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独步惊华,腹黑嫡女御天下 > 第八十六章

第八十六章

    第八十六章

    胖妞一顿骂,让汉子土匪的脸色一阵难堪,后面的小弟也是怒气冲冲。()

    “你再说一遍!劳资让你见阎王!”

    有的小弟已经忍不住怒气怒吼出声,扬起手中的大刀,就要上去给那胖妞一刀!

    “二狗,冷静点!”老大一手臂挡住他,皱着眉喝道,“不要忘了你许下的诺言,我们只拿钱财,不取人命!”

    “可是”二狗咬牙切齿的想反驳,却也不想违背诺言,只有颓废的一个叹气,大步流星的走到后面去了。

    “哟呵,你们还想要本小姐的命?”胖妞的嘴边扬起一抹轻蔑至极的笑,让她整个肥脸看起来可憎极了,“我就站在这儿,你们动我一根毫毛,我就让我爹爹杀你们一人!”

    第一次看到这么不怕死的大小姐,土匪们也是很无奈,不知道该怎么做。

    但是他们实在看不惯这个胖妞的嘴脸,说不取人命,没说不准打人吧?

    领头的老大还要脾气好一些,刚刚跑到最后去的二狗可是个暴脾气,听到这话,又转身跑了上来。

    手上的大刀破风,气势汹汹的走到那胖妞的面前。

    胖妞插着腰,瞪着眼睛:“来啊,有本事砍死我啊?”

    二狗怒极一时,举起的刀还是放下来,转而一脚蹬在了胖妞的肚子上!

    “嘭!”

    胖妞肥壮的身体猛的被踹翻,如泰山倒地,肥肉一抖,重重的趴在了地上!

    “啊疼啊!”

    胖妞本来画的精致的妆容,此刻都凝结到了一块,疼的一把鼻涕一把泪,扯着嗓子就痛呼不已。

    “小姐!小姐!”

    四个侍卫,两个侍卫从地上爬起来,都跑过去扶起了胖妞。

    胖妞太重了,扶的四个侍卫呲牙咧嘴。

    一个侍卫气势汹汹的吼道:“你们可知道我们小姐是谁!”

    “劳资管你谁,赶紧把财宝留下!”一向自持不打女人的二狗今天破戒了,心情也好不到哪儿去。

    “本小姐的爹爹是金福山!”

    胖妞半死不活的挂在侍卫的身上,瞪着一双死鱼眼,恶狠狠的吼出了声!

    “敢动本小姐,你们都等着给本小姐下地狱吧!”

    胖妞嘶声力竭的吼着,本来凶神恶煞打劫的土匪猛的怔住了!

    他们刚刚听到了什么?

    金福山?!

    听到这个名字,一众土匪顿时感觉大难临头,冷汗噗簌簌的往下掉。

    金福山是谁?那可是渭城最大的矿石老板,与西城总督是至交,在渭城横行霸道多年,轻而易举就可以屠了他们满门!

    他们还无处升冤!

    就是这么可怕的人,他的女儿竟然被他们打了!

    那他们会死的有多惨,仿佛已经成了定数!

    二狗狠狠地愣在原地,脑子里一片空白,已经不知道该思考什么。

    “哈哈哈哈这下你们知道怕了吧!”

    胖妞得意忘形的站起来,直接给了二狗一个巴掌!

    “啪!”

    清脆的巴掌声响彻整个大道,二狗的脸上顿时一片红肿!

    他恶狠狠的咬着牙,却不敢说一个字!

    “真是不知所谓的贱民。”胖妞冷笑着拍了拍自己的手,眯着眼睛,嘴角是一抹狠辣的笑意,“等我爹爹的人来了,你们所有人都得死无葬身之地。”

    胖妞一席话说出来,一大群土匪都慌了!

    他们还不想死啊!

    他们打劫过路的富人,不过是想有个温饱,也没有做任何伤天害理之事啊!

    “金小姐,我我们有眼不识泰山,金小姐不要跟我们一般见识”领头的老大第一个拉下面子道歉,他要保证这十多个兄弟的安全!

    “哟?刚刚不是很嚣张吗?”胖妞得意的看着面前的土匪,“离本小姐远点,别让本小姐沾上你们的卑贱气息。”

    老大绷着脸后退一步,低下头去,咬着牙说着:“是是”

    “老大!”看到老大这个样子,二狗忍不住了,开口怒吼道,“是我打了你,你把我杀了吧!不管他们的事!”

    “啪!”

    胖妞一个不悦又是一个巴掌扇过去,极其高高在上的道:“闭嘴!本小姐允许你这个贱民说话了吗!”

    “你不要欺人太甚!”二狗再怎么说也是铁铮铮的汉子,被人如此侮辱,他如何能忍得住!

    胖妞还想给他一个巴掌,就听到不远处一阵嘈杂的声音响起来。

    原来是一大队士兵模样的人,拿着长枪,步伐整齐的跑了过来!

    那是金福山在渭城的私人军队!

    土匪们霎时间吓的腿脚发软,场面被欺压的他们,对这些人有些天然的畏惧。

    “参见大小姐!”

    伪士兵们齐齐的对胖妞行礼!

    “你们来的正好,把这些人给本小姐押回去,本小姐要一个个将他们折磨致死!”胖妞眯着狠辣的眯眯眼,脸上的横肉一抖一抖。

    “是!”

    伪士兵气势汹汹的包围了土匪们!

    眼看着要大难临头,领头的老大,睁着赤红的眸子,怒喝道:“金福丽,你和金福山一样,你们都枉顾法纪,私养军队,对百姓压榨欺压,还暗地里草菅人命!总有一天你们会被绳之以法的!”

    “嘭!”

    士兵一脚踹过去,直接将老大踹倒在地!

    “咳咳咳”老大忍不住吐出一口血来,二狗和几个人也出来反抗,结果被拳打脚踢。

    一旁的金福丽看的得意忘形,嘴角扯出极为狠辣的笑意,面目扭曲可憎。

    而一直在旁边看戏的四人,轩辕祁玉看的满眼愤怒,就要忍不住冲出去了!

    曹八伸出手臂挡住他,冷冷的道:“这么多人,你是想出去送死吗?”

    “可是也不容他们这样欺负人啊!”轩辕祁玉急急忙忙的道,他不明白,为什么一开始好像是土匪不对,打劫那富家小姐。

    可是到头来,反而成了富家小姐是坏人。

    而且让他结结实实的感受到了愤怒!

    明明渭城就和帝都相邻,这里却是这样枉顾法纪,草菅人命!

    李允卿眸底划过一抹冰冷,却没有任何动作,轻轻的收回目光,看向轩辕然栎,淡淡道:“你觉得谁是好人,谁是坏人?”

    “一开始当然是土匪不对,可是后来就是那个小姐不对了!”轩辕祁玉急急忙忙的抢答。

    轩辕然栎倒是一如既往的平静,微微想了想,沉声道:“土匪打劫虽然不对,可是在道德上讲,他们不取人命,也算过得去。”

    “而且他们只打劫富人!”轩辕祁玉愤愤然的接道。

    “有钱就是被打劫的理由吗?”轩辕然栎反问。

    轩辕祁玉张了张嘴,不服气的哼哼:“那就是打劫为富不仁的人嘛。”

    “更多的错在于那个富家小姐,她触犯的是法律,私养军队,草菅人命。”轩辕然栎沉静的目光落在被打的吐血的土匪身上,眸底掠过一丝不忍。

    “那如果是你,该如何评判?”李允卿微微笑道。

    “土匪应该关进牢房三个月,理由是他们打劫钱财。至于富家小姐,后面的罪孽肯定不会浅,被挖出来,估计就是诛九族了。”轩辕然栎不急不缓的说道,小小少年却将这些事分的十分清楚,让李允卿颇为满意。

    “哼,师父,我们去帝都调军队,把这些人绳之以法吧!”轩辕祁玉愤怒不减,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将那个富家小姐打一顿。

    “这些事没有那么容易。”李允卿微微挑眉,清眸染上一抹冷意,“这事与西城总督有联系,说明在整个西南地区,他们扎根很深,要一步步找到证据,才能连根拔起。”

    “否则我们一离开,他们就能死灰复燃。”轩辕然栎微微皱着眉,沉思着看着外面。

    “那我们是要进城吗?”轩辕祁玉跃跃欲试,兴奋的眨眼睛,好想把他们都抓出来,好像是一件特别了不得的事!

    等他回了帝都说起来,看那些人怎么嘲笑他是草包!

    “对。”李允卿清清浅浅的道。

    此刻外面的闹剧已经一点点的收场了,被打的半死不活的土匪被伪士兵们通通带走了。

    而那个胖妞金福丽也上了马车,一车的珠宝招摇过市,朝着城内行驶而去。

    “走吧。”李允卿轻轻道,清冷的小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周身却有一股冷意。

    一旦爆发,某些人都会大难临头!

    “驾”

    曹八继续赶起了马车。

    马车一摇一晃的继续前进,李允卿半眯着眼睛,靠在马车上假寐,三千青丝摇曳出优雅的弧度。

    轩辕祁玉还是激动愤怒的心情,看着李允卿淡定的模样,忍不住道:“师父您还真是沉得住气啊。”

    转而去看轩辕然栎,只见他也是慢慢的拿出了书简,入迷的看了起来。

    这次他特地往旁边挪了一些,生怕轩辕祁玉再趴在他身上睡觉。

    “哎,你们啊,我也睡觉。”轩辕祁玉叹了口气,暂时压住心下的情绪,也靠在马车上,一摇一晃的睡起觉来。

    马车继续前进。

    慢慢的就来到了渭城的城墙外。

    城门前有几个士兵看守,偶尔查看一下可疑的过路人,大多时间都在一旁打盹偷懒。

    说来也神奇,不过百里之外,这渭城看起来就比帝都荒凉很多,过路的百姓们也是衣着普通,低着头赶自己的路。

    倒是有很多运送菜肉的马车,一路撒着用来保鲜的冰融化的清水,快马加鞭的进入了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