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纵横五千年 > 第两百八十七章 五行翻雷印

第两百八十七章 五行翻雷印

    "拿虎,拜见九荒大人。"

    如臣子觐见帝王般,刚进房间,秦拿虎双手作揖,对着江鱼弯腰一拜。这是所有交际礼仪中,最崇高的敬意。

    江鱼玩味含笑道:"现在知道我是谁了?"

    刚才他报出名号的时候,看众人反应就知道,知之者甚少,其中秦拿虎同样一脸疑惑。再看此刻,他面带尊畏。如见神灵。

    秦拿虎小心翼翼的点头:"回大人话,知道了。"

    之前挂断话时,那人只对秦拿虎说了一句话:

    "此人,生杀无道,顺逆由心。"

    江鱼点头开口:"无需多礼,称我一声先生就好。外面那两人和我有过一面之缘,路程上你派人照看着点。"

    秦拿虎受宠若惊,又弯腰一拜:"拿虎一定全力做好。"

    简单说了几句,聪明的秦拿虎退出房间,过来只是混一个熟脸而已。如果继续停留下去,那就是不识趣。

    杜嫣然站在一旁,好奇看着江鱼,华庭娱乐上百位明星都知道公司背后有个绝顶大靠山。但是见过他的人,除开顾菲菲和杜嫣然外,再无第三人。

    因此众说纷纭,各种对江鱼的猜测都有,不少人甚至以为江鱼是从燕京走出来的豪门子弟。杜嫣然心中明白,江鱼如今的身份,岂是那些二代阔少可比?

    "菲菲还好吗?"

    江鱼背着她问道。

    杜嫣然点头:"顾董已经逐渐退出娱乐圈。正式经营华庭娱乐。她…她还好吧。"

    她不知道江鱼嘴中的还好,是指哪方面?相思之苦,怎会还好?简直就是肝肠寸断,日夜消瘦,笑容比起以前都少了许多。

    江鱼遂不在说话。看杜嫣然欲言又止的模样,就知道顾菲菲这段时间不太好过。佳人恩情最难还,大道至简,唯'情'字最深。

    "罢了,你去休息吧,待我回来之后,会亲自走上一遭。"

    江鱼一双深邃的眸光透过船窗,望着远方水天一色。凯特琳娜转身离去之时,偷看一眼,却发现那张脸满是哀伤。

    一夜无语。

    随后几天时间江鱼闭户不出,开始着手炼制'混雷浊玉,'在江北密仓海量的材料中,他寻找到一颗混雷玉髓。玉髓通身淡黄,色泽黯淡,若不加以炼制,根本没有一丝作用。

    "这块玉髓至少有千年时间,类似于石油、煤炭、黄金、钻石矿藏等,都是深藏地面数百米或是数千迷深。常年来因地壳板块运动,结合诸多因素形成。"

    江鱼凝视巴掌大小的半成品,上面纹路分明,宛若人体筋脉骨骼,厘寸分明。混雷玉髓,往往只有在混雷玉石矿脉之中才会形成,太古时期较为常见。

    就如花草树木,随处可捡。到了近年几如绝迹。无可寻觅。就是数百上千年前那些遗留下来的古董字画、名贵瓷器等诸多历史文物都价值连城。

    这几千几万年前的东西,何止是珍贵可言?

    "如果炼制成型,一经引爆,便是方圆数百米都要被天雷笼罩。太古时期我曾见过一条混雷矿脉,长达十万公里,绵延群山。后被一名人族真仙挥手间引来,那天雷如银河泄地般,便是一个国度都能笼罩进去。"

    江鱼满心欢喜,爱不释手的把玩着这块浊玉。可惜没有足够多的材料,否则他完全可以炼制出一件真正的天雷灵器。

    如果在大洋上空引动。米方睐以称霸四大洋七大海的航母战斗群,瞬息可灭。一座岛屿都能轰为平地,就是地仙也触之即死。

    "不过也足够了,此次我带来了数百颗混雷浊玉,一块混雷玉髓。现在只差玉髓,等我祭炼以后。抛开腹中那口先天气,映照诸天这门神通不出,混雷玉髓将会是我第三大底牌。"

    江鱼浑然不知疲惫,再次陷入定座中。

    有人在场的话,定会发现那块在江鱼胸前沉浮不定的玉髓中,泛起缕缕荧光,如萤火般夺目。密密麻麻,数以千万计的纤毫纹芒汇聚一起,川流不息,激射出璀璨白光,把整个豪华船舱都淹没进去。

    ……

    某天某刻。

    轰隆,晴天炸雷,震入五内。

    天鹅号不少躺在甲板游泳池周围晒太阳的游客惊起,大家脸色好奇的抬头望去,只见天鹅号上空有雷云汇聚。仿若暴风雨来临。

    在大海之上,抬头望着那片浓重乌云,如千万吨重,就这样当头聚拢,好像要倾塌下来般。沉闷的感觉。压得大家快要窒息。

    奇怪的是,不管天鹅号如何加快千金速度,始终在那片浓云的遮蔽之下。众人有种错觉,那片乌云在尾随着游轮移动。

    "怎么回事?海洋气象局没有通知我们近日会有风暴来袭,而且周围晴空万里。却是唯独我们这边乌云密布,越聚越多。"

    船长伸手遮眉,遥看乌云,凝重的说道。

    偏偏乌云相互叠加,似是将一层纸反复叠上,不时有电闪雷鸣。没人知道这片乌云何时凝聚?当人发现的时候,便已经聚了不少。

    昨天深夜,一道雷芒滑过万里长空,一方海面甚至照亮如白昼,可看出几十海里以外。不少人感觉到,乌云中好像有什么庞然大物在翻滚身躯。并带着边缘雷云,忽卷忽收,震慑人心。

    秦拿虎目光带着一股敬畏,看向顶层豪华,直觉告诉他。这几日来的异象与居住在里面的那位分不开关系。

    起初他还担心有天雷降落,若是如此,看头顶上方那片乌云的厚重,只怕一道雷降,所有人都要葬身鱼腹。随着后来,他的心渐渐放下,有那位在,天塌了又能如何?

    "传下去,让大家不要担心,还有两日就驶入米方领海。靠岸后,迅速离开,返回华夏。"秦拿虎双眸中,雷霆交织,电闪长空,那是数万米高空上的缩影。

    "你们说乌云中会不会有神龙在翱翔?我见过许多网络上的视频,类似于这样的场景中,有神龙在万里天穹上嬉戏。"

    针对着一路来所见的异象,议论声多了起来。

    "切,那是人工合成的,当今科技成熟。许多画面都可以合成渲染。况且这里已经是西方领海,就算有龙,也是西方那种腹生双爪,背生双翅膀,丑陋不堪的土老帽龙,怎能与我华夏神龙相比?"

    "那为什么其他地方风平浪静,唯独咱们天鹅号上空仿佛黑云压城,我都快喘不过来气了。难道这片乌云要碰瓷不成?"

    听着一道道啼笑皆非的议论声,秦拿虎叹气摇头。

    最后一天,船只就能靠岸。

    半夜中。雷电滋生,如千钧万势,洒满方圆数十公里的天空。就是米方沿岸城市都被照射的半边通明,宛如海上生阳,日夜颠倒。

    天鹅号所有人都躲在房间中。透过窗户,看着十万天雷。许多人一生中都没有见过这样的场景,一些体弱病残之人,甚至突发疾病,彻夜难眠。

    这一片片雷云,就像火山,前几天只是积势。而今晚正是爆发的时刻,威势几如毁天灭地,犹如就在头顶上面炸开。

    这一刻,米方沿岸几处驻守大军的火控雷达,全部指向这边。一名气象局专家被彻夜带到基地,望着屏幕上传来的图像,张大了嘴:"我的上帝啊,到底怎么回事?"

    "快看。"有人指着屏幕惊骇尖叫。

    与此同时,基地外面陡听'轰隆'一声旷世之音。瞬间耳目失聪。老者面带不可思议,目睹了无边雷霆往一辆行驶在沿海线上的豪华游轮轰压下去。

    ……

    "啊~"

    上百道尖叫声从天鹅号传来,许多人捂着耳、闭着眼,等待预料中的局面。他们几乎想象到天鹅号被雷霆击沉,所有人坠入海中。然后米方开着快艇前来搜救的局面。

    不知道有多人救起来,又有多少人随浪消失?

    一秒…两秒…十秒…

    几分钟后,等大家睁开眼睛时,发现四周一切归为平静。

    天鹅号毫发未伤,恍如幻觉。

    异象消失了。

    然而,一股更为恐怖的气息,却萦绕在天鹅号上每个人的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