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是赘婿惹的祸 > 第16章 冰冷的恋人

第16章 冰冷的恋人

    想不到,这小摊子上面,还有宝贝啊。

    看到叶涛一停步,摆摊的中年男人急忙露出笑脸:“来啦小伙子,快看看,我这里都是好宝贝,你看看这个,古代名剑,还是青铜制造呢。”

    “你看看这个,正儿八经的古代瓷壶。”

    “瞧这个多好,纯玉啊……”

    中年男人满脸笑容,诱惑这叶涛购买。

    可是,叶涛却从那些物件身上,没有感受到什么灵气,说白了,估计都是赝品。

    中年男人看着叶涛的脸色,他忽然解开一个小布包,从里面拿着一件东西来。

    “兄弟,你瞧瞧这个。这是我们前一段日子,在乡下收破烂,人家偷着卖给我的,你懂意思的。好宝贝啊。”

    叶涛定睛一看,是一个黑不溜秋,造型古朴的东西。

    这东西的造型,非常奇特,是在一个底座上面,有2个动物,一个是条蛇,另外是一只蛤蟆。

    那蛇把蛤蟆的身子,紧挨地缠住,还吐着信子。

    而蛤蟆则鼓涨着肚子,大长着嘴巴,好像在奋力反抗。

    叶涛眯了一下眼睛,心里忽然猛跳。因为他感到,那一阵阵灵气,正是从这造型上面散发出来的。

    再凝神静气望去,咦,那蛤蟆的肚子里,怎么还有东西?

    不过,他不动声色,只是接过来,用手在蛤蟆上面弹了弹,这造型发出噗噗的声音,有些沉闷。

    叶涛装着随便看了一眼道:“这玩意又不是金铜,好啥?”

    “兄弟,你就只知道金子值钱?这古董的价值,要比金子贵多了。”中年男人一听叶涛开口,就知道他是雏,不懂,心里暗自高兴道。

    “多少钱?”叶涛又随意问道。

    “这摆件要抡起来值钱啦,能卖好几万呢。我看你也是喜欢古董的,咱们结个缘,优惠价1万给你。”中年男人低声道。

    叶涛一咧嘴:“大哥,这玩意要1万?你留着自己玩吧。”

    他知道这是好东西,上面灵气浓着呢,可是,1万的价格让他吓一跳,急忙摇头。

    中年男人也看出来,叶涛不是有钱的主,想宰他不易。

    “这样吧,给你再优惠点,8000,8000怎么样?”中年男人急忙道。

    叶涛耸耸肩膀笑道:“不金不银,也不是青铜器,还不知道是什么烂东西雕刻的,你给我要8000?切,800我都不要。”

    “你。”中年男人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了。

    “你说个价我听听。”他对叶涛问道。

    叶涛口袋里,原来还有100多块钱,再加上昨天洗衣服,苏灵萱给的100,也就是200多块钱,可是,要是说200块钱,这中年男人绝对不会卖的。

    看到叶涛犹豫了,中年男人一咬牙道:“这样吧,就按照你说的800块钱,给你!”

    800?

    叶涛想不到,这小摊主要价这么黑,从100万掉到800。

    他心里合计着,看看500行不,差的钱他给妹妹叶慧打电话再操办点。

    “老板,这玩意我就是看着摆件蛮好玩,其实不就是木头雕刻的玩意?我也不少给你钱,500块钱,你看怎么样?”叶涛道。

    “500?不行不行,我收都700了,你不能让我赔钱吧?”中年男人摇头道。

    其实她是花400在这里收的,不过赚100,他觉得不划算。

    “那算啦,我不要了。”叶涛作势要走。

    走?

    “不行,最低700,你在手里团悠半天了,我也没法再卖。你要不买,你也不要走了。”中年男人变了脸色喝道。

    叶涛没有办法,只好给叶慧打电话,让她在微信上,再帮忙转600块钱。

    叶慧马上就给他转来。

    等叶涛把钱付给中年男人,这人马上就是一副笑脸:“小兄弟,以后再多来玩。”

    叶涛和这些街头老油子说啥?

    拿过那个蛇蟆摆件,装进包装袋就离开这里。

    买到心爱的东西,叶涛感到很满意。他又用剩下的钱,买了画符用的符纸,朱砂等物,就要离开这里,回去吸取这上面的灵气,再赶紧画符。

    在主街刚走不远,迎面就看到不远处走来3个人。

    叶涛顿时瞪大眼睛。

    他看的清清楚楚,其中2个人,正是自己的往日恋人张旭梅,以及她现在的男朋友钱耀辉。

    叶涛万万想不到,竟然在这里,碰到自己的往日的恋人。

    张旭梅和叶涛是同学,也是当年的班花。最开始的时候,她刚刚经历了一次失恋,心情空虚。认识叶涛之后,觉得叶涛长得还不错,又老实忠厚,值得自己托付终身,便和他发生了恋情。

    可是,随着看时间的变迁,她的身边,开始围满了一群富二代,金钱让她,渐渐地感到叶涛越来越不顺眼,他只会死学习,家境又不好,跟着他最后还不是受一辈子的罪?

    临该毕业的时候,为了留在这个城市,张旭梅毫不犹豫地离开了叶涛,投入暴发户钱家少爷钱耀辉的怀抱。

    虽然张旭梅离开了自己,但是,叶涛倒是也不恨她了。人往高处走,自己给不了她幸福,离开自己,也不能说她就是错误。

    叶涛实在不想和他们碰面,扭身就进了旁边的一家字画店,想等他们走过之后,再离开古董街。

    他装着欣赏店里的那些字画,眼睛饶有兴致地四处瞅着。

    就在这时,店里走来一个穿戴土气的老头。

    他到了店里,面带焦急,擦了把汗,就有些磕磕碰碰地问道:”老板,你们这里收古画吗?……我有幅画想卖掉。”

    店老板马上笑道:“要啊,带来了吗?”

    “带了带了。”老头说着,小心翼翼地把一块花布打开,从里面拿出来一副古画。

    “老板,我这画是祖上传下来的,是的所作。你收了这画,以后会更值钱的。”老头一脸郑重道。

    店老板只是微笑,把画取开,仔细看着画作。

    叶涛也伸头看去。

    画面古朴,近处画的是一座临水木阁,楼上一位长衫人在远眺。茫茫一湾碧水,风起处,苍树枝摇。

    再往远看,水草孤舟,一位高士在孤钓。

    而更远处,白云缥缈,山峰峻立,峰峦叠嶂,让人顿生怀远之情。

    落款处还陪着一首五言绝句,而紟印则是落“石谷”。

    整幅画看上去既苍茫,又幽寂,笔法老道,望而脱俗。

    就是不懂画的叶涛,也在心里暗自喊哥“好”。

    他这眼睛凝视着古画,忽然眼前一亮,只觉得有一道道微弱的光芒,从画里面透了出来。

    而又有一种古朴之灵气,隐隐扑面而来。

    叶涛心里暗动:虽然自己不懂画,但是这幅画应该是真迹无疑。

    可是,到底值多少钱,他却不懂了。

    可是,店老板仔细地查看一番,却抬起头对老头道:“对不起老先生,你这话我看不透,加上再换一家试试吧。”

    老头原本一脸期待的脸上,立马露出震惊之色:“老板,不会吧?你再仔细看看,这画确实是我家祖传之物啊,怎么那么都是看不懂?”

    想来他拿着这画,一定也走过很多家店铺了。

    店老板只是一笑:“这画我实说吧,不是真迹,是赝品。”

    赝品?假画?

    老头顿时石化在那里了。

    “不会不会,这画真是我家祖传的,是清代著名山水画家王翚的作品。我祖上过去和他很有交情,这才得到一副。现在我孙子得了白血病,为了凑钱给他治病,我才拿出来卖的。可是,你们怎么都说是假画?”

    老头说着,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叶涛看着他的模样,忽然想起来自己的养父叶民德,想到自己困难的家境,不由地深为同情。

    “真会编故事,编,继续编。”

    忽然店门口传来一个声音,随着这声音,走进来3个人。

    叶涛瞬间心里不爽,这不是钱耀辉他们吗?

    他的脸色立马有些不自然。

    此刻,张旭梅身子紧紧贴着钱耀辉,挎着他的胳膊,旁边跟着一个大腹便便,身材矮胖的老头。

    眼前的张旭梅,浑身名牌,打扮地珠光宝气,再加上那漂亮的脸蛋,确实很美,也有贵妇人的派头。

    好久不见了,张旭梅的出现,一下子冲击了叶涛的心灵。

    不过他马上稳定心神。

    哪怕不是恋人关系,就是老同学见面,打个招呼是应该的吧。

    “旭梅……”叶涛忍不住低声喊道。

    张旭梅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叶涛,她开始是一惊。

    想不到现在这么久不见,当年的恋人,还是穿的土里土气,还是那样子,张旭梅对叶涛的看法,是更加厌恶。

    听到叶涛的招呼,她装着不认识一样,只是冷冷地瞟了他一眼。

    看着她那不屑一顾的眼神,叶涛心里一阵阵酸疼。

    几年的感情,换来的却是如此冰冷的漠视,让他情何以堪?

    “吆,这不是我同学苏灵萱的老公叶涛?怎么,来这里干嘛了?想玩古董?”钱耀辉也想不到会遇到叶涛,似笑非笑道。

    叶涛看见钱耀辉,心里就异常不舒服。

    当年就是因为钱耀辉大把大把的甩钱,张旭梅才那么绝情地离开自己。

    可是,他现在根本不想理睬这家伙,他只想看看这画,到底什么结果。

    钱耀辉今天来这里,是他有钱了,为了附庸风雅,把书房布置得很有派头,今天特意请来大学的刁教授帮他买画的。

    这刁教授平日也经常在字画圈子出风头,对字画的鉴赏,也是有一定的眼力。

    看到叶涛不理睬自己,钱耀辉只是冷笑。

    不吭声?

    老子就能放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