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繁华的九重殿中十分安静,三名公子已经在答卷了,空气中弥漫着龙涎香,也夹杂着几缕墨香。

    不一会儿,繁门前出现了一名身着丧服的绝色少女,她经过奔跑的面色欲加红润,如一块绝美的璞玉,让山河为之失色。

    繁华的九重殿外,站着一名身着朝服的中年男子,男子容貌有些粗狂,一双眼睛里含着肃杀,一眼便知道这是一品提督——白远。

    不过这不是李允卿现在该关注的。

    门口的老公公面露诧异,定睛一看,可吓坏了,赶紧上去道:“这不是李小姐吗,这……这怎么……着丧服入宫可是杀头的大罪啊,您是学文的不会不知道吧。”

    这位老公公叫牧公公,别看他看起来肉嘟嘟的,和轩辕翟一样很和蔼可亲,实则是整个皇宫的首领太监,更是一名武功高强之人。

    而李允卿是从小就在皇宫中穿梭着长大的,牧公公自然是很喜欢这个聪慧美丽的小姑娘。

    李允卿跑到牧公公面前,水色潋滟的雪眸溢满急色:“牧公公,我要参加科举,您让我进去吧!”

    “什么?”牧公公瞪了瞪眼睛,皱着眉道,“李小姐别开玩笑了,这……这要参加科举,也不用现在吧,明年……明年再来。”

    他是知道帝师大人与世长辞的消息的,也心疼这个小姑娘这么小就没了爹娘,陛下是想给她赐个封地,找个驸马,安逸一生的。

    可是他们都不知道,这位姑娘却有些不少于李邺的傲气。

    李允卿焦急的瞥了一眼九重殿,突然绕过牧公公:“对不住了,之后来找您赔罪!”

    说完,想猛的推开大内侍卫闯进去,却依旧被拦下了!

    李允卿微微皱眉,就听到旁边传来一道如夜莺一般的少女嗓音:“你谁啊,我父亲都还没进去呢,你凭什么进去?”

    听到这个声音,李允卿突然灵光一闪,回过头就看到大殿门口外站着一名倾国倾城的少女。

    少女约莫和她一样的年纪五官精致极了,一袭茶色的长裙,灵动秀雅,此刻不悦的神色,看起来也是那么醉人。

    这位少女的美从来没有人质疑,她便是被誉为第一美人的白家二小姐——白袖舞。

    李允卿的雪眸中氤氲起一层异色,她只是记得这少女是谁,却交集不深。

    她记得以前是没有遇到白袖舞的啊,难道时间有偏差?

    见李允卿不说话,向来娇纵的白袖舞不高兴了,几步走上前来,盯着李允卿道:“我问你呢,不回答别人是没有礼数的,亏你还能进皇宫。”

    “在九重殿外喧哗,对人大喊大叫,就是白二小姐的礼数了?”李允卿淡淡的瞄了一眼白袖舞。

    “你!”一句话便让白袖舞气的瞪了瞪眼睛。

    同样岁数的少女,一个淡然,一个跋扈无礼,让站在一旁的提督大人白远有一些诧异,随即轻唤一声:“舞儿,回来。”

    “爹~”白袖舞不甘心的看着白远,白远有些无奈,很显然对这个女儿很是宠爱。

    白袖舞见自家爹爹不做声,她有点得意的笑了笑,很美,却也很扎眼,她继续看向李允卿:“喂,你要进殿里干嘛。”

    “科举。”李允卿淡淡的道,对白袖舞说,也是对大内侍卫说,“让开。”

    “科举?噗……”白袖舞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是女子诶,不能参加科举的!”

    李允卿丝毫没有理会白袖舞的意思,转头向牧公公道:“麻烦牧公公通传,允卿真的要参加殿试,请给允卿这个机会。”

    “这……”牧公公有些为难。

    就听白袖舞不屑的说:“你想殿试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本事,不如你和我比试一次,赢了我就求陛下让你进去!”

    李允卿一愣,才想起白袖舞有倾城郡主的封号,有她在,自己更容易进去一些,就是耗费时间而已,不过也无大碍,便微微歪过头:“比什么?”

    没想到李允卿竟然同意了,白袖舞有点虚,她平常也没看多少书,上学堂也总是偷懒……

    白袖舞思来想去,讪讪的道:“咱们……以这皇宫为题,作一首诗!”

    李允卿唇角微微一勾,笑容清浅,十分淡然的道:“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