

    不一会儿,苗壹苗贰来到了面前,抱拳道:“大人有何吩咐。”

    李允卿微微挑眉,轻轻道:“这个时候大概是渭城人吃饭的时候,你们找个机会给他们下点迷药,要那种睡个三天三夜的,不死就成。”

    苗贰和苗贰面面相觑了一下,随后领命离去。

    目送着二人的背影消失不见,李允卿漫不经心的摩挲着手指,一双清眸忽明忽暗。

    夜幕渐渐的降临,零星的星星点缀在夜空中,可得出来,今夜的天气不错。

    李允卿将北夜君赶出来,在马车内换了衣服,依旧是她觉得比较顺眼的茶色衣裙,淡淡的绿色,点缀着细小的茶叶,清新而淡雅,一头青丝没有一点束缚,随意的披散着,在夜风中轻轻飞扬。

    待她拉开马车帘子的时候,北夜君在夜色中,靠在一棵树上,一袭白衣飞扬,俊美如铸,宛若谪仙一般却笑的妖孽,好看的令人发指。

    李允卿微微愣了一下,这两人这才有了一点暧昧的感觉。

    谁知道,此时苗壹苗贰已经回来了,二人回到马车中,继续前行。

    这次李允卿就放心多了,一下午的马车折磨,她有点晕车,就靠在马车上昏昏欲睡,在朦胧中,蓦地肩膀一滑,落入了旁边人的怀中,她一个激灵坐起来,绝色的小脸上还带着一点睡眼惺忪。

    北夜君遗憾的叹了口气,温香软玉入怀,这么快就跑了,真是令人惋惜啊。

    “吁到了。”

    马车停了下来,李允卿微微摇了摇头,使自己清醒了些,才踏出马车去,立在马车外面往后面看,密密麻麻的士兵,排列整齐,那气势浩荡极了。

    其实派来一万人,实在是太多了,有时候也会成为麻烦。

    到最后,就只有一千人跟着他们进了渭城。

    高高的城楼沐浴在夜色下,竟没有一个人看守,安静的好像死城一般,一根针落下去估计都能听到。

    白临他们非常疑惑,为何城楼上都没人看守?安静的这般诡异呢?

    除了李允卿几人,其他人都是警惕的,一步步走的稳健,深怕有埋伏。

    苗壹苗贰心里再清楚不过,那些人现在正在呼呼大睡,怎么会出来阻拦他们。

    城门大开,李允卿踱步走在前面,微微扶着北夜君的手臂,清冷的目光落在城内。

    穿过城楼,就可以看到里面如星星点灯一般的百姓门户,大多数百姓点不起油灯,所以只有一点点零星的灯光,其余人早早地就睡了。

    一千人的军队走进城内,脚步声庞大,很快就引来了百姓们的注意。

    “什么声音啊?”

    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只见一个布衣草鞋的老头从门后面探出头来,手上端着一盏油灯,他衣角处有一双小手,顺着看过去是一个小男孩,怯生生的躲在爷爷的后面,好奇的看过来。

    在看到将近千人的军队时,那老爷爷猛的一阵呆滞,苍老的眸子中闪过震惊,手上端着的油灯也带着微微的颤抖,他后面的小孩子也抓紧了衣角,怯懦的小声道:“爷爷他们是做什么的啊?”

    “他们”老爷爷手中的油灯抖的厉害,苍老的声音中带着一抹惊慌和激动。

    一行人走过去,白临他们不打算理会这些平民。

    倒是李允卿微微一笑,对着那二人做了个噤声的动作,低低的空灵嗓音打在夜色中:“我们是来抓金福山的。”

    心中的猜测被证实,老爷爷差点没激动的把油灯给扔出去,苍老的脸上突的笑开了花,手舞足蹈了一下,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此刻的心情,只有蹲下去将孩子抱起来,挨家挨户敲门去看热闹了。

    当然前提是安静。

    不要打草惊蛇。

    军队继续前行,直往金福山的府邸,他们的身后蹑手蹑脚,跟了一大群围观百姓。

    百姓们激动的手心冒汗,就差马上放鞭炮庆祝了。

    一直到了金府,门口没有人看守,李允卿伸手推开大门。

    “咿呀”

    开门声响彻整个金府。

    踱步走进去,也看不到一个侍卫,只有一个丫鬟路过,吓得惊叫一声,连滚带爬的跑走了。

    这一声,自然引起了金府的散乱。

    李允卿清眸一凛,蓦然冷声道:“围住金府,别让金福山跑了!”

    “是!”

    千人士兵将金府围的水泄不通,苗壹苗贰飞速掠进去,擒王!

    一路穿过空荡荡的花园,就能看到金福山与金福丽正在富丽堂皇的大厅中吃饭,桌子上摆满了山珍海味,二人都是吃的油光满面。

    此时,一阵丫鬟的尖叫声炸然响起!

    这几日一直担惊受怕的金福山猛的站了起来,一股惊慌从心底拔地而起!

    “什么事?”金福丽皱起眉,不悦的嚷出声。

    “啊!”

    看到那些铁甲士兵,丫鬟们就知道金府大势已去,各自逃难去了!

    金福山拉起自己女儿的手腕,急忙道:“怕是那帝师到了,快点跑!”

    “你想跑哪儿去啊?”

    突的,黑暗中,响起了一道诡谲清冷的声音。

    金福山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果不其然,一袭茶色衣裙的李允卿踱步走进去,小脸冷若冰霜,一双清眸凌烈而冰冷,落在他身上,让他如坠冰窖,从头凉到了脚!

    “你就是李允卿!”剧烈的恐惧感袭来,金福山咆哮出声,“你是怎么进来的!来人啊!来人啊!”

    任由金福山大声怒吼,李允卿凉凉的看着他,樱唇翘起一丝嘲讽来。

    没有人!

    没有一个人应答!

    金福山恍若大难临头,还想做最后的挣扎,就见一大群士兵冲进来,围住了大厅,苗壹苗贰分别从左右走进来,眸子冰冷,虎视眈眈的盯着他。

    金福山睚眦欲裂,绝望般瘫倒在地,猛烈的摇头:“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他明明派了很多人看守城楼的,预备箭矢千万,这些人是怎么进来的!

    “你们要做什么!”金福丽尖锐的尖叫出声,依旧是飞扬跋扈的样子,脸上的横肉抖了三抖。

    她怕是还没有睡醒。

    李允卿冷冷的道:“绑起来。”

    “是!”

    几人冲上去,三下五除二就将金福山给绑上了。

    金福山无力的瘫倒在地,也不反抗,他知道吴护国都已经下地狱了,他此刻再反抗也无用了

    倒是金福丽分不清现状,剧烈的挣扎:“你们凭什么帮我,给本小姐滚开!滚开!不要碰我!”

    那些人怎么会理会她的嚎叫?

    面无表情的将她按倒,毫不怜香惜玉的将她捆绑起来!

    “你!我认得你!你说你是吴家小姐,其实什么都不是!你凭什么抓我!”金福丽突的看向李允卿,恶狠狠的骂道。

    李允卿漫不经心的斜睨了她一眼,云淡风轻的一笑,清眸一如既往的冰冷彻骨,却不打算多跟这女人废话一句,倒是有点恶趣味浮上心头。

    “将他们先放在这儿,不准吃饭,不准喝水,来日方长,明日咱们慢慢玩。”李允卿微微翘起红唇,露出来一抹诡异的笑容。

    随后,她转身离去,身后是一阵阵金福丽的谩骂声。

    “帝师大人。”白临从后面走了上来,“不如我们快点完事,明日好回帝都了?”

    他实在太想回帝都了,这些鬼地方,他一刻也不想多待。

    “留下一支百人军队,你带着其余人把余党清理了回去吧。”李允卿淡淡的道,人太多了反而目标大,这个白临也没什么卵用,他想回去就早点回去吧,“对了,这个给你,回去呈给陛下吧。”

    说着,她拿出水袖中的信封,递给白临。

    白临小心翼翼的接下,还是有点不确定:“可是下官还没有见到两位小殿下”

    “我确保他们无事。”李允卿干脆利落的回了一句,转身踏入金府的客房,漫不经心的开口道,“如果你不想回去,就待着吧。”

    “不不不,那下官还是回去了吧,帝师大人小心保重。”白临连连摇头,用袖子擦了擦额头,连忙道。

    李允卿淡淡的挑眉:“今晚就随便在金府住下吧。”

    “是。”白临叹了口气,明日就能回去了,他再也不用跟着这位帝师大人担惊受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