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独步惊华,腹黑嫡女御天下 > 第九十八章

第九十八章

    第九十八章

    李允卿的目光微冷,轻启樱唇道:“继续查,金福山除了金府,最常去哪儿。()”

    “嗯,早点休息。”曹八点了点头,转身没入黑暗之中。

    “师父,我也要去查。”轩辕祁玉兴致勃勃的探过头来。

    “啪。”

    李允卿毫不客气的敲了一下他的脑袋,不咸不淡的道:“你和我回去好好睡一觉,什么事都明天再说。”

    “哦”轩辕祁玉失望的哀叹一声,拽起一旁沉思的轩辕然栎就往客房去,“走啦狗奴才,咱们回去睡觉。”

    轩辕然栎沉静的点点头,任由他拉走自己,又回过头对李允卿道:“师父也早点休息。”

    “好。”李允卿扬唇一笑,看着那两个孩子离开,轻轻垂下睫羽,清眸深不见底。

    没想到这一夜发生了这么多事,让他们看到那个屋子,她还有点愧疚。

    他们还怎么能过早见到这些呢。

    希望他们能够因此往好的地方变化吧。

    李允卿神色淡然,一步步朝着客房而去,金府不算大,很快就到了。

    推开门,就是一股子土豪气息扑面而来。

    那家伙,桌子椅子都差点没做成金的。

    “啧啧”李允卿啧啧称奇,这渭城还真是一块宝地,估计这么多的宝贝,吴护国都不知道吧?

    更多的是进了金福山的腰包。

    要说何涛若是贪一些,估计也能这样。

    而此时,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

    火光冲天,金福丽扭着大屁股走进来,四处看了看,几乎无视了李允卿的存在,对后面的人道:“都好好找找,一个角落也不要放过!”

    李允卿凉凉的看了她一眼,并未说话。

    金福丽挤着一脸肥肉,阴冷的笑了笑:“哎哟吴姐姐在这儿啊,难不成这是吴姐姐的客房?”

    李允卿微微翘起红唇,找了个椅子坐下,素手撑着下巴,漫不经心的看着她,以及一队准备进她屋子的人,轻声道:“当然了,怎么,你想进来?”

    金福丽倨傲的笑了笑,抬步走进屋子里,随意的看了一眼四周:“吴姐姐,您别忘了,这地方可是我家,我可以随便进来。”

    李允卿漫不经心的勾起唇角,懒懒的靠在椅背上:“就怕你会竖着进来,横着出去呢。”

    李允卿的目光冰冷彻骨,看的金福丽一抖,可是她咬了咬牙,始终不想承认自己怕李允卿。

    “我有几个仆人跑了,我正在找呢,我想可能在吴姐姐这儿。”金福丽不怀好意的笑着,心底恨恨,强迫自己直视李允卿那摄人的目光。

    “哦?”

    李允卿饶有兴趣的勾起唇角,声线清澈,带着一丝诡异的扬起,“就不是仆人吗,跑了就再聘。难不成金府还请不起几个仆人了?”

    金福丽被气得咬牙切齿,深呼一口气:“当然请得起,只是那几个仆人偷了本小姐的东西,绝不能让他们跑了,我今天必须搜查你的屋子!”

    金福丽所说的仆人跑了,当然就是白天那群土匪了。

    她今晚本来心情不好,想去折磨一下他们,发泄发泄。

    可是没想到,那些人竟然不见了!

    既然如此,她也要借此让吴家这个小婊子不舒服,所以她就带着大队人马来搜查她的屋子。

    顺便再说是她和仆人有苟且

    金福丽想想就快抑制不住心底的激动。

    这个小婊子,一直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真是让人不爽!

    就算她是总督府的小姐又怎么样?迟早要栽到她金福丽的手上!

    “噢这么不讲道理啊。”李允卿遗憾的摇了摇头,红唇微翘,溢出一抹惊艳又凉意彻骨的笑。

    金福丽直接无视了李允卿的冷笑,对后面的人一招手:“都给我进去搜!”

    “是!”

    一队人马齐齐的领命,眼看着就要进来了。

    李允卿慵懒适意的靠在椅背上,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指尖的什么,却因为在黑夜看不清,她的声音带着一丝妖异:“那我也不想和你讲道理了,咱们来点粗暴的吧。”

    话音未落,那些要进来搜查的壮汉没走几步,李允卿扬袖一挥!

    “刷刷刷”

    无数根蛊针飞射而出,精准无误的插入那些壮汉的膝盖!

    “啊啊”

    剧痛自膝盖传来,那些壮汉都是爆发出了惨叫声。

    紧接着。

    “扑通!”

    齐齐的跪倒在地,抱着膝盖痛呼起来,哀嚎遍地!

    李允卿慵懒的收回素手,昏黄的灯光下,她的侧颜美的叫人惊叹,也带着致命的毒意。

    眼看着一地的人痛呼打滚,金福丽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这怎么可能?!

    明明他们刚刚还好着的!

    “你!你使了什么妖术!”金福丽睚眦欲裂,恶狠狠的指着李允卿的鼻子,声音不由得微微颤抖。

    黑暗中的李允卿,看起来真有几分渗人,她微微歪着头,唇边的笑意倒是纯真无辜:“我?我没做什么啊,你看到我做了什么吗?”

    “你!你”金福丽不敢置信,她就看到李允卿挥了挥衣袖,怎么这些人都倒下了?

    难不成李允卿是妖怪?会妖术!

    金福丽被吓得几乎不敢动,杵在门口,身上的肥肉一颤一颤的。

    李允卿漫不经心的斜睨了一眼地上的人,嗓音冰冷彻骨:“扔出去。”

    “刷刷刷”

    几道黑衣人化作残影,极速掠出,轻而易举的拎起地上哀嚎的壮汉,嘭的一声扔了出去!

    真的是扔出去的!

    就像丢破布一般!

    金福丽简直要被吓晕了!

    这个小婊子她不是人!是妖怪!

    “你是妖怪!妖怪!”金福丽的额头渗出冷汗,颤颤巍巍的说出这一句话来,四肢僵硬的转过身,落荒而逃。

    看着黑暗中的金福丽连滚带爬的跑走,李允卿微微挑眉,睫羽微翘,声音中带着几分不屑:“这般残忍的女人,竟然还是那么胆小。”

    第二日。

    听说金福丽发烧了,现在还躺在床上,嘴里一直说着吴家那个女人是妖怪。

    金福山怕得罪李允卿,只好让人看着金福丽,她要胡说的时候,就把她的嘴巴捂住。

    可是这些事怎么可能瞒得过李允卿,她听到这个事的时候,轻笑了一声,清冷的小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

    一大早,金府的仆人就开始准备早餐。

    李允卿三人去大厅的时候,金福山和胡四娘已经到了。

    胡四娘今天穿着一袭深绿色的长裙,裙角绣着金色的繁复花纹,头戴几朵金色的莲花,她五官妩媚美丽,带着一抹和气谄媚的笑,一看就是个打交道的老手。

    李允卿一进去,她就开始招呼了:“哎哟,吴小姐来啦,快坐快坐,昨天睡得好不好啊?”

    “不好。”李允卿十分不给面子的道,漫不经心的找个椅子坐下。

    胡四娘一噎,正常人不该说睡得好吗?

    这话她该怎么接?

    “是哪里不好啊是不是被子不舒服,我让人给吴小姐换一个。”胡四娘勉强着自己讨好的笑着。

    “不是,是你们家那个金福丽,非说我屋子里有人,要进来搜查,惊扰了我,一宿没睡好。”李允卿漫不经心的说着,接过丫鬟递过来的筷子,夹克一块糕点放进嘴里。

    胡四娘又是一噎。

    明明是您老人家把小丽给吓得卧床不起吧?

    怎么这听着,还像是小丽的错了,把她给惊吓到了。

    虽说这件事本来就是这样

    但是吴小姐这颠倒黑白的本事,她是很早就见识到了的。

    金福山冷冷的看着胡四娘,对着李允卿呵呵一笑:“都是小女不懂事,还请吴小姐大人不记小人过。”

    察觉到金福山的目光,胡四娘愣了愣,她说错什么了吗?怎么老爷看她的目光那么冷?

    “嗯。”李允卿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继续吃饭。

    旁边两个没什么存在感的少年,大口大口的吃着饭。

    昨天一天没有进食,都是饿慌了。

    他们才出皇宫两天,已经变了好多。

    金福山的目光,若有似无的扫过李允卿的脸,垂下头去,眼底一片深思。

    他带那些家丁去看过大夫了。

    大夫只是拔出了几根银针给他看,说是江湖上,有会玩银针的侠士,若是刺入穴位,分分钟能夺走人的性命。

    而那些家丁就是被刺中了要害,才会像截断了四肢一样剧痛,哀嚎不起。

    他听一些人说过,会玩银针的人不多,最出神入化的莫过于苗疆那块的人。

    他们的银针浸泡过蛊毒,一根致命。

    只是这个招数要从小开始练习,才能做到百发百中。

    听小丽的描述,这位吴小姐只是挥了一下袖子,就让四五名家丁倒地。

    这样精准到可怕的手法,绝对不是一个千金小姐能做得出来的!

    金福山的目光带着一丝阴冷,他面前的这个女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看来得修书给吴大人了。

    “你们慢慢吃,我还有事。”金福山随便说了一句,转身离开。

    “老爷您慢走。”胡四娘一如既往的笑着,招呼着金福山离开。

    他一走。

    李允卿就凉凉的抬起了头,冰冷的目光落在那个空座位上。

    金福山

    能做到这个地步,看来也不是愚蠢之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