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带着仙门混北欧 > 382.关于鸟窝

382.关于鸟窝

    爱鸟组织成员只是随口一句话,他们没有真猜测陈松禁锢了波哥。

    矛隼是难以驯养的,所以它在中东才有那么高的身家,冰雪矛隼尤其桀骜,看到波哥能亲密站在陈松肩头,一行人很是惊奇。

    陈松允许他们接触波哥,六个人排着队过来小心翼翼的抚摸波哥的羽毛,就像朝圣的信徒。

    雅各布摸过后兴奋的说道:“它的羽毛可真光滑,难怪它能飞的那么快。”

    布兰登眼巴巴的说道:“我也想去摸摸波哥。”

    但他不能,他怀里还有一只鹦鹉在瑟瑟发抖呢。

    陈松对鹦鹉有些好奇,问道:“你是怎么养到小布的?买的吗?”

    “买的?哦不,不是,我是领养的它,它不知道怎么来到冰岛的,被人发现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后来我把它带回家养活,再后来就是我们两个相依为命。”

    布兰登很热情的回复陈松,他希望在波哥方面陈松对自己能一样热情。

    雅各布大概猜测陈松的心思,他问道:“你想养一只鹦鹉吗?”

    “噶几!”闻言波哥立马拍打翅膀叫了一声:不,他不想。

    雅各布可不理解它的意思,自顾自的说道:“冰岛养鸟做宠物的人挺多的,我有些了解,比如我认识一个家伙养了个大鸟,一只从头到尾有一米长的紫蓝金刚鹦鹉!”

    “养大鹦鹉很费劲,如果是我那我会养一只倭鹦鹉,它才十克重,瞧,多么袖珍?多么可爱?”青春洋溢的漂亮姑娘嘻嘻笑道。

    雅各布认真的说道:“不,詹娜,个头越大的鹦鹉才能活的越久。”

    布兰登点头道:“一点没错,虎皮鹦鹉能活七岁以上,而它只有麻雀大小,比它大一圈的鸡尾鹦鹉能活二十岁,而葵花鹦鹉和金刚鹦鹉这种大家伙能活五十多岁呢。”

    “养不好你给它送终,养好了它给你送终,对吧?”又有人笑着调侃道。

    大家伙聚集在一起开了几个玩笑,很快就互相认识了。

    陈松显示了自己的豪爽,他请一行人去冰冠喝了一杯冷饮。

    毕竟是八月下旬的中午,天气还是有些热的。

    等到天气不那么热了,雅各布拍拍手掌说道:“好了各位绅士、淑女,我们该干活了,咱们可不是来旅游的。”

    众人放下杯子,坐在一起听着他安排工作。

    雅各布和气的看向陈松问道:“文斯,我记得流萤镇的鸟挺多的,不远处的海洋里甚至有一座鸟岛是吗?”

    陈松说道:“你说的是小布鲁诺岛吧?对的,每年春秋两季都会有许多鸟来到岛上,它们把这当做一个中转站。”

    “我知道小布鲁诺岛,我曾经跟导师在调查冰岛南部候鸟孵育问题时上去过,恕我直言,那里不适合开展我们的工作,岛上几乎没有树木,鸟儿是在地上筑巢的。”詹娜说道。

    陈松问道:“这次你们要在树上给鸟儿筑巢吗?”

    雅各布说道:“是的,所以我们不能选择小布鲁诺岛,我之所以提起它是因为它确实是一座有名的鸟岛。”

    这样就好办了,镇上树木还挺多的,陈松庄园里更是有一片林子,林子里面鸟也多,他们可以去林子里干活。

    他把情况介绍出来,雅各布就拍板了,他们去庄园的林子开展工作。

    陈松开车带路,七人进入庄园后忍不住啧啧称奇:“这一大片地盘都是你的?”

    “我刚才在路上看到那边有许多牛马,你有个牧场?”

    “瞧这里,这是什么?一片温室种植园啊。”

    终于有人恍然大悟:“你就是今年刚移民到冰岛的华裔富豪是吗?我知道了,我在报纸上看到过你的新闻,你建了一座很大的种植园。”

    更多的震惊来自他们随后看到的克拉尼房车,冰岛青年都有驾照也都有车,他们很识货,看到克拉尼跑车那标志性的车头后便惊呆了:

    “月初那会新闻上说冰岛有人买了一台超级房车,我一直以为是假新闻,原来这是真的?”

    “快给我拍张照片,我要发到FB还有INS上去,这太酷了。”

    陈松打开车门示意他们随便上去参观,他有些后悔把工作组给带回庄园里了。

    看到庄园来了客人,布鲁斯作为管家就得接待,他准备了点心、瓜子和饮料,但莱茵接管了他的工作。

    莱茵把食物送了过来,眼珠子围绕着詹娜滴溜溜的转。

    奈何詹娜只给了他一个礼貌微笑:“谢谢你,文斯,这是你的员工吗?”

    “是的,我叫莱茵,很荣幸认识你,女士。”莱茵露出一个阳光的笑容。

    “我也很荣幸认识你。”詹娜连名字都没透露给他,拿走饮料轻飘飘的上了房车。

    本来应该干活了,但因为房车的出现一行人又耽误了半个小时。

    之后他们对陈松的态度就尊重许多,毕竟是资本主义国家,他们对资本的力量充满敬畏。

    不过他们在鸟类保育方面确实是专业的,进入林子后转了转只看鸟窝,就认出了好几种鸟:“这里有斑鸠,看,那是斑鸠窝。”

    陈松问道:“哦,那是个鸟窝?我以为那是一条烂裤子。”

    “那确实是一条烂裤子,是斑鸠用烂裤子做成的鸟窝,在这方面它们充满创意,什么东西都可以做巢,牛仔裤、靴子、车筐等等,它们天生心大。”

    “不过做出来的都是豆腐渣工程。”詹娜抿嘴微笑,大眼睛微微弯曲,那长长的眼睫毛都能扇子用了,“斑鸠是鸟类筑巢工作中的吉祥物,擅长出产豆腐渣工程。”

    布兰登指向树顶悬挂的一个囊状物喊道:“瞧我发现了什么?我敢打赌这是攀雀的巢穴。”

    “一个新巢穴,它是用牛毛和羊毛搭建的吗?”詹娜问陈松。

    陈松尴尬的耸耸肩道:“抱歉,我不清楚,不过这是鸟巢吗?看起来挺细致的。”

    詹娜向他介绍道:“一点没错,攀雀是自然界中出了名的纺织大师,它们擅长用动物的毛来筑巢,这样的巢穴又美丽又舒服。”

    “我觉得这不是攀雀巢,你们瞧,它或许是用兽毛做成的,但这不是牛毛也不是羊毛。”一个青年掏出望远镜来看了一会后说道。

    雅各布也点头道:“对,攀雀一般栖息于近水的苇丛和柳、桦、杨等阔叶树间,这种针叶林带不是它们的首选。”

    “当它们没有合适选择的时候,是会选择针叶林来栖息的。”布兰登坚持的说道,“至于它们是用了什么动物的毛来筑巢……”

    “或许是鹿毛吧?”陈松猜测。

    詹娜配合的说道:“确实很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