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带着仙门混北欧 > 560.狗子的小心思

560.狗子的小心思

    煎串黄花鱼是王爷菜谱中的四月菜,农历四月鲜黄花鱼北上,此时花椒开花,二者都是节令尤物,二鲜同烹,自然是味道鲜美。

    这是一道京菜,名字就是传承自京话,所谓煎串并非是煎了串起来,而是因为老京城把上锅热东西叫做“串一下”,所以这菜的做法是先煎后蒸。

    这也是罗冰心只是将鱼煎到好看而不是煎熟才出锅的原因,因为鱼最后是被蒸熟的。

    厨房有蒸屉,罗冰心往里放了好几条鱼,油泼鱼也得先蒸再油泼。

    剩下的丁鱥、鲃鱼、丁岁鱼之类很肥,她索性将鱼头给剁了把鱼肉全给片了下来,然后一条条切成肉条。

    陈松问道:“你这是又要干什么?”

    罗冰心哼道:“待会你吃就行了,问那么多你要考研吗?”

    切好鱼肉她还切了黄瓜丝,最后用鸡蛋炒鱼肉配黄瓜丝。

    陈松看的满头雾水:“这什么做法?真是开眼界了。”

    罗冰心说道:“也是王爷们的菜谱上的做法,不过王爷们用的是银鱼,银鱼无骨无刺,炒了鸡蛋一口清香带有黄瓜味。”

    “鱼肉切丝不也跟银鱼一样了吗?不过它肯定没有黄瓜味,所以我配上了黄瓜丝,怎么样,我是不是很机灵?”

    陈松没话说,竖着大拇指道:“你就是个小机灵鬼。”

    罗冰心推搡着他说道:“我怎么听你话里话外有讥讽的味道?行了行了,你别在这里捣乱了,你出去吧。”

    白哥跟着陈松离开,然后很快又回来了,它叼着属于自己的虹鳟站起来扔到灶台上,再用爪子拨拉给罗冰心。

    罗冰心问道:“什么意思?让我给你煮熟?”

    白哥又用胖爪推了推鱼,直接推到她跟前。

    陈松出去看到狗子们在欺负大金毛,大金毛好脾气,板凳狗们摁倒它在地上又爬又啃。

    乍一眼看去,还感觉它们是在亲热,毕竟狗子亲热也是这样。

    但陈松细看发现不是这么回事,大金毛也想起来摁倒其他狗子,结果它一这么做狗子们就呲牙咧嘴发出呜呜的闷吼声吓唬它。

    大金毛很不开心,但它又想融入狗群里面,只好委屈的忍受它们的戏弄欺负。

    看到陈松出来,它歪头皱脸眼神里满是哀怨,愣是把陈松给看心酸了:他想起自己上学时候被同学圈子排挤的日子,这真的太伤人自尊了。

    于是陈松立马走过去挨个把板凳狗拎了起来,他把狗子们排在一起厉声道:“趴下,脑袋翘起来——我说的是头,不是屁股,你把屁股冲我翘起来干什么?”

    狗子们自作聪明,它们知道自己要挨揍,而陈松揍它们一般两种手段一是脑崩二是拍屁股,相比之下肯定是脑崩更疼,拍屁股只是吓唬它们。

    于是它们纷纷俯下身抬起屁股,沙发歪头向后看,意思很清楚:你来打我呀。

    陈松冷笑一声:“好,翘屁股也行。”

    然后他就脱掉了鞋子,一鞋底拍上去沙发跟坐了土飞机似的,嗷的一声叫飞了出去。

    见此,其他狗子顿时瑟瑟发抖。

    陈松挨个抽了一遍,当然除了沙发太嘚瑟坐了土飞机其他的还是象征意味大于实际惩罚。

    挨揍以后狗子们老实了,它们坐在一起耷拉着狗脸跟驴脸似的。

    陈松用暴力告诫它们不准欺负大金毛,于是狗子们换了方式,它们开始使用冷暴力:陈松一走金毛去靠近它们,结果它们立马转头离开。

    见此金毛怏怏不乐的趴在地上,狗子们又跑回来在它跟前玩闹起来,金毛大喜,摇摆尾巴想参与玩耍,狗子们立马又离开。

    总之,它们在金毛跟前玩闹但不跟金毛玩闹。

    大金毛也是被启智符开启过智慧的,这样它便明白了狗子们的意思,不再妄图参与进同类的圈子,仅仅是孤独的趴在门口。

    坐在门口监工罗冰心给自己做鱼的白哥看到后站了起来,它抻着脖子看了看锅里的煎鱼,然后一摇一晃的去了金毛身边把爪子搭在它身上靠在一起趴了下来。

    金毛顿时感觉压力很大,熊掌压身跟泰山压顶差别不大。

    还好罗秋莲平时喂养的好,大金毛个大体肥,倒是能承受这股力量。

    白哥陪在金毛身边,过了一会它的煎鱼半熟,罗冰心拎出来放到雪地里去给它降温,见此白哥立马爬起来叼着饭盆等待投喂。

    煎鱼放入它的大饭盆里,白哥没有像以前那样直接狼吞虎咽,而是先把鱼头给拍下来分给了金毛。

    对它来说这是一件很大方的事,煎鱼的鱼头它也会吃掉,谁都不会给。

    金毛很敏感,它能体会到狗群对自己的排斥也能体会到白哥对自己的友谊,这样它就笑纳了白哥的好意,白哥吃鱼肉它吃鱼头。

    二月开始白天时间就长了许多,少年们干了大半天的活,每个人得到了八千克朗的收成,这把他们高兴坏了。

    陈松说道:“晚上我管饭,你们吃完饭再回家吧。”

    少年们欢呼:“好啊。”

    陈松说道:“那你们给父母打个电话,让他们不要等你们吃饭,然后等你们吃完饭再让他们来接一下。”

    听了这话少年们不乐意了,克雷摇头说道:“我不留下,我要去买东西,否则等我爸爸来接我那我这钱就要归他了。”

    “对对对。”其他孩子跟着点头。

    陈松笑道:“怎么可能,你们父母还会抢你们这点零花钱?他们顶多管一下而已。”

    “呵呵,你不懂我爸妈。”克雷冷笑。

    还有孩子说道:“我爸妈倒是不会收走,但他们喜欢给我存到银行去。可是银行老是倒闭,以前我的零花钱都被存起来后因为银行倒闭而没有了。”

    “银行有时候还会吞钱,我的钱被他们吞掉了。”还有孩子忿忿不平的说道。

    “一群傻瓜,”克雷悄悄对陈松说道,“他们还不知道自己零花钱并非被银行吞掉,而是被父母吞掉。”

    陈松问道:“那你怎么知道的呢?”

    克雷说道:“我爸跟我实说的,他懒得找这些理由糊弄我。”

    艾玛夫人下午烤了蛋糕点心,于是她分给少年一人一份,少年们抱着热气腾腾的点心欢呼着跑出了庄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