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拐个王爷乱天下 > 第376章 咱们得好好算笔账

第376章 咱们得好好算笔账

    北平王府,府门口贴满大红色的双囍字,一看便是有喜事。

    王府内,奴婢们身穿粉红色衣裙,下人着彩色衣袍,所有人都喜气洋洋,脸上堆满笑意。

    因为笙玉的娘家不在北平,安以绣便在城中心包了一间大客栈作为笙玉临时落脚的地儿,明日便由卫十二带着八抬大轿过来客栈迎娶。

    本来只是下人之间的婚事,被这么一整,倒让整个北平都知道了此事。

    北平的百姓皆感叹笙玉是有个好主子,居然为奴婢的婚事而大张旗鼓。

    既然是笙玉嫁人,安以绣作为笙玉的亲人,也跟着笙玉一起住进了大客栈。

    沐渊白不放心安以绣,想跟着一起去客栈,但安以绣总觉得这样不太妥当,笙玉大婚,客栈里都是女眷,沐渊白一个男人跑来客栈住着算什么意思,好说歹说,安以绣算是把沐渊白留在王府。

    沐渊白只得让卫十二调一半的暗卫去客栈保护安以绣的安全。

    “主子,要不我也去客栈外守着?”

    卫十二的提议被沐渊白一票否决:“你明天就大婚,好好在王府呆着,算是给你个假。”

    想到明日就能迎娶美娇娘,卫十二唇角是掩饰不住的笑意。

    明日,他和玉儿就能成为夫妻了。

    卫十二一整晚都没睡好。

    这边的笙玉也紧张的闭上眼没一会儿又睁眼翻身。

    因为安以绣是孕妇,沐渊白在此之前嘱咐安以绣和笙玉睡在一间房,有什么事可以让笙玉替她做。

    安以绣见笙玉如此,索性披了件衣服起来倒了杯热水喝,小声道:“还不睡呢?”

    笙玉眼睛睁得老大,也跟着爬了起来:“姑娘,你要喝水就和我说呀,为什么自己下床呢,万一着凉了,又得喝中药了,你又不喜欢喝药,赶紧上床吧。”

    安以绣低声笑起来,和笙玉岔开话题:“紧张么?”

    笙玉知道安以绣是问她即将要嫁人的心情,红着脸点了点头,小声道:“紧张,所以睡不着。”

    安以绣想到当初她嫁给沐渊白的时候,似乎并没有多紧张,因为她那个时候根本就不喜欢沐渊白,甚至说没有正式见过沐渊白。

    而且还在她大婚之日蹦出来一波黑衣人,导致她带着笙玉骑着马到了王府。

    到了王府之后,也没有洞房,然后便算是大婚告成了。

    说起来并不浪漫,而且听说那一次戴着面具的北平王根本就不是沐渊白,而是卫十二代替的,想到这里,安以绣只觉得有点遗憾,也有些不平,看样子,回去得和沐渊白翻翻旧账了。

    安以绣看着笙玉裹着被子坐在床上,唇角一抹痴笑,忍不住摇了摇头,轻轻在笙玉肩上拍了一下:“就算再紧张也得睡觉啊,不然明天顶着一张起了黑眼圈的脸成婚多不好看。”

    “嗯!”

    虽说是下午成婚,但笙玉因为紧张,一晚上都没怎么睡,天刚蒙蒙亮就从床上爬了起来,寻思着去客栈一楼给安以绣端早饭。

    虽然她动静很轻,安以绣还是醒了:“笙玉,今天你是新嫁娘,别操心这么多,好好成婚便是,至于吃食,不是还从府里带了几个丫鬟来么,让她们弄就成了。”

    见笙玉不太情愿,安以绣一把将笙玉拉了过来,顺带按着她的肩膀让她坐在梳妆台前。

    吃过早饭,安以绣招呼府里的老嬷嬷们过来给笙玉梳妆打扮。

    笙玉紧张的一双手紧紧握在一起,看着铜镜里的自己,只觉得心脏砰砰的跳,声音抖着和安以绣说:“姑娘,我害怕。”

    安以绣在笙玉身后安慰她,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别怕,盖头一蒙,你只管跟着喜娘走就行,我去给你拿个红苹果来。”

    安以绣说着,转身离开。

    在古代,成亲的时候手中要拿个红苹果,象征日子红红火火,一生平平安安,早日开花结果。

    奈何客栈里好像并没有准备苹果,喜娘也在那有些焦急的说:“糟了,这苹果倒是忘拿了!”

    安以绣得知客栈外面就有一家水果铺子,如今这些人都急着为笙玉成亲做准备,基本没几个闲人,安以绣想了想,便打算自己过去将苹果买回来。

    不知道为什么,安以绣感觉自从她出了客栈之后,就有视线在她背后默默的看着她,她好几次猛然回头,都没有发现身后有人,或许是她多心了,也许此刻跟着她的正是王府的那些暗卫。

    虽然这么想着,安以绣心中还是多了几分警惕,买了苹果,她匆匆走回客栈。

    老嬷嬷们给笙玉化好妆,差不多也到了下午的吉时。

    听着外面的喇叭唢呐愈来愈近的声音,安以绣就知道是卫十二来迎娶笙玉了,此时的笙玉已经盖上了红盖头,她让笙玉抱好红苹果跟着喜娘一起出了客栈。

    一出客栈,安以绣就看到沐渊白那张带了几分邪气笑容的脸:“你来啦。”

    沐渊白一把将安以绣搂入怀中,在她耳边低语:“是啊,昨日你不在身边,为夫可是彻夜难眠,喏,你看看,黑眼圈都出来了。”

    沐渊白说完这话,还伸手点了点自己的眼睛。

    看到他眼睛确实多了几圈乌青,安以绣伸手覆在他眼上,哄孩子一般说:“敷敷就好了。”

    沐渊白捉住她冰凉的手,放在嘴边替她吹了吹:“可不是敷敷就能好的事儿,为夫要娘子肉偿。”

    这就要她肉偿?

    安以绣挑眉,抽出被沐渊白握在掌心的手,就想拧他的耳朵,被他侧身躲过:“娘子,今日是卫十二和笙玉成亲,咱们可别喧宾夺主了,若是娘子要打情骂俏,咱们可以回去之后好好计较。”

    成亲啊,安以绣突然想到昨晚要和沐渊白算账的事儿,冷不丁叫了一声:“沐渊白。”

    安以绣突然语气严肃的叫了沐渊白的全名,沐渊白只感觉传来一阵杀气,下意识收起脸上的嬉皮笑脸:“娘子有何吩咐?”“说起来,咱们大婚那日,你是让卫十二代替你娶我的吧?我觉得我们得好好算算这笔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