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带着仙门混北欧 > 397.混入

397.混入

    荒人内部很乱,派别众多,他们没有强力的管辖机制,只要蒙头蒙脸、心狠手辣就能自称为荒人,现在九洲上许多人为了自保外出的时候就会做这样打扮。

    这点跟以前北美的3K党类似,所以他们注定最终会覆灭,只是覆灭之前力量还是很强大的。

    看到陈松他们这副打扮,围上来的荒人们一时有些游移不定。

    有人凑到了荒人队伍带头人的身边跟他小声商议起来,陈松的手在枪身上滑动,对方如果有什么异动那他就开枪横扫。

    荒人之间并不团结,特别是小派别相遇,一旦某一方有资源,另一方很有可能会出手杀戮抢夺。

    还好陈松他们这边没带许多东西,干粮包裹都被大家伙藏在袍子下面,并没有引发这伙人的觊觎。

    对方协商了一会后有人走上前来问道:“你们金角大王是什么货色?”

    “大胆,竟敢侮辱我们大王!”武大一个箭步冲过去跟野猪似的往上撞。

    这是陈松给武大下了暗示,让他给这伙人一个下马威。

    结果面对突然冲出来的武大那人并不慌张,他手里掐了个法诀,背后迅速的窜出来一面开了刃的盾牌。

    盾牌现身呼啸转动,在空中划了个弧后飞射向武大。

    还好武大从小在山野摸滚打爬,终日在野兽之间厮混,除了练就一身钢筋铁骨还练出了超常的反应速度。

    面对飞来的盾牌他紧急举起电锯砍了上去,电锯启动的也快,一摁开关顿时嗖嗖转动起来。

    咣当一声脆响,盾牌和电锯撞在了一起。

    九洲的法宝果真凌厉,电锯可是特种钢材锻造而成,坚硬度非同寻常,可就跟盾牌撞击了这么一下顿时被撞断了!

    不过有这一下阻拦,盾牌状法宝也受到一些损伤,荒人头目心疼的大叫一声,手中又连连掐动法诀将法宝给唤了回来。

    武大是二愣子脾气,看到陈松给他的电锯被弄断他顿时大为愤怒,又继续冲了上去。

    陈松知道对方是修士后就知道武大上去吃不到好果子,占不着便宜。

    修道先炼体,筑基期就是一个淬体过程,每个修士的肉身素质都要比寻常人强上许多。

    见此陈松便赶紧喝道:“武大,回来!”

    那修士见武大依然往自己面前冲,心里恼怒立马又把盾牌给横了过去。

    陈松身边的筑盘尊者也迅速的捏了一个法诀,他手中有寒光闪烁,口中则说道:“龙盾之合,鋈以觼軜,觼軜门厉垸子是你什么人?”

    准备动手的修士一听这话顿时收起盾牌,他飞快抬脚踢向武大,武大双臂挡在胸口迎了这一脚被踢得倒退两步,此时他也意识到自己不是人家对手,便从善如流撤了回来。

    打退武大,修士向筑盘尊者行礼:“厉垸子是我大师伯,敢问这位道友怎么称呼?”

    筑盘尊者叹道:“江湖旧人,风烟漂泊,现在这个世道还有什么称呼?原来你是厉垸子的师侄,也算是古人之后,我曾和厉垸子在九归之渊合战过一头连心大鼋,那场景恍若就在身后,但仔细想想怕已经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

    修士顿时更是恭谨,他说道:“原来是师伯法驾,我曾经听大师伯说过九归之渊的血战之事,没想到能在这里碰到您,先前我擅动龙盾,还请师伯见谅。”

    筑盘尊者像模像样的挥挥手说道:“如今都是荒人的兄弟,哪还有什么师伯师叔?师侄你应该是庆字辈吧?那你法号是?”

    修士笑道:“师伯明鉴,我的法号是庆萧子。”

    双方把话说开,冲突被暂时化解。

    庆萧子随后跟他们聊了聊,他们本来在外面寻找食物,然后傍晚时候看到了百家洲上燃起大火,于是就想来看看发生什么事了,结果巧合之下撞上了他们。

    “百家洲被人付之一炬,可是你们干的?”跟在庆萧子身后的一个人问道。

    一听这话陈松知道百家洲血案估计不是这帮人做的了,他便客气的说道:“我们也是追着凌霄焰火而来,不过没有什么发现,见天色已晚,便索性露宿在此。”

    听说不是他们干的,庆萧子身边好几个人低下了头。

    陈松感觉这帮人跟百家洲关系非同寻常,如果百家洲真是他们屠戮一空的,今晚怕是有一场恶战。

    这么来看这些人还不算很丧尽天良,于是陈松热情许多,他让武大烧开水分给众人,问道:“庆萧子师兄你们是从何处而来?又是要往何处而去?”

    庆萧子道:“我们来自小龙门,也是要往小龙门去,这次出来就是想打个秋风找点粮食。”

    陈松心里一喜,他们正好可以跟着庆萧子混进去。

    他给筑盘尊者使了个眼色,筑盘尊者明白他的意思上来接管了话题,然后找了个机会不动声色的向庆萧子打听阿莱那一伙人的消息。

    不出预料,庆萧子并不了解那些人的情况,现在小龙门兵荒马乱,每天都有人来投奔荒人队伍也有人逃离,更有许多人在攻打小龙门的时候战死,人员流动性很大。

    但他给陈松等人提供了一些线索,那就是阿莱一伙可能被编入了火头军,因为阿莱等人被捕的那段时间正是荒人军中后勤缺人的时候,许多新抓来的壮丁都被送了进去。

    言多必失,聊了一会后双方各自扎营露宿。

    借着庆萧子这伙人的引领,陈松一伙人混进了荒人大营里。

    其实即使没有碰到庆萧子他们也能混进去,荒人大营乱作一团,压根没什么防御,跟江东大营似的,陈松一伙人只要做出荒人的打扮就能混进去。

    这跟荒人军团的性质相关,荒人们的出现并不是为了争权夺利,古代中国是官本位、皇权本位,九洲则是修道本位,大家伙更想修道成仙而不是去当皇帝或者军阀。

    所以,荒人的出现不是为了争夺地盘和权力,他们就是为了杀人来献祭天道,以求灵气回归。

    荒人里面没有纪律、没有秩序,很是混乱,不过各地方比荒人的队伍还要混乱,这才让他们能征战四方而没有被围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