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带着仙门混北欧 > 490.大雪飞

490.大雪飞

    不同的成长环境和不同的国情让陈松不能理解冰岛人的许多想法,比如莱茵,这货的脑子里面可能有一条山路,山路十八弯,他的脑回路弯弯曲曲陈松理解不能。

    得知可以用钱来解决这个事后,莱茵生气了,他发疯的往外跑,甩着手臂往小镇旅馆方向狂奔。

    陈松追上去拦住他道:“你干什么?高兴坏了?迫不及待的想要去给钱?”

    莱茵叫道:“别胡扯了,别胡扯了!我要去问问她,难道之前说的话都是假的吗?我们曾经约定过啊,如果未来三年我们找不到另一半就结婚,可是现在她为了区区两百万克朗就来骗我?”

    陈松说道:“行了你冷静,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

    “放开我,我无法冷静,我不需要冷静,我要去早她问问,哦上帝!”

    莱茵看起来崩溃了,说完最后一句后他蹲在地上双臂环抱流下了眼泪。

    陈松叹道:“好吧我放开你,我的意思是你为什么要跑着去?开车去呀,这样不是更快?”

    莱茵拉开车门要出发,陈松怕他心情激动会出事就把卢克叫了过来,让卢克来开车送他过去。

    私密的事外人掺和越少越好,他便没有去看热闹。

    临行之前他拍了拍卢克的手臂低声道:“保护好莱茵,如果实在不行你可以用精神病鉴定书来搞事。”

    卢克苦笑道:“可是我已经撕掉了。”

    陈松说道:“没事,反正有电子档案。”

    车子开出庄园,他迈着沉重的脚步回屋。

    屋门口众人聚集在一起,罗冰心轻叹道:“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爱情啊爱情,但那娘们对莱茵有爱吗?”哥布尔问道。

    众人纷纷摇头,詹娜玩的太嗨了。

    卢克和莱茵在镇上待到很晚才回来,陈松等到凌晨都没有等到他们。

    反正第二天再见面的时候,卢克说事情解决了,没有花钱,那姑娘连夜开着火红的马自达走了。

    陈松挺好奇,问道:“你们是怎么搞定的?”

    卢克不是多嘴的人,他耸耸肩道:“你去问莱茵吧。”

    他没法问莱茵,莱茵暂时把自己给封闭了起来,以前那个胆小可爱的青年不见了,如今是一名沉默的牛仔在打理着牧场。

    一到下班时间,莱茵就去镇上酒吧买醉,几天下来他倒是跟特里克朗混成了好哥们,两人天天晚上跑去喝酒,一直喝到烂醉如泥。

    陈松一看这样不行,就问宋飞泉和罗冰心道:“莱茵是咱们的兄弟,我们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堕落对不对?”

    “对。”罗冰心很热心的说道。

    宋飞泉说道:“他不是堕落,就是失恋了而已,给他几天时间去调节一下心情,他会自己走出来的。”

    陈松说道:“我看靠他自己够呛,得靠咱们把他从失恋之中拉出来,那我们该怎么办呢?众所周知,想让一个文件消失那最好的方法不是删除而是替换。”

    “给他介绍个对象?”宋飞泉反应很快,“这样你不该找我们两个呀,你应该去找哥布尔、卢克他们,让他们去介绍认识的女孩。”

    陈松说道:“找他们?哼哼,他们三个都是光棍,真有合适的女孩早自己上了——我这里的上指的是去追求,别乱想!”

    “那找我们俩也没用呀,我们认识的女孩挺多,可都是在国内。”罗冰心傻乎乎的说道。

    宋飞泉照例反应快,她拉了罗冰心一把冷笑道:“老板想让咱们俩去做替死鬼呢。”

    陈松皱眉道:“怎么说的那么难听?我压根没有这意思……”

    “真的?”宋飞泉对他的话表示怀疑。

    陈松接着说道:“我的意思是你们俩有一个去拯救他就行了。”

    “你怎么不自己去?”明白他的意思后罗冰心暴跳如雷,“你听听、你看看,你说的是人话吗?你干的是人事吗?”

    宋飞泉更会扣帽子,她恶狠狠的说道:“你个汉奸,竟然想让自己的同胞姐妹去跟个白人处对象,怎么,那是你洋大人呀?”

    “对,这是汉奸行为,搁在四十年前在国内要枪毙的。”

    “咋滴老铁,你哪个大学毕业的?三观不行啊。”

    陈松急忙摆手道:“别乱扣帽子,不愿意就算了,真是的,平时吃人家带的牛排羊排的时候挺带劲,现在人家需要帮助了你俩就这副嘴脸?”

    这点倒是,莱茵隔三差五从小牧场往这边捣鼓东西,有空还带着两人四处去玩,确实很讲义气了。

    两女心虚,陈松不想得理不饶人,他说道:“我这不是想帮帮咱们自己兄弟吗?就是演戏,演戏而已!”

    “演戏你去演啊。”

    “我要是能行,我早上了,我们男人混江湖讲的就是个两肋插刀。”

    “让你家安吉丽娜去演呀。”罗冰心阴阳怪气的说道,“安吉丽娜多合适,我俩跟他语言不通,安吉丽娜没问题。”

    陈松悻悻道:“那还是我上吧。”

    说到做到,他真上了,当天晚上亲自陪着莱茵去喝酒。

    不得不说,喝到微醺的感觉真不错,喝醉一时爽,一直喝醉一直爽。

    人在喝了酒的时候时间过的格外快,十一月过去,十二月到来。

    就在十二月初,流萤镇下起了大雪。

    雪是半夜开始下的,到了天亮的时候越来越大,庄园里面草地是白的,牧场是白的,种植园也是白的。

    白雪皑皑!

    陈松看看时间已经是上午十一点了,十二月的冰岛白昼时间短,十点半多才天亮、下午三四点钟就天黑,白昼时间也就五六个小时。

    大雪天没事干,他洗了把脸下楼,然后看到好几个人在餐厅里喝着咖啡、水果茶在赏雪。

    餐厅玻璃墙巨大,擦干净后正适合观赏雪景。

    打了个招呼,陈松感叹道:“来冰岛快一年了,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雪。”

    “这次雪下的就是大。”布鲁斯放下茶杯说道,“我早上看天气预报,气象台说这可能是最近五十年来最大一场雪,还会继续下的。”

    大雪没有大风,所以阴云不会被吹散或者吹走,进而一直下大雪。

    既然外面不冷陈松就想让白哥出去玩玩,毕竟冰天雪地才是它的主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