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带着仙门混北欧 > 313.走在小路上

313.走在小路上

    这场聚会就是吃吃喝喝,相当于交友会、招商会以及——相亲会。

    交友会这是本来目的,大家伙互相认识;招商会是顺带的,华人们寻找能合作的契机;相亲会则是寥寥几人的小心思,比如林龙杰就挺看好陈松的,想把女儿介绍给他。

    不过陈松对此没什么兴趣,林殊影相貌姣好、身段秀丽,气质高洁,据说学历很高,是冰岛大学的硕士,可两人没有共同语言,换句话说就是没姻缘。

    散会结束后,林龙杰还在窜和两人,陈松只能尴尬的提前告退。

    荆伟上来送他,搂着他肩膀问道:“咋滴老弟,林殊影那姑娘很不错啊,难得林龙杰能看上你,他在咱们圈子里是出了名的眼高于顶。”

    陈松道:“可能这次他看走眼了。”

    荆伟笑道:“也可能是他知道你小子的身家。”

    这点陈松早就想到了,肯定是凯文迪克跟林龙杰介绍过自己的情况,林龙杰才对他这么热衷。

    荆伟挺好奇的:“林殊影那姑娘真不错,长相、身段、学历、家世,要什么有什么,你真对她没兴趣?”

    陈松摇头道:“没有姻缘。”

    荆伟笑喷了:“什么姻缘?我跟你说这玩意儿全靠自己争取,就是靠等姻缘等来媳妇,我还不如等着天下大同政府发媳妇呢。”

    陈松摇摇头,开车返程。

    七月份,冰岛极昼之月、转折之月,被称为最后的狂欢月。

    这个月份一天的光照时长达到顶峰,从下个月开始白天时长就要缩短了。

    不过白天时间太长也不是好事,陈松总觉得精神恍恍惚惚,精神状态不太好。

    朱凯波次日就亲自开着厢式货车来进货了,他带了好些调味品送给陈松:“都是冰岛很少见到的咱们国货,喏,这个是老干妈套装,我从贵州搞来的,一套!”

    看着两大箱子瓶瓶罐罐,陈松服了。

    朱凯波确实是个豪爽的人,还给他带了一根火腿:“这是我跟猫哥学的熏火腿,给你带了一条来尝尝,昨天我看你对这东西挺感兴趣。”

    陈松叫过罗冰心后把火腿递给她:“让哥布尔解一下,咱们晚上吃辣椒炒火腿。”

    他带着朱凯波参观种植园,看后朱凯波大为赞叹:“好家伙,兄弟你这是给咱们华人长脸了,以我的专业眼光来看,全冰岛最好的蔬菜就在你这里,好家伙!”

    陈松懒洋洋的说道:“那是必须的,咱们炎黄子孙天生就把种植业这项技能的点给加满了,比起种地欧洲人不够打。”

    他摘了一根黄瓜洗了洗递给朱凯波,朱凯波吃的咔嚓咔嚓响:“嗯,真好吃,哇塞,这是什么品种的水果黄瓜?没说的,难怪你这里东西贵,就是不一样。”

    这倒不是他的溢美之词,灵气充沛的蔬菜当的上这个称赞。

    陈松说道:“这就普通地黄瓜,不是水果黄瓜。”

    朱凯波继续咔嚓:“不管,在我那里这就是水果黄瓜,回去卖给那些白人老娘们当减肥水果吃。”

    “减肥效果绝对很好。”罗冰心拉了拉衣服说道。

    从种植园开始出产黄瓜,她的晚餐就全让生黄瓜、西红柿这些东西给包圆了,体重降低的很明显,下巴都要出现美人尖了,如今拍照开视频再也不用P图。

    兴致勃勃的在种植园里溜达着,朱凯波想法越来越多:“不光可以当减肥水果吃,看这黄瓜可是够水润呀,嗯,我可以告诉她们这能切片敷脸上美肤。”

    陈松知道这也是可以的,起码不会出问题。

    他又摘了个西红柿递给朱凯波,同样,开沙大西红柿吃的朱凯波狼吞虎咽,只会一个劲竖大拇指,都来不及开口说话。

    虽然朱凯波看好这些果蔬的市场,但毕竟价格摆在那里,他并没敢多进货,黄瓜和西红柿这些热门果蔬他要的多,一样二百斤,其他的多数是五十斤到一百斤,有些更是象征性的只要了一些当样品去开拓市场。

    陈松把清单给了哥布尔,让他来负责,他陪同朱凯波在小镇上溜达。

    出门后朱凯波说道:“说实话啊兄弟,你这地方挺好,就是太僻静,这左右都没有邻居?”

    陈松说道:“有来着,被我送进警察局了。”

    朱凯波大笑,他以为陈松在吹牛。

    走在庄园小路上,入目所及都是安静的碧绿,朱凯波深吸了两口气赞道:“我之所以移民冰岛,就是因为气管有问题,医生让找个山水宜人的地方休养,正好当时冰岛有移民政策,我就过来了。来这边得十年了,我一直觉得雷克雅未克的空气质量很好,今天到了你这里才知道,武松见武大啊。”

    “什么意思?”

    “小巫见大巫,哈哈!”

    陈松道:“那欢迎朱哥你来镇上定居呀。”

    朱凯波连连摆手:“不行不行,冰岛这地方空气是好,可娱乐活动也太少。我在首都都觉得无聊,来了镇上肯定更受不了。”

    陈松介绍了一下上个月的泥潭大战活动,说这边要找乐子也有。

    朱凯波有了兴趣,乐颠颠的要去泥潭瞧瞧。

    陈松带他转入松鼠小径,这样环境就更幽静了。

    朱凯波双手交叉护在脑后,悠然自得的吹起了口哨。

    哨声很清亮,旋律极为的跳脱轻快,陈松听的瞪大眼睛:“没想到朱哥你有这一手本事,这是什么歌的曲子?真动听呀。”

    “Caravan,哈哈,一首纯音乐,”朱凯波开心的说道,眉开眼笑,“我第一次听这首歌的时候就想到了一个场景,我走在一片林荫小道里,耳畔是鸟鸣风声,头顶是绿叶松鼠,今天终于实现了。

    陈松记下了曲子的名字,说道:“这首歌确实很应景。”

    朱凯波换了个曲子又吹起哨声,依然轻快。

    一路散步一路哨声,不知不觉他们就到了沼泽地边缘。

    朱凯波溜达着看了看,又蹲下身挖了些泥在手里搓了起来。

    陈松笑道:“朱哥你这是童心未泯,玩泥巴吗?”

    朱凯波说道:“错了兄弟,你不是说我吹口哨有一手吗?其实我有两手,另一手就在这里……”

    他举起泥对陈松说道:“可惜我现在改行了,否则找个投资商,说不准我能做冰岛的肥料大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