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道君 > 第一五零一章 自作孽

第一五零一章 自作孽

    暗骂归暗骂,可实际上九圣之间是什么德性,彼此之间都清楚的很,哪个不是一有机会就想要对方的命?

    正因为如此,在他们看来,银姬这帮子只是在造反,他们是在镇压造反。

    起码的道理很简单,至少这帮造反的家伙只敢偷偷摸摸,还没人敢单独跳出来跟他们对抗,更何况连一起联手跳出来都不敢。这背后的原因还用多想么,因为还没有与他们正面对抗的实力,否则何必这么辛苦,吃饱了没事干么?

    而九圣彼此之间,才是真正的心腹大患!

    见到父女相残,银姬心中充满了无尽悲哀,一走神,又被一掌震飞,又是一口鲜血呛出,想趁机遁地。

    可蓝道临的反应更快,一个闪身追上,抄底拦截住了。

    唰!蓝道临忽觉眼前一花,发现罗芳菲正浮空盯着他,一条大尾巴在罗芳菲的身后轻轻晃动着。

    蓝道临心中惊疑之际,罗芳菲已快如魅影般杀来,一双利爪招招致命,似将他给当做了发泄对象,似恨不得将他给活撕了一般。

    有人解围,已被打成重伤的银姬顿时轻松了不少。

    更重要的是,女儿竟然在帮她,她心中的激动之情是外人无法想象的,那种感觉对她来说是难以言喻的。

    她可以趁机脱身了,可她没有,担心女儿出事,咬着牙硬撑着出手进攻。

    蓝道临却吃力了,一交手他便能感觉到,变异后的罗芳菲的实力并不是很强,但是却展现出了独特的速度。

    拖着一条尾巴的身形恍如狐魅一般,速度很快,身法竟然比他更擅长的身法还诡异。

    凭他的修为不但抓不住对方,似乎连正面照面的机会都没有,也就意味着很难伤到对方。

    唰!蓝道临衣裳上已经出现了几道口子,皮肤下带出了血迹,对方那利爪异常锋利,竟能轻易破他护体罡气而没有任何迟滞感。

    嗡!四周突然红光漫天一般,转瞬如同让人置身在了火海中。

    烈焰凝聚,火剑嗖嗖射来,开始配合罗芳菲和银姬的联手进攻。

    这下顿时将他闹了个手忙脚乱,不时响起的划破衣裳的唰唰声,更是让他心惊肉跳。

    他想撑到督无虚返回,可鬼知道那家伙什么时候能回来,搞不好回来了也会躲在暗处等着也说不定。

    火剑的袭击,加上银姬的进攻,导致反应慢下不少的蓝道临感觉到了一双利爪的威胁,稍有疏忽的话,便随时有被开肠破肚的可能。

    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蓝道临身形一闪,全力与罗芳菲一番缠斗稍扼制住了罗芳菲的速度后突然脱身。

    只见他强行轰破射来的火剑,爆开的烈焰中,瞬间到了银姬的跟前,眼中浮现杀机,竭尽修为的一掌轰在了突变之下措手不及的银姬身上。

    之前没对银姬下杀手是因为还想抓活的,因为有利用价值,导致不惜拼命的银姬迟迟难以被拿下。

    现在,他动了杀心,自然是不会再手下留情!

    砰!银姬如流星般倒飞了出去,似无力着落向了沼泽地面。

    沼泽中,黑云闪出接了银姬就遁入了地下,蓝道临立刻冲去追杀。

    而转瞬间,罗芳菲又再次缠上了蓝道临。

    杀了一个银姬,火剑进攻的空间更大了,抽冷子偷袭的频率更高了。

    发现减少了一个银姬后作用并不大,面对火剑的骚扰,自己的反应速度受到掣肘,依然时时面临着出意外的可能。

    他看了眼地下,察觉到了驾驭火剑的人应该是躲在了沼泽下面,起了杀入地下除掉那个祸害的心思,而沼泽地下也应该能限制罗芳菲的反应速度。

    谁知沼泽地面上,敖丰突然从远处冒了出来,大喊:“再撑一会儿,圣罗刹快到了!”喊完立马钻地下跑了。

    圣罗刹?蓝道临略惊,圣罗刹也在这里?这并非不可能,而且是相当有可能!

    缠斗之际,又看了看四周,还不见督无虚回来,蓝道临遂做出了决定,不奉陪了!

    嗖!甩开罗芳菲后,蓝道临竟一个闪身直接掠空而去。

    罗芳菲立刻追去,然短距离的速度她更胜一筹,拉开长距离的话,与蓝道临的速度比起来顿时相形见绌。

    最终,实在追不上,只能浮空而停,眼睁睁看着蓝道临跑了。

    返回后,她没有去别处,而是落在了山地上,落在了莎如来的遗体旁,怔怔跪在了一旁,满脸掩饰不住的悲伤。

    黑云现身了,抱着银姬落在了一旁。

    银姬的神态极为虚弱,口鼻间不时有一股股鲜血溢出,黑云的脸上亦满是悲伤,似乎预示着什么。

    他想带银姬走,可银姬说罗芳菲没地方去了,乱跑会有危险,要带罗芳菲走,于是他带着银姬来了。

    脸上涂着五彩的昆林树也闪身出现了,落在了一旁,静静看着眼前的一幕。

    敖丰也出现了,不过却显得有些鬼鬼祟祟,闪身落在了最高点的一棵树上,高度警惕着四周。

    “菲儿…菲儿…”银姬虚弱着喊了几声。

    罗芳菲慢慢抬头,看着她,想找找自己小时候的画面,可是印象中想不起来有这个人。

    制高点上高度紧张的敖丰突然喊道:“此地不宜久留,你们快点!”

    银姬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清晰点,“菲儿,我时常问小沙子有关你的情况,小沙子时常会将你的状况书信告知我,我那里有小沙子的书信,带上小沙子跟我走,我带你去看。”

    罗芳菲自然知道‘小沙子’是谁的外号,是莎如来小时候的外号,想起自己小时候被师兄背着时喊师兄小沙子的情形,瞬间泪崩而泣……

    疾飞的蓝道临不时观察着四周,忽听到前方有激烈打斗声阵阵传来,立刻加速冲去。

    待他赶到,打斗结束了,只见浮空的督无虚手上掐提着一人的脖子,正是罗秋。

    重伤之下的罗秋终究是未能逃掉,伤的太重,落败在了督无虚的手上。

    胸前,女儿给予的伤口处,不时还有鲜血出来,奄奄一息的罗秋,不悲不喜状,嗬嗬着发声,“自作孽…”

    蓝道临悬停,看着这一幕,唏嘘摇头,斗了这么多年,这老东西终于打住了。

    督无虚却瞅着蓝道临身上的破衣烂衫,惊讶问道:“你这什么情况?”

    蓝道临自认晦气,“那妖魔化的花痴,身法速度不一般,一双爪子利的很,被她挠的。”

    督无虚讶异,“那杂种有这么厉害?”

    蓝道临:“也谈不上什么厉害,加上暗中有人偷袭配合,有些难缠罢了。”

    督无虚:“解决了没有?”

    蓝道临略摇头。

    慢慢斜了一眼的罗秋,知道女儿脱险了,略露欣慰。

    督无虚:“银姬也没抓住?那你两手空空跑过来作甚?”

    其实人在途中时蓝道临就反应过来了,怀疑上当了,现在也不好说是被人用圣罗刹给吓跑了,只能面无表情道:“有那杂种干预,抓活的不便,不过银姬挨了我的重手,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活不了了。”

    罗秋闻听,脸上又渐涌起悲意。

    督无虚知蓝道临既然能这样说,必然是有所把握,遂看向了手中掐着的罗秋,略笑道:“罗秋,你们夫妻一场,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能落下个同年同月同日死,我们两个也算是够意思了吧?”

    罗秋已无力反击什么,口中艰难发声,只给了一句话,“我们还会相聚的。”

    这话肯定不是好话,摆明了是指在地下等着他们。

    督无虚冷笑,身上法力开始鼓荡。

    “没必要!”蓝道临见状抬手摆了摆,叹声道:“毕竟相识相交多年,给个全尸吧!”

    督无虚闻言略默,身上鼓荡的法力渐消,盯着罗秋的面容多看了两眼,手上突然发力一拧,咔嚓一声脆响。

    他五指一松,罗秋迅速坠落,砰一声砸落在了下面的沼泽中。

    蓝道临盯着地面一声叹息后,说道:“走,我们再去看看。”

    督无虚没意见,两人迅速联袂返回之前的战场。

    沼泽中钻出了几只妖狐,跑到了罗秋坠落的地方,看着罗秋缓缓沉没。

    ……

    地宫中,罗芳菲跪在莎如来的遗体前,一双爪子拿着一叠书信,翻看着。

    她发现银姬说的没错,信中记载的是她在大罗圣地的生活情况,其中一些是她的亲身经历,能对上。

    字虽然不是莎如来的字迹,但叙述口吻她很熟悉,的确是莎如来的,可见是经由密信译制出来的。

    此时,她明白了,原来莎如来早就知道她的身世,也早就知道她那失踪的母亲在哪,并一直跟她母亲有联系,但却一直瞒着她,一直没有告诉她。

    看着看着,已是泪眼婆娑,抽泣着。

    银姬眼神黯淡着,就这样看着自己的女儿,似乎永远都看不够。

    而昆林树和敖丰皆盘腿坐在她身后左右,一人一只手掌抵在她后背,两人同时为她施法,皆神情凝重。

    凭两人的修为,竟要同时施法而为,情况可想而知。

    黑云及一干在地宫的狐族长老都对着银姬跪着,一个个面露悲伤。

    都查探过银姬的伤势,虽服下了天济丹,可五脏六腑都震碎了,全凭一身妖力吊着,再加上两位元婴期修士的修为帮忙硬撑着而已。

    PS:梧桐黄金盟答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