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道君 > 第一四六九章 风吹雨打留不住

第一四六九章 风吹雨打留不住

    凭她的身份,除非元色交代过,否则进出这里没人会阻拦。

    别说这里,就算是大元圣地她也是来去自如。

    元妃要了辆马车,直接从别院侧门离开了。

    不需要许老六等人报知,管芳仪自己就看到了,管芳仪有点没想到元妃会这样不做掩饰的大摇大摆离开。

    话又说回来,也许鬼鬼祟祟没必要,坦荡离开反而不会引人怀疑。

    发现了元妃的离去,楼阁上的管芳仪踱步到了另一扇窗口,推开了窗户,摇着团扇,所对方向正是厨房位置。

    暮色下的圆方,正在厨房的院子里溜达,注意到管芳仪发出的信号后,当即转身走到了水井旁,提桶拎绳,坠桶入了井内。

    桶在井内乱摇晃,撞击着水井的四壁。

    地下,云姬一直潜藏在井壁后面,听到动静后凝神辨识了一下,确认了是管芳仪这边发出的信号,手指一捅,一块井壁上的砌砖掉落了井中,之后迅速遁离。

    见到井砖落水,圆方不再晃荡空桶,很干脆的放桶入水,打了桶水拉起,之后亲自拎了水桶进厨房。

    楼阁上的管芳仪见状,知道云姬收到了动手的信号,当即不再守在这里,转身走了。

    一切行事都极为隐秘,别院内的五梁山掌门日夜关注着茅庐别院人员的动静,愣是没发现任何异常……

    暮色下,府城阑珊灯火升起,行人或悠哉,或拖着疲惫身躯归家。

    马车在街头不疾不徐前行,元妃拨开了窗帘,经过一间商铺时,对门口盯着的商铺伙计打了个手势。

    伙计微微点头,立刻转身离去,报信去了。

    马车到一巷口,元妃让车夫在这里等她,她自己钻出了车厢,消失在了巷子深处。

    再现身,已经出现在了巷口的另一头,钻上了另一辆事先备好的马车。

    马车启动,她迅速在车内换置身上的衣裳。

    走了一段路,不见任何异常后,摇晃在马车内的元妃方轻轻舒出一口气来……

    元春进了餐厅,走到了元色身边,低声道:“你的判断没错,她离开了茅庐别院,确定了。”

    元色停止了享受,放下了筷子,挥手示意了一下。

    元春立刻走到一旁,搬来一盆送到他边上。

    元色起身,凑到盆前张嘴,稀里哗啦的,满腹下肚的食物竟又直接吐了出来。

    他是吃了,但一直将入肚的食物施法隔离着,此时混杂的食物散发着恶心的味道。

    伸手抓了酒水,灌嘴漱了漱口,也吐进了盆中。

    元春将盆放在了桌上,取出了一只小瓷瓶,欲检查。

    “嗯!”元色摆了摆手,示意她退开。元春只好作罢退开。

    只见元色自己从袖子里摸出了一只小瓷瓶,打开,倾倒出了一些粉末入内,之后拿了筷子在那搅动恶心物。

    元春见状,略有不满地撇了撇嘴,道:“亲自动手?你这是不放心我,担心我陷害她?”

    元色没有理会,也没心情理会,一边眉头挑起,脸上彻底没了笑容,冷冷盯着盆里的恶心物,发现浆糊似的恶心物已经变成了黑色。

    元春冷笑,“看到了吧,四个不同的人交叉检查都没查出问题来,你还不信么?”

    筷子一扔,元色回头问:“外面布置好了吗?”

    元春:“只要罗秋不插手,只要不出现大量人手相助,她跑不了。”

    “风吹雨打留不住,无情似水向低处,留不住啊!”元色摇头而叹,边向外走,边说道:“你忙你的去。有客来,我去等着。”

    客栈内,匆匆来到的莎如来敲了敲门,继而推门而入,只见暗黑的室内罗秋静坐窗前。

    莎如来快步到他跟前,低声禀报道:“师尊,元妃出来了,得手了。”

    罗秋站了起来,一把推开了窗户,冷目盯向了茅庐别院方向。

    莎如来又道:“要不了多久,元色就会有反应,别院那边一旦发现端倪,会立刻发出信号。”

    ……

    地底下,云姬一身黑衣蒙面的夜行打扮,不敢在地下乱窜,先是深入地底,再横向到大概的位置后,才缓缓上升。

    尽量控制着不出动静,也尽量控制着法力波动,偶尔施法查探四周。

    待发现上方一侧有空间后,立刻遁地贴了过去。破地而出前,她略微估算了一下,估摸着这方空间离地面有相当深的距离,只要小心控制,地面上的人应该察觉不到法力波动。

    土层墙壁如云泥般融开,一方空间出现在眼前,云姬悄声步入,放了月蝶出来照明,发现四周土层墙壁很坚实,这不是挖出的地下空间,而是有人以强大法力推挤出来的。

    快速行走几步后,发现眼前竟似乎是一座小型迷宫,顺甬道走了一阵,绕得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不大的地域内竟能搞出这样的迷宫来,云姬惊奇,又不好全面施展法力大肆查探,更不好轰开。

    不过这迷宫对别人有用,对她却没什么效果,当即施展了自己的看家本领,伸手直接前行,竖挡的墙体一层层融化了一般,悄无声息地落幕在地。

    当一座夯实的土台出现,看到台上静静躺着的一女子,云姬略喜,向前两步,忽又抬头,发现上方竟然是一道黑漆漆的竖井。

    观察了一下,快步到了台子前,又抬头看了下,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刚才隐隐感觉有什么波动似的。

    低头端详了一下台上女子的容貌,应该没错,来之前牛有道那边对她形容过罗芳菲的容貌……

    叮当叮当,一阵悦耳的铃声响起。

    躺椅上的元色骤然抬眼,盯上了屋梁上那不起眼的小铃铛。

    他在地下布置了一座小型阵法,一旦有人擅闯接近罗芳菲,这里便会有示警。

    竟有人能悄无声息地破了自己的迷阵!

    本欲等贵客来,此时哪还等的及,突身形一闪,出了门,人如一记重锤轰向庭院一角的地下。

    咣!所破之地的位置土层本就不厚,这本就是他为自己预留的应急速达通道,否则一旦有变来不及从入口位置抵达。

    一轰破地表,顿时畅通无阻,瞬间直达而下。

    台子前,上方动静一出,正欲伸手对罗芳菲施法查探的云姬大惊,一把抱了罗芳菲扑地而遁。

    这一抱离罗芳菲,她立马发现了不对,感觉有什么东西拉扯了一下罗芳菲,但此时也顾不上了。

    殊不知是一根丝线,牵连着埋下的毒针,一旦有人情急强取,罗芳菲必遭毒手。

    顺着地层竖井畅通无阻落入地下的元色,见到了来不及收起的月蝶,目光一闪,见台子上的人不见了,也立时察觉到了地下的法力波动,厉喝:“想跑!”闪身而至,一记重掌轰鸣而出,狂轰向地下。

    霎时地面崩飞,地下空间剧震崩塌,元色双手连挥,如刀切豆腐般破地追杀而去。

    遁地逃离的云姬突受庞大力道的崩塌空间挤压,一口鲜血呛出,顿时拼尽全部修为快速遁离,能感觉到后方一路破地而来的追杀声势……

    茅庐别院内的所有人突然感觉像是发生了强烈地震。

    城中百姓惊哗声一片,客栈窗口,罗秋骤然眯眼,一把扯掉了脸上的假面,等不及了什么报信,一个闪身从窗口而出,瞬间光临茅庐别院上空。

    “什么人?”别院内有人怒喝。

    见到是罗秋,大元圣地的人吃惊,顿时不敢妄动。

    地下轰鸣声还在响起,罗秋骤然如利箭般射向地面,双掌连挥,破地而入。

    “走!先避避。”管芳仪挥手对赶来的许老六等人招呼了一声。

    王府内,也感觉到了地动山摇的动静,商朝宗与蒙山鸣相视一眼,目中露出惊骇神色。

    早已得到预警,该来的终于来了,只是没想到竟然是这么大的动静。

    外面瞬间有修士闪来护卫,商朝宗二话不说,立刻开启了密道,招呼人带着蒙山鸣一起躲了进去。

    城中马车内,还未抵达藏身地的元妃猛回头,喃喃,“终于开始了吗?”

    街道上惊慌的百姓从马车旁跑过之际,几名杠着竹筒的汉子突然发难,竹筒暴裂,几支金属长枪刺破车厢,欲将车厢内的人强架住,或直接击杀。

    内心不安一直保持警惕的元妃大惊,反应也快,瞬间冲起,脚下堪堪避开刺杀来的锋芒,撞破车顶冲天而起。

    谁知空中有四人张开了一张大网刚好扑下,当场将她兜了个正着。

    四人拉住金属索网一角,凌空穿插,直接将元妃兜在了里面。

    四人同时施法拉拽,元妃一人修为挣扎不脱,袖子里刚撤出一张天剑符,有人趁其行动受制,挪动不便,一枪刺来,贯穿了她的手掌。

    几道锋芒刺来,贯穿其胳膊和大腿,落地将人刺在了地上摁住。

    “啊!”元妃发出凄厉惨叫,一人闪来,在她身上连戳几指,下了禁制,当场将人给拿下了。

    逃过致命一击的车夫面临围攻大惊,掏出了天剑符狂轰。

    谁知围攻者同样施展出了天剑符与他对轰,街上土石乱飞,房屋连片倒塌,百姓惊慌尖叫逃窜,逃避不及者当场殒命。

    车夫手中天剑符完毕,又捏出一张,与前面一排人对峙着,对方手中亦备有天剑符,还不止一张。

    车夫只能眼睁睁看着一排人的后面,只能眼睁睁看着一群人迅速拖走了元妃。

    车夫不是别人,正是罗秋的徒弟陆之长,也是元妃如今所谓的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