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带着仙门混北欧 > 489.钱来解决

489.钱来解决

    庄园第二次全体人员会议,开始了。

    距离上次会议才不过一个月有余,陈松没想到这么快又要召开全体人员会议。

    “世事无常啊。”他感慨道。

    莱茵的脸上摆满了杯具:“是啊,就在十分钟之前我还以为今晚我要爽了,我以为她是来找我嗨皮的,哪知道,唉!”

    “你要当爹了,这不是很爽吗?”卢克抽冷子来了这么一句,差点逼的莱茵痛哭失声。

    特里克朗说道:“就怕生下来的孩子是黑头发黑皮肤啊。”

    这下子莱茵忍不住了,眼睛通红。

    安吉丽娜推了两人一把嗔怒道:“什么时候了还乱开玩笑?”

    陈松对莱茵说道:“这件事归根结底还是你的错,我们中国有句俚语……”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哥布尔问道,他一直在跟着罗冰心学中文,中文水平已经很不错了。

    陈松很讨厌有人猜出自己下面要说的话,这样显得他很没文化,于是顿了顿他接着说道:“错,是狗不吃不臭的屎……”

    安吉丽娜使劲拍了拍桌子问道:“你们到底有完没完了?”

    陈松无辜的说道:“我说的是正事,本质上还不是莱茵乱约泡?”

    他心里很庆幸自己把持住了本心,詹娜当初可是主动来找他聊骚的,说实话他曾经心动来着,但当时出于第一次不能便宜这种老娘们的心思硬是给当了柳下惠。

    幸亏他当时没乱来,否则现在就是他要多一个孩子了。

    也可能是两个,那就更杯具了。

    安吉丽娜和哥布尔却觉得他在说废话,因为这种事在冰岛压根不是事,更不可能跟人的道德、素质挂钩。

    这是国情,这是生长环境,这是文化冲突,陈松体会不了。

    不过他能体会莱茵现在悲怆的心情,詹娜摆明就是来给孩子碰瓷的。

    莱茵很清楚这点,他喃喃说道:“她怎么是这样的女人?她怎么能这样?她冤枉我呀,她这是要栽赃我呀……”

    陈松看他跟祥林嫂似的抱怨不休就烦了,说道:“你既然知道这点,那就拒绝到底,反正孩子不可能是你的。”

    哥布尔拍着他肩膀说道:“我已经帮你把事情解决了,你就坚定的告诉他,你患了无精症,下午我就找医生给你弄个不孕症的假病历。”

    莱茵叫道:“这怎么行?”

    哥布尔一脸恨铁不成钢:“蠢货,那你真要给别人养孩子吗?当然这没什么,问题是她摆明在欺负你。”

    卢克点头道:“对,如果她光明正大的说出这件事来你还可以接受,反正婚前大家都会玩,婚后能忠于家庭忠于伴侣就行了。不过我得提醒你,婚前玩的这么开的人,婚后十有八九是不会忠于家庭的,我的亲身经历你知道。”

    说到这里,他心里也难收起来。

    安吉丽娜说道:“听我说,莱茵,你确定不是你的?你看到了,那姑娘非常肯定孩子是你的,甚至不怕做DNA检测。”

    “因为那娘们了解莱茵这蠢货。”哥布尔不屑的说道,“这蠢货是烂好人,如果让他陪产到孩子出生,他肯定会跟那娘们和孩子产生感情,到时候他甚至不会再去做DNA检测!”

    陈松想了想还真是,莱茵这人软弱、胆小、好色,可是他是个好人,一个善良热情又可爱的青年。

    哥布尔指着莱茵说道:“从现在开始,你不育了。”

    莱茵想说什么,但他张了张嘴后发现自己无言以对,只能趴在桌子将脸埋在手臂里闷哼了一声。

    特里克朗搂着他肩膀说道:“别郁闷了,实际上这事还是你赚了,那姑娘我看了,很辣,你没吃亏。”

    莱茵闷闷的说道:“我知道我没吃亏,我在想詹娜岂不是很惨?我了解她,她一定是找不到负责的人所以才找我的,如果我也不负责,那她以后怎么办?她将是单身妈妈了。”

    陈松:(′?`)

    安吉丽娜:(个_个)

    一群人:W( ̄_ ̄)W

    皮肤烂了有药治,口腔烂了有药治,就是烂好人没药治。

    下午他们将詹娜晾到了一边,陈松直接给莱茵放了假让哥布尔带他去玩。

    詹娜沉不住气,在旅馆睡了一觉后她又来到庄园找莱茵。

    陈松想劝说她不要无理取闹,但这压根没用,詹娜反而问他道:“我才是弱势群体,你是男人吗?你竟然不同情弱者?”

    面对如此质疑,陈松光明磊落的说道:“反正我喜欢的是男人,至于我是不是男人我也不清楚。”

    詹娜对他无可奈何,留下一句‘晚上我还会来的’转身走人。

    卢克中途截下她聊了起来,两人争执了一会后詹娜离开,他则走回来说道:“不出我的预料,这妞是来要钱的。”

    陈松一愣:“什么?”

    卢克说道:“你们一直判断错了一点,以为她想让莱茵接盘负责,其实并非如此,起码她不是铁了心想要这样,她找莱茵要钱,二百万克朗。”

    陈松忍不住爆了粗口:“靠北,这是票娼吗?”

    卢克说道:“她想要五百万,我谈下来的价格是二百万,问问莱茵吧,看看他想怎么解决这事。”

    晚上莱茵偷偷摸摸的回到庄园,他都没敢直接进屋,先绕着弯在庄园里转圈看看詹娜有没有在等着他。

    狗子们却以为庄园里进贼了,板凳狗们先后撞上去差点真把他撞成不育:因为弹跳有限,板凳狗们跳起来后撞到的是他下三路。

    哥布尔扶着他回屋,他小心翼翼的问道:“那个,詹娜……”

    “两百万克朗,詹娜说你给她这个钱那她就不会再来找你麻烦。”卢克说道。

    一听这话,莱茵猛的愣住了,他愣了得有十多秒钟才干巴巴的问道:“钱?我给她钱然后我们就没有关系了?”

    卢克点头说道:“我跟她谈判的结果是这样。”

    莱茵一下子受到了刺激,他推开哥布尔叫道:“钱?她找我就是为了钱?不是为了跟我待在一起共同养育孩子?而是为了钱?”

    卢克问陈松道:“他这是高兴的吗?你知道的,能用钱解决麻烦事总归是一件好事,对吧?”

    陈松犹豫的说道:“我感觉他不像是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