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道君 > 第一五三四章 给条退路

第一五三四章 给条退路

    晋国东征可能就是暴风雨的开始?邵三省心惊,“经过这小半年的整顿,高品已经有了准备东征的迹象,那岂不是快了?”

    邵平波目光转向了田野间欢快的人儿,不言语。

    不回答有时候就是回答,邵三省又问:“这场暴风雨一旦袭来,得持续到什么时候?”

    邵平波又漫步向前,伸手触碰着撞到指尖的麦穗,感受着划过指尖的手感,“决战在即!小半年没动静,双方的安静只有一个原因,在等待,为什么要等待?能让他们耐住性子安静等待的原因是什么?都在等一个契机的到来,在等待决战的到来,要么不动手,一旦动手,双方必然你死我活。”

    “三圣在明处,贾无群不敢暴露在明处的原因必然是实力上的缺乏,一旦决战,他的底牌就要暴露,将要彻底沦为被动。所以他不动手则已,一旦动手必然是对敌的致命一击!”

    “你问这场暴风雨会持续到什么时候?双方的安静,应该都在等待给敌致命一击,我甚至怀疑三圣是不是已经掌握了贾无群的什么底,否则为何如此沉的住气?一场惊天动地的碰撞在即,又能持续多久?撞击之下必然有一方会粉身碎骨,再回到从前纠缠的可能性很小。所以,快的,会很快的,暴风雨突至,也必是突然烟消云散,但余波也势必荡涤整个天下。”

    邵三省凝神聆听着,也跟着他的步伐,“大公子觉得谁会赢?”

    邵平波冷哼,“明枪易躲暗箭难防,通常都是躲在暗中的人占便宜,贾无群你还不知道吗?他没一定把握能决战吗?凭他的手段,已经将九圣扳倒了六个,剩下的那三个,你觉得还有赢的可能吗?不出意外的话,三圣必败!”

    邵三省若有所思着微微颔首,再看邵平波那慢悠悠踱步的样子,心中忽涌起别样感觉,大公子被贾无群给摁住了!

    也不得不承认,面对那场即将来到的暴风雨,大公子已经成了看客,无插手之力。

    从贾无群来到晋国出手开始,一步步的,再到扔出一个蓝明给大公子接着,便令大公子站到了九圣的对立面,一旦不去接触九圣,或接触不到九圣,便掌握不了最上层的消息,没有足够的情报,便彻底沦为了看客。

    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邵平波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问题,邵三省却是突然福至心灵,突然一下看清楚了,但他也不知自己的这个感觉是不是对的。

    ……

    密室内,吕无双、云姬、管芳仪、袁罡,这四个牛有道的身边人全部到齐了。

    是牛有道招过来的,四人也奇怪,这小半年的牛有道大多时候除了关注一下各方情报,便少有搭理其他事,基本上都在潜心修炼的状态中,给人日夜不停修炼的感觉。

    他这行为,搞的管芳仪都莫名有了压力,莫名跟着勤快修炼了。

    人到齐了,牛有道下了榻,走到案后坐下了,面对案前站着的四人,问:“王爷在调兵遣将筹备作战物资?”

    袁罡道:“晋国那边在调集物资和人马,西屏关那边的探报显示,晋国加强了对前沿燕军和韩军的情报搜集,晋国已经有了东征的迹象,王爷不得不提前做准备。不止是王爷,韩国那边也在准备。”

    牛有道:“看来已经面临一个关口了。”

    跟不上这人的思路很讨厌,管芳仪很讨厌在这人面前时常有傻子的感觉,但还是忍不住问:“什么意思?”

    牛有道:“我们这边有饵吊着乌常,乌常是不希望晋军这么快东征的,如今晋军有了东征的迹象,那就说明他拦不住了督无虚和蓝道临。”抬眼看向袁罡,“猴子,观察期结束了,那三个控制的人,可以和黑石、青九、司少东接触了。”

    袁罡:“以无量果来策反吗?”

    牛有道:“不!主要对象是黑石,接触的目的是给乌常一条合理的跟我们联系的理由,是为了建立一条乌常觉得不会打草惊蛇却能和我们联系的渠道。”

    吕无双也有些不懂了,“和乌常建立联系的渠道?”

    牛有道颔首:“督无虚和蓝道临是不会在乎晋国的国力受损程度的,他们只想达到目的,只要能达到目的便成。从之前打乱高品的战略,逼迫高品强行攻打齐国便能看出。晋国兵强马壮的,能拖这么久,能拖到全面整顿完毕,能拖到慢慢迁都完成,反倒有点不正常了,这背后必然是乌常的功劳。”

    “我不知乌常用了什么手段稳住了督无虚和蓝道临,可他现在稳不住了,我们必须给他留一条退路,否则他不得已之下很有可能会对我们动手。留下了退路,我们就能排除这个风险。”

    “给他一条联络渠道的原因,不是为了跟他联系。控制的人和黑石接触后,我们便继续保持静默,继续摆出观察状态,继续拖时间,我需要时间,争取再拖三四个月的时间!”

    “有了退路,若是乌常还有办法稳住局面,就会保持耐性,不会急着跟我们联系。他若实在是控制不住了局面,便会主动跟我们联系,但愿他不要主动联系。总之必须给乌常一条退路,否则容易破局,我们会很危险,必须杜绝可能出现的绝对危险。”

    吕无双皱眉思索着。

    云姬和管芳仪面面相觑,似乎听懂了,又似乎没听懂。

    袁罡不知有没有听懂,总之点了点头,转身照办去了。

    ……

    山巅楼阁上,门窗紧闭的顶层,乌常将自己封闭在内,徘徊着,思索着。

    他最近常处在这种状态中,只因局势令他渐有压迫感,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他能看出茅庐山庄那边在小心翼翼,不敢动静太大,为图稳妥,慢慢来,他也一直在耐心等待。

    可眼前的情况的确让他有些绷不住了,当初他为了稳住督无虚和蓝道临,找不出别的理由,说出了商朝宗是他的人的鬼话。

    如今却要为这话承担后果。

    之前还可以说晋国这边没有整顿完成之类的,如今晋国已经整顿完成了,还想整顿成什么样?再扯这个的话,在督无虚和蓝道临面前是扯不过去的。而督无虚和蓝道临已经在督促出兵了。

    他没表态,当初逼晋军攻打齐军时,他就没有表态,所以这次不表态倒也说的过去。

    而晋军一旦攻打的话,商朝宗率领的燕国人马必然会反击。

    而反击的结果必然会惹来督无虚和蓝道临的质问,你不是说是你的人吗?

    那两位可不是吃素的,再找理由的话,绝不会相信,绝对会怀疑他乌常有问题、有什么阴谋,只怕立马要采取行动,立马得打草惊蛇,立马用尽一切办法弄清缘由是必然的事情。

    想必也因为他之前的话,那两个老东西也早就盯上了南州那边。

    而打草惊蛇的后果是惊跑茅庐山庄的人,他岂能让人跑了?

    真要到了那一步,他只能吐露实情,但这绝非他愿意看到的,把围绕茅庐山庄的那些潜隐者解决了,督无虚和蓝道临怎么解决?得拖到猴年马月去?

    眼看扫除一切掣肘的良机在握,岂能错过?

    可茅庐山庄那边稳当当不慌不忙的动作实在是让他恼火,他总不能跑去提醒吧?怎么提醒?那边绝对经不起任何的风吹草动!

    咚咚上楼的脚步声传来,他一听便知是黑石。

    果然,黑石敲门的声音传来,“圣尊。”

    “进。”乌常给了句,也停止了心绪不定的徘徊。

    黑石开门而入,拱手道:“圣尊,茅庐山庄有动作了,根据拦截翻译出的密信,已经在督促那些暗中控制的人接触青九、司少东还有我,相信赵拔很快会来接触我。”

    赵拔正是缥缈阁驻器云宗的人员之一,也正是那被茅庐山庄暗中操持把柄控制住的人。

    乌常心神一振,等了小半年,终于等到了进一步的反应,哦了声,喜怒不形于色道:“很好!记住,对方很小心,接触你后,必然会先试探,你需流露出愿意被策反的苗头。”

    黑石颔首,“明白,属下等着他来接触。”

    ……

    外出归来了,赵拔表面如常,心中却满是忐忑,也满是懊悔之情。

    他人如其名,的确英俊挺拔,而长的好看有时就会自以为恃。而这世间的关系,某种程度上归根结底就是男女关系,他在这方面没能控制住自己,和某位上峰的女人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结果被找来的好友给撞破了。

    本以为缥缈阁上次遇见乱子时,好友遇害了,事情彻底过去了,谁知被人给以此找上了。

    对方只让他帮个忙,说是和黑石长老的一个手下有仇,于是被逼无奈之下帮人报了仇。

    此事做后,他便知道越陷越深了,果然不出所料,又被找上了,又有事让他帮忙。

    而这次的事,让他明白了对方是什么人,满心惶恐。

    是夜当值,在自己负责的范围内巡视之际,忽闻酒香,循着酒香找去,发现山壁延伸出的松树上坐了一人饮酒。

    PS:今天可能就一更。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