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带着仙门混北欧 > 324.玻璃小屋

324.玻璃小屋

    一纸合同签订,陈松得到了他所想要的结果。

    其实他要拿下地狱沼泽轻而易举,比如他有从九口幢幡中得到的妖言索,只要使用这东西,忽悠个普通人还不是十拿十稳?

    不过莱斯利弗先生是一位值得尊重的镇长,起码他欢迎了陈松这个外国人定居到小镇,并一直给予他该有的尊重,所以陈松不愿意用小手段来对付他。

    当然要是老镇长坚持不肯让他开采沼泽泥,那陈松就不会继续让妖言索闲置了,因为那样代表着老镇长不尊重他了,不尊重他就得尝尝他的厉害。

    带着合同回到庄园,陈松意气风发的对哥布尔几个人说道“明天开始去挑大粪。”

    “什么?”哥布尔惊呆了。

    陈松指着镇上方向说道“是这样的伙计们,咱们的土地缺乏肥料,所以我们得需要一点自然肥,今天我跟莱斯利弗镇长商量好了,镇上出产的大粪都归咱们了,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吧?”

    “法法克。”莱茵脸色白的吓人,“真的吗?”

    “真的,是不是难以置信?是不是非常惊喜?”陈松亲热的搂着他肩膀说道。

    莱茵直接爆粗口“我惊喜个迪克啊!我要辞职了,我绝对不会去挑大粪的,上帝,即使开抽粪车我也不愿意,毕竟我是个柔弱的帅哥啊,我还没有找到女朋友呢!”

    其他人纷纷点头,如丧考妣。

    陈松说道“行了行了,都别露出这个熊样了,我是逗你们的,不用去挑大粪,去地狱沼泽挑一些泥回来就行了。”

    “真的吗?”“到底怎么回事?”

    这时候也不必瞒着这些人了,陈松就坦诚说道“地狱沼泽里的泥水富含养料,带回庄园后把它给晒干粉碎成粉末,可以做天然肥用。”

    “还有这种事?”几个人大眼瞪小眼。

    陈松把样品检测报告给他们看,问道“去挑沼泥没问题吧?”

    “这个没问题。”一行人纷纷点头。

    伺候沼泥可比收拾大粪干净多了,沼泥没什么味道,他们每年都会在里面翻滚。

    过了一会卢克反应过来,说道“这不是我们该干的工作吧?为什么我们要答应?”

    哥布尔说道“为什么不答应?只是搞一些沼泥而已,否则我们得去挑大粪呢。”

    “蠢货,压根没有挑大粪这回事!”

    “对哦。”

    陈松回到屋子里喝了杯冰咖啡压压惊,当老板真不轻松,为了糊弄手下人他连《孙子兵法》都用上了。

    二号庄园和三号庄园现在被打理的井井有条,用来晒沼泥就有点浪费这么好的环境,于是陈松把目光看向了一号庄园,是时候把这片庄园也收到手里了。

    这样他就安排布鲁斯去打听斯凯林松那呆货的情况,看看有没有机会跟他洽谈一番买下一号庄园。

    布鲁斯负责这件事,陈松要负责建小屋的事。

    本来他想建一个森林小木屋,以后等梧桐木长成参天大树就把小木屋挪到树上去做树屋。

    哥布尔给了他另一个建议,那就是玻璃小屋。

    现代人生活忙碌,总希望多点私人品味的空间,于是各种艺术玻璃屋因运而生,这在北欧尤为流行。

    这种小屋本来是为了冬季晒太阳和夏季赏雨而设计出来的,它最大的好处是日光充沛和不怕淋雨。

    但是当它出现后,芬兰、冰岛的许多旅游公司看到了商机。

    小屋构造简单、工期短、造价低,偏偏特别适合欣赏极光,因为它可以加上保暖层,建在极地地区最合适不过,可以让游客待在温暖的屋内欣赏到极光。

    就这样,这种玻璃小屋流行起来。

    听了哥布尔介绍后,陈松便上网搜索了一下,然后发现这小东西还真挺别致。

    第一代玻璃小屋只需要两种材料,一是铝合金骨架二是玻璃,用铝合金骨架搭建起小屋的雏形,再往上铺特种玻璃就行。

    这种小屋足够满足陈松需求,甚至可以说是能更好满足他的需求

    待在小屋里,他视野更好,可以全方位观察梧桐木的情况。

    这样他就选定了搭建玻璃小屋的方案,剩下的事又用不着他管了,布鲁斯当天联系了冰岛多家玻璃小屋生产商,各要了一份合适的方案展示给了陈松。

    这些方案可就没有汉语翻译了,陈松翻看方案书,感觉它们都差不多,便问道“随便选一个厂家不就行了吗?还用得着选?”

    布鲁斯说道“是的,玻璃小屋看起来简单,实际上里面有许多窍门。”

    “比如?”

    “比如骨架与玻璃种类的选用,这是最重要的是,因为玻璃小屋最大的问题就在于它的脆弱,所以在选用材料时一定要选用当异物撞击或其它因素破裂时,其整片玻璃附着于上面不会掉落的材质。”

    布鲁斯给他一一讲解“再就是小屋搭建起来后要在接缝处抹上防水胶,这也是很重要的东西,它的选用将关系到防水防漏问题,而小屋的耐久性跟防水防漏有直接关系……”

    哥布尔给了他一个建议,布鲁斯将这个建议完善了起来。

    经过布鲁斯的介绍,陈松就对玻璃小屋和各个厂家的优势了解的差不多了,他拍板选择了一个方案,布鲁斯随即去联系厂家下单。

    看着老爷子的背影,陈松找出来一颗松鹤丹。

    得提前给老爷子吃一颗延长寿命的丹药,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这话用来布鲁斯身上真是一点毛病都没有,他必须得尽量延长老爷子的寿命。

    资金到位,厂家第二天就准备好了材料。

    玻璃小屋的材料不贵,一套合起来是三百五十万克朗,但如果送后上门并且出工人进行组装,那价格就得到五百万克朗了。

    看到报价后哥布尔也展示了他的价值,他不屑的说道“这么喜欢钱为什么不去银行开抢啊?送货加组装得一百五十万克朗?哈,笑话!”

    “你的意思是我们自己来?”陈松问道。

    哥布尔傲然道“我自己来就行。”

    莱茵顿时肃然起敬“哥布尔,牛比!”

    哥布尔确实自己开着皮卡去雷克雅未克把货给接了回来,他跟一头怪兽一样强壮,沉重的特种玻璃在他怀里就像塑料片,轻而易举就被卸了下来。

    然后他信心满腹、踌躇满志的打开了组装手册,随着他脸上的自信逐渐消解,变得沉默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