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带着仙门混北欧 > 497.新式丧葬

497.新式丧葬

    陈松的话说出来后,周围的人纷纷哈哈大笑,连沉稳的布鲁斯老爷子都忍俊不禁。

    但这终究是葬礼,笑一笑不要紧,这么肆无忌惮的笑可就不合适了。

    陈松赶紧跟众人拉开距离,万一待会主人家看他们不爽要来揍他们,那他可不愿意跟着倒霉。

    本来他就是在心里这么吐槽,结果主人家还真有人气势汹汹的走了过来,不过走来后没发火,而是对布鲁斯说道:“托佛先生,麻烦你去帮个忙行吗?我们遇到了麻烦。文斯,你也一起来一趟好吗?”

    布鲁斯摘掉皮手套说道:“乐意效劳,小德,怎么了?”

    名叫小德的汉子一点不小,是一条身高一米九的壮汉,他阴沉着脸说道:“还不是那些奸商,这狗娘养的,他们不愿意全额赔付丧葬险。”

    北欧保险业很发达,事实上保险最初就是诞生于欧洲的船运行业,冰岛靠海吃饭,自然也是第一时间引进了这项业务。

    所以必须得说,冰岛的保险业发展的很规范,它属于金融行业的一种,保险从业者跟股票经纪人之类工作性质很接近。

    丧葬险是冰岛众多保险中的一种,它很常见,当地人从二十来岁开始交保险,然后就会缴纳这份保险,持续数十年,最终保险人去世,公司会进行理赔,差不多要负责葬礼花费。

    但世界奸商是一家,保险公司遇到漏洞后肯定不会放过,这次前来处理丧葬险的保险理赔员就抓住了漏洞。

    根据保险规定,投保人自然死亡后家属要第一时间通知保险公司进行备案,同时保险公司会联系当地警察去核实信息。

    这次雪灾影响了冰岛脆弱的通讯,两位逝者的家属都没能第一时间通知保险公司,保险公司没有拿到第一手消息。

    为什么这个第一手消息如此重要呢?因为这又牵扯到一个花费问题。

    冰岛的殡仪馆和丧葬业几乎全被保险公司给控制着,接到投保人去世信息后他们要合理安排丧葬工作,如果不能提前安排而是临时安排,会多出不少不必要的开支。

    没办法,冰岛人少,人工费很贵。

    现在保险理赔员就用这点来跟他们扯皮,两家人很生气,围住了理赔员在那里嚷嚷。

    理赔员不怕,他长得人高马大,陈松看他不像是个金融从业者倒像是个运动员。

    实际上陈松还真猜对了,这汉子是退役的拳击手,作风很粗鲁,他不怕家属们打他,因为他自信家属们打不过他。

    小德把陈松叫来就是让他来做武力依靠的,全流萤镇都知道陈松是东方武术高手。

    面对愤怒的指责,理赔员保持冷静:“各位请隔着我远点,别侮辱我,我建议你们说话声音小点。你们最好别动手,否则我发誓我会自卫,那时候事情可能就比较麻烦了。”

    “你会自卫?来啊,那我们来干啊,不过你给自己买了丧葬险吗?是你们这个奸商公司的产品吗?可别死了以后没人给你家赔钱。”一名青年家属怒道。

    理赔员死死的盯着他说道:“我理解你的心情,伙计,但你说话应该注意点,否则你的嘴巴会让你成为悲剧。”

    布鲁斯走来说道:“这位先生,我想我们有什么事应该协商解决,而不是用语言暴力来恐吓我们弱势群体。”

    理赔员说道:“我愿意协商解决,是你们不愿意……”

    “你说只赔付保额的一半,这让我们怎么愿意?”小德说道。

    亚历克斯牧师摇头道:“难怪你们公司名声那么差,原来外界流传的信息没错,你们是一家流氓公司。”

    陈松忍不住问道:“既然这样,那你们干嘛还买他家的产品?”

    亚历克斯无奈的低声说道:“因为他们家的保费最低,文斯,我们没钱,我们跟你不一样。”

    陈松又问道:“那能不能先办理葬礼?这在葬礼上为了钱吵架,影响不太好吧?”

    “我们就是要把这件事的影响扩大化,可惜没有媒体。”小德说道。

    陈松服了,他理解不了冰岛人的脑回路。

    当然他不用动脑,待会一旦起了冲突他负责动手就行。

    看现场双方的情绪越激动,他就伸手摁住了理赔员肩膀把他摁坐下,说道:“你们都冷静点,好好谈谈。”

    理赔员想甩开他,结果肩膀跟被山压住一样,动弹不得。

    这让他大为骇然,陈松展示出来的力量让他难以置信。

    作为曾经的专业运动员他意识到了陈松的厉害,坐下后态度倒是缓和了许多。

    见此陈松就先掏出支票写了个数字递给理赔员,这让所有人都满头雾水,理赔员更是直言道:“抱歉先生,贿赂我可没用。”

    陈松摇头道:“这钱不是贿赂你的,这是给你的医药费,提前先给你准备好。”

    理赔员吓尿了。

    冲突没那么容易出现,布鲁斯的手腕很圆滑,他将这件事里的矛盾转移到了冰岛电信公司,当场以律师的名义给电信公司打电话投诉他们并且声称会起诉他们。

    布鲁斯的起诉可不是耽误打通报电话那么简单,他将两位老人的死亡责任推给了救援不及时,而救护车为什么迟迟不到?因为小镇通讯信号当时有问题,导致联系不上救护车和医院。

    电信公司帮他们处理了这件事,十几分钟后理赔员收到了公司的电话,公司安排他按照合同规定来赔偿金额。

    理赔员很诧异,电信公司这么好说话了?

    老爷子笑而不语,他是用陈松的第一皇家俱乐部会员身份打的电话,这俱乐部跟北欧多数大公司有业务活动。

    事情圆满解决,理赔员将支票交给他们后带着合同离开,恰好这时候葬礼也差不多该举行了。

    前来参加葬礼的人依次进入教堂坐下,亚历克斯牧师肃穆的开始主持葬礼,他先诵读追思文,家属代表随后上去致以追思词,还有唱诗班颂唱哀诗,最后全体默哀,送走棺材。

    陈松在参加亚历克斯牧师家的party时候看过镇上的墓地,这次两位老人却不是埋葬在这墓地中,他们两人生前都加入了生态墓地项目,这次会埋进生态墓地中。

    生态墓地在北欧比较流行,是一种环保的丧葬模式,死者躯体不再穿衣服,而是用自然纤维包裹。

    当然,他们身躯肯定不能用化学香料防腐剂之类的东西,所用棺椁也是采用未加工过的木材制作,墓室就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大坑,位置隐秘,不特意去寻找很难发现。

    这种丧葬模式自然是为了保护环境,陈松觉得挺好的,清雅的环境也方便家人前去凭吊寄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