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独步惊华,腹黑嫡女御天下 > 第一百章

第一百章

    第一百章

    怜香惜玉

    “噗!”轩辕祁玉忍不住喷笑出声。()

    曹八嘴角抽搐,转身跃上马车,压了压帽檐,继续赶车。

    而那个小小的少年,不雅的揉着屁股,偏头看了一眼马车内的李允卿,以及旁边的轩辕然栎,脏兮兮的小脸上露出一丝意味不明的表情,笑了笑,转身没入人群中。

    奇怪的少年离去,四人继续赶路,选了个酒楼落脚。

    谁知道,四人刚刚踏入酒楼,就看到一楼靠窗户的地方,方才还衣衫褴褛的少年,已经穿上了一袭灰色的锦衣,洗干净的小脸,看起来白白净净的,上挑的眉梢,给人一种奇怪的高深莫测之感。

    “我靠。”轩辕祁玉夸张的一拍大腿,“这不是刚刚路上的”

    明明刚刚还是小乞丐的样子。

    怎么这么快就变成一个人模狗样的小公子了?

    轩辕然栎和曹八皱了皱眉。

    店小二跑了过来,笑呵呵的道:“四位是住店还是吃饭啊?”

    “四间上房,再随便来点饭菜就好。”曹八无所谓的摆了摆手。

    “好嘞!”店小二嘿嘿一笑,“几位先坐一下,我去给你们倒茶。”

    李允卿的目光落在不远处的小少年身上,微微挑了挑眉。

    总觉得这少年的模样,很像一个人。

    “下一步咱们就去烟花巷了?”轩辕祁玉激动的搓了搓手。

    说起来他还没去过烟花之地呢,听说那是男人的天堂!

    “啪。”

    李允卿毫不客气的拍了一下他的头,不咸不淡的道:“就算要去也是我,你就老实待在酒楼吧。”

    “啊不要嘛”轩辕祁玉哀嚎一声,无比哀怨的趴在桌子上,画个圈圈诅咒你。

    “哪一家呢。”李允卿淡淡的开口。

    其实她心中有数,昨夜从金福山口中道出的那个地方。

    曹八道:“怡红院。”

    李允卿缓缓的勾起唇角,没错,就是怡红院。

    “不过我们暂时还没有查到,谁是金福山的相好。”曹八缓缓的道。

    “没关系,这种事还不容易。”李允卿淡淡一笑,捏起一杯茶,青葱玉白的手指摩挲着那青瓷杯子。

    “上菜嘞。”店小二笑呵呵的跑上来,手脚麻利的上好菜。

    都是一些精致美味的民间菜肴。

    多日没好好吃饭的几人都是大快朵颐,吃了个饱。

    吃完后,李允卿让两个少年在酒楼中等候,她换装为男人的模样,出了酒楼。

    只见那迎面而来的是一位风度翩翩的公子哥,一袭白色锦衣,五官清秀白净,唇角一抹潇洒俊逸的微笑,让路过的姑娘频频回头。

    而不远处,曹袭不起眼的粗布衣,草帽檐遮盖住大快脸,不紧不慢的跟在李允卿的后面。

    李允卿边走,边打量着这个小城。

    路边摊上都是一些她没见过的小玩意,民风淳朴,川流不息。

    她走了几步,突然发现自己好像不认得路,便随便找了个卖菜的老爷爷问道:“大伯,不知道烟花巷怎么走?”

    卖菜的老爷爷一愣,随后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瞪着李允卿,好好看了她一番,摇了摇头:“好好的公子,去什么烟花巷?”

    李允卿微微一怔,蓦地失笑:“大伯尽管告诉我便是。”

    “那边,左拐。”老爷爷叹了口气,给她指路。

    “多谢。”李允卿唇角带着清俊的笑意,礼貌的作了个揖,转身继续走。

    “唉,世风日下啊。”老爷爷摇着头继续卖菜。

    一路上熙熙攘攘,李允卿来到了一条弥漫着胭脂香的街道上。

    那街道很狭楼阁却是精致小巧,粉纱轻舞,美人尤舞如惊鸿,带来暧昧的气息。

    李允卿刚一踏进去,就有不少姑娘在阁楼上挥舞帕子。

    “哎哟,好俊秀的公子啊!”

    “快来奴家这儿,奴家伺候您啊。”

    紧跟着就是一串娇笑声,如银铃一般悦耳。

    李允卿却嘴角抽搐,她怎么觉得自己反而被一群烟花女子给调戏了?

    一个白白嫩嫩的公子进了烟花巷,那在老鸨眼里,可是活脱脱的大金子。

    这不,一个涂脂抹粉的老鸨扭着腰就走了过来,扯开大红唇就是一个娇媚的笑:“哎哟喂,这位公子面生的很啊,是第一次来吧?”

    差点没被这个笑给辣吐的李允卿后退了一步,尴尬的挥了挥手:“我来找人。”

    “呵呵呵”老鸨一阵娇笑,用手帕挥了挥,“来这儿的公子啊,都是来找人的。走走走,让花妈妈给你推荐个标致的姑娘。”

    说着,就推搡着李允卿进她的那间青楼。

    “喂,我说姓花的那个老婆娘,每次生意都被你抢了,你的良心不会痛吗?”另一个涂脂抹粉的老鸨也扭着屁股走了出来,阴阳怪气的瞪了一眼花妈妈。

    “哎哟,瞧你说的,我们老鸨没有良心。”花妈妈不屑的瞥了一眼那人,继而笑着对李允卿道,“走走走,我们如玉院的头牌可美了。”

    “不不不。”李允卿又是后腿了一步,笑着道,“我要去怡红院找人。”

    怡红院三个字一出。

    两个妈妈都是一愣,随后露出了怪异的神情。

    李允卿清眸微动,不解的开口:“怎么?怡红院有不妥之处吗?”

    “没有。”花妈妈的话中酸味极浓,“怡红院的生意当属阳城烟花巷最好的,有钱的公子都喜欢去,没钱的啊,就来我们这儿了。”

    另一个妈妈不屑的开口:“我看你也不是很富贵之人,就别去那地方了,怕你出来会少半条命哟。”

    李允卿失笑,嘴角莞尔,绕过她们,继续往里面而去。

    走了几步,终于看到了一间阁楼,比其他阁楼更加高大奢华,纱幔以山水白锦为主,一串串流水般的琴声溢出,最上面一块牌匾。

    写着“怡红院”三字。

    李允卿清眸微动,怡红院的装修颇有风雅的感觉,却有如此粗俗的名字,如此对比,真叫人奇怪。

    而且门前也没有衣着暴露的风尘女子招揽客人,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品茗的高雅之地吧。

    李允卿踱步走进去,曹八也飞速掠过屋顶,窜进了怡红院。

    进了那阁楼,只见最中间是一块非常大的舞台,水晶碧帘,晶莹剔透,白纱曼舞,却没有那台子上的女子窈窕婉兮。

    一名女子低头抚琴,一名女子身着轻纱,妙曼舞动,都是貌美如花,冰肌玉骨。

    围观的公子都是对美人流着口水,却无一人高声喧哗。

    檀木桌上是飘香的好茶,一卷卷诗书,旁边站着身着白裙的貌美女子。

    女子都是薄施粉黛,举止优雅,落落大方,还真不似风尘女子。

    李允卿微微挑眉,真是个好地方。

    怪不得金福山那么喜欢来此地,小小阳城,却有这般风雅的青楼。

    “给公子请安。”只见一名白裙女子,莲步轻移而来,缓缓一拜,“不知公子为何而来?”

    李允卿扬了扬眉毛,清声道:“找人。”

    女子容貌秀丽,抬头看到李允卿的面貌时,微微一愣,忍不住窃笑的模样,轻快的说道:“公子找什么人呢。”

    “我找”李允卿刚刚开口,余光就瞥到了一旁,刚刚踏进怡红院的肥胖身影,蓦地一惊。

    她转过头,凝眸望去,那身着一袭金线锦袍的肥胖男子,不是金福山又是谁?

    金福山一进来,就有一名白衣女子迎了上去,熟门熟路的打招呼:“给金老爷请安,不知今天可还是找如溪姑娘?”

    “对。”金福山堆满肥肉的脸上,露出了几分急不可耐,拍给女子一块金子,“快点带路。”

    “是。”女子收下了金子,就带领着金福山进了阁楼。

    李允卿一直紧紧的盯着金福山,素手微微握紧。

    难不成金福山是来取证据的?

    “公子?”李允卿迟迟不语,让面前的女子不解的开口提醒,“公子要找何人?”

    李允卿的目光一直盯着金福山,随便推诿了一句:“无事了,我自己转转。”

    说完,她快步跟了上去。

    “是。”白衣女子在后面,低眉顺眼的应了一声,又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李允卿,心道这么俊秀的公子不常见啊。

    不过却来了这烟花之地,可惜可惜。

    李允卿一路跟着金福山二人上了三楼,眼看着金福山进入了一间屋子,白衣女子转身离开。

    她快步走到窗户面前,从半透明的窗户纸看进去,隐约能看到一名蓝衣女子在抚琴,而金福山急急忙忙的跑过去,询问着什么。

    还未听清他们说的是什么,那边就有几人走了过来。

    气势汹汹的几个打手模样的人走过来,不客气的斥道:“前面的,让开!”

    李允卿微垂清眸,不动声色的让开。

    那些人快步走过来,挡在门口,不许任何人靠近。

    看来金福山是有备而来,要拿走证据了。

    李允卿深思片刻,缓步走到窗户处,窗外车水马龙,她伸出手,轻声道:“曹八,拉我上去。”

    曹把抓住她的手,将她拉上了房顶。

    李允卿稳稳的趴在房顶上,一点一点的挪过去,不会武功的她还真有点怕摔下去。

    几下扒开瓦片,就能看到屋内的景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