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带着仙门混北欧 > 454.喂熊吧

454.喂熊吧

    海上没人监察,渔民们却依然非常自律,他们用尺子来测量所获海鱼的个头,只会留下达标的渔获。

    对此陈松不得不表示敬佩,但让他疑惑的是,渔民们即使碰到不达标的死鱼也会扔回海里去,这就有些矫枉过正了。

    用绝户网捕鱼对海洋渔业资源的伤害太大了,都是浅海鱼,肯定是个头越大生命力越顽强。

    一网鱼被捞上来,鱼体本身在网子里面互相挤压,小鱼最容易被挤死,因此他们往海里扔的鱼多数是死鱼。

    这样他忍不住问道:“你们把死鱼扔回去,这还有必要吗?”

    一个名叫卡明斯特的渔民点头说道:“当然,它们回到海里或许就活过来了,或许现在它们是休克呢?或许是假死呢?对吧?”

    陈松:(O_o)??

    特里克朗拍了卡明斯特一巴掌说道:“你真是会说蠢话,它们就是死了,不会再活过来了。但我们还是得让它们回到海洋,它们会成为食物链上的一员,这是它们的宿命。”

    他又向陈松解释道:“你知道的,小鱼多数长不大就会成为食物,所以它们活着或者死掉没关系,最后都会成为大鱼的粪便。”

    话是这么个话,可道理不是这么个道理吧?陈松觉得哪里不对劲。

    重头戏是玻璃鳗鱼,他们最终收获了一小盆的鳗鱼,陈松看着感觉这是鳗鱼苗,按理说不能吃应该放生的。

    特里克朗说这就是成熟的美食,不是鱼苗,可以吃掉了。

    但是怎么吃?这是个问题。

    听说有价值千金的海洋珍品被捕捞了上来,一群人都在摩拳擦掌等着尝鲜。

    陈松也想尝鲜,于是用期待的目光看着特里克朗。

    白哥涉及到吃最积极,它挤开人群站在陈松身边跟他勾肩搭背,舌头在嘴巴上舔来舔去很是期待。

    至于期待什么它也不知道,反正跟着期待就行了。

    面对众多目光,特里克朗顿时慌了:“法克,你们看着我干什么?”

    陈松说道:“别废话,你赶紧准备做鳗鱼吃,我还没有吃过两千美金一磅的海鲜呢。”

    “我都没有听说过。”苏里南说道,“以我的饭量要吃这种鳗鱼吃到饱,那么一顿就得花费我一个月的薪水。”

    “你现在有薪水吗?又有富婆包养你啦?”冒险队里有人揶揄的问道。

    苏里南愤怒的说道:“别瞎说,我不是,我没有。”

    特里克朗摆手道:“听我说伙计们,你们以为我会做这种鱼对吗?这很可笑,因为我是个渔夫,不是个厨子。”

    “你什么意思?”埃里克问道,“你做了几十年的渔夫还不会处理海鲜?”

    特里克朗理直气壮的说道:“会啊,蒸螃蟹煮大虾这些我会,但玻璃鳗鱼谁会啊?说实话吧,我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玻璃鳗鱼,但却跟你们一样,第一次得到玻璃鳗鱼。”

    他把战火往陈松身上烧:“不过我听说中国人都是美食家,对吧老大?中国菜,世界NO.1!”

    陈松下意识的说道:“这确实没错,可是……”

    “老大你不必谦虚,我们都知道你是个美食家。”特里克朗用鼓励的语气对他说道。

    陈松想骂娘,老子谦虚个锤子,中国菜很厉害没错,可我不会做啊,我又不是厨子。

    大家伙都在盯着他,特里克朗还在那里把他往火架上推,一个劲的鼓吹他的本领,他现在拒绝都不好办了。

    还好他灵机一动找到了别的理由:“中国菜需要中国调料,这船上有吗?”

    船员们无话可说,冰岛的渔船上怎么可能会准备中国菜的调料?

    陈松又问埃里克:“你们不是说准备齐全吗?那么你们准备了调味品吗?我是说做中国菜的调味品。”

    “我准备了一些中国菜的罐头,左宗棠鸡、锅包肉、红烧肉还有你们中国军粮,这些行不行?”苏里南问道。

    “你说呢?”陈松微笑。

    苏里南耸耸肩道:“我猜不行。”

    埃里克说道:“你们先别嚷嚷,我问你们,有没有会说照烧鳗鱼的?我知道东瀛料理中鳗鱼就是用这个做法来烧制,所以只要会照烧就行了,有会的吗?”

    陈松坦诚的说道:“我甚至是第一次听说这种烧菜的法子。”

    大家伙问了一圈,最后垂头丧气了。

    他们船上人不少,装备也多,可就是忘记带一个厨子了。

    “那这些玻璃鳗鱼怎么办?”特里克朗沮丧的问道。

    白哥蹦蹦跳跳展示存在感,给我给我,不用做,我直接吃。

    陈松安慰他们道:“其实鳗鱼没什么好吃的,这东西肯定都是东瀛人炒作出来的,鳗鱼嘛,谁没吃过?它有什么好吃?”

    特里克朗说道:“这点确实是,以前玻璃鳗鱼没有那么贵,2011年东瀛发生了海啸和大地震,然后摧毁了当地的鳗鱼养殖场,导致亚洲水产养殖场大量短缺鳗鱼,当时东瀛政府投入大量资金寻找鳗鱼来源,进而炒高了它的价格。”

    陈松一拍手说道:“这不就对了吗?行了,我们还是期待一下帝王蟹吧,刚出海的新鲜帝王蟹才是珍馐美味。”

    “那这些玻璃鳗鱼呢?”有人问道。

    陈松说道:“鳗鱼我知道,做不好的话没法吃,味道很腥,而且你们看它们的样子就知道,它们有超多的鱼刺,容易卡着,所以要不喂熊吧。”

    “上帝,用海洋黄金来喂熊?”众人顿时哗然。

    陈松不悦道:“你们又不会做,乱做乱吃食物中毒怎么办?咱们现在可是在北大西洋上,举目无亲啊,到时候可没法送医治疗。”

    白哥疯狂点头,一点没错。

    他把鳗鱼带走放入冰柜中,趁着没人注意又带到了自己的房间里,然后打开光门跑到了九洲。

    船上没有调料,可是阴阳峰上有啊。

    船上没有厨子,可是阴阳峰上有啊。

    白哥跟着陈松钻进房间,它等待着混鳗鱼吃,结果等来等去没等到,就是哈喇子流了一嘴巴子。

    陈松端着鱼盆进入光门,它眼疾手快跟了上去,这样等陈松站在阴阳峰的房间里的时候,一回头就看到了白哥在贼眉鼠眼的盯着鱼盆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