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带着仙门混北欧 > 289.都疯了

289.都疯了

    事情肯定跟浮舟子几人没有关系,陈松知道这全是驭苍子胡吃海塞的锅。

    可其他人不知道,修士们对视一眼,不约而同脸上露出杀机,猛然对着浮舟子几人出手。

    刀剑出鞘砍了上来,飞刀飞剑飞了出去,还有火焰燃烧、有灵虫撕咬,先前还和和气气在研究小洞天的消息,转眼间就一片混乱。

    浮舟子等人早有防备,一察觉到对方有动手意向他们立马各施手段展开反击。

    几支黑色小箭射了出来,又有地火从下燃烧,有人转身就跑,却被一枚飞剑从脖子上掠过,脑袋顿时飞了起来,鲜血涌出半米高!

    陈松第一时间往外跑,麻痹修士的世界好危险。

    战斗发起的快结束的也快,浮舟子等六名修士全被斩杀,但商队一方没占到便宜,死伤也有六七人。

    浮舟子那小黑箭极为可怖,触之者死!

    残存的修士一边帮助同伴疗伤一边痛骂浮舟子等人狡诈凶残,他们认定驭苍子是对方害的。

    有人拿出一枚丹药递给驭苍子,又有人喂水帮驭苍子吃下丹药。

    陈松以为闹剧结束了,可是驭苍子吃下丹药后不多会猛然脸色潮红一片,他绝望的看向递给他丹药那修士,刚举起手臂想指什么,潮红的脸色又陡然出现几道黑线……

    “裂魂丹,好毒辣的手段!”又有修士惊呼道。

    驭苍子脸上的表情凝滞了,就这么溘然长逝。

    陈松压根没反应过来,这算什么事?虽说人世无常,可这也太无常了吧?一个个狠角色怎么都死的这么突兀?

    给出丹药那修士叫道:“不是裂魂丹!我给师叔吃的是净体丹!是净体丹!你们看,我这里还有,这是净体丹!”

    他伸手要掏衣兜,左右的修士立马摁住他肩膀踢向他的膝弯将他给摁倒在地。

    “虚木师弟,你竟然敢谋害驭苍子师兄!”一名修士惊怒交加的指着他吼道。

    “我没有!我没有!”虚木厉声吼道,“我对驭苍子师叔忠心耿耿!我对天道起誓,我喂给师叔的就是净体丹!若有违誓言愿天诛地灭!”

    一名修士冷笑道:“你欺师灭祖,就该天诛地灭了,来人,动手……”

    “动手干什么?”金琴踏前两步一挥手,狼牙棒砸在浮舟子头上就像砸了个猪尿脬,砰的一下子炸了。

    “你们还嫌死的不够多吗?看看左右,看看!我们出行的时候可是两百人,现在还有多少人?还有几个人?!”

    “这个时候你们还内讧!还互相攻讦!还想彼此陷害!小洞天还没有出现呢,你们就这样,那小洞天出现后呢?你等可是要混战一场决一死战?”

    那修士争辩道:“可是驭苍子师兄被人害死了啊!”

    “是被浮舟子害死的。”金琴断然道,“此事到此为止结束,先找小洞天!”

    虽然金琴出来摆平了这事,但修士们内部出现了嫌隙,开始结成小团伙互相提防。

    陈松慢慢倒退,离开了人群。

    一名修士发现了他的异样,问道:“松子师弟,你这是什么意思?怎么偷偷离开了?”

    陈松说道:“我不找小洞天了,你们已经疯了!你们没有发现吗?为了小洞天,你们已经疯了!我当然要离开,我怕我再不离开会死在你们手里!”

    金琴深吸一口气道:“道长,你多虑了……”

    筑盘尊者摇头道:“他没有多虑,你等为了小洞天着实疯了,我已经将穹楠木的辨别法子交给你们,我随松子师弟离开。”

    说完,他头也不回的走向陈松。

    陈松:日,谁要跟你一起走啊?

    风随干左右为难,他几次想对陈松说话,但最后还是没有离开,留在了人群里。

    小洞天诱惑太大了!

    米浆已经干涸了,有修士往里灌入灵气,木盒上出现了一些图文。

    见此,修士们顿时激动的喊叫起来。

    陈松头也没回,毫无兴趣,坚定的沿着来路返程。

    金琴追了几步叫道:“道长,你可是答应过我要随我去开拓商路啊。”

    陈松站定后依然头也不回,问道:“那金家主可是要继续去探索商路?”

    金琴脸色复杂,道:“先探索这小洞天位置,再去探索商路。”

    “抱歉,我怕还没有探索到小洞天,我就丢掉性命了。”

    走上一处土坡,筑盘尊者问陈松道:“师弟,咱们去哪里?”

    陈松怀疑的看着他,反问道:“咱们?”

    筑盘尊者一幅理所当然的样子:“对呀,我以后跟你混了。”

    陈松懵了:“跟我混?跟我混什么?”

    筑盘尊者抚须笑道:“我知道师弟在虎浮群山有个道场,咱们一起回道场便是。当然,我知道对师弟来说,糟老头子没什么用处,但老朽终究是金丹尊者呐,以后你有修炼上的难题,老朽都能为你解决,用处还是多多的。”

    陈松看了他一眼道:“谁说我要回道场?老子辛辛苦苦打到现在,小洞天就在眼前了,然后直接走人?开什么玩笑!”

    筑盘尊者笑容不变:“我也是如此认为的,若是有了小洞天,有我点拨加上师弟的天资,你距离金丹也只是一步之遥。”

    “不过,他们不会让咱们跟随着吧?”走远了后老头子又补充了一句,“师弟可以法子追踪他们?”

    陈松嘿嘿一笑,展示出一个小虫给他看:“追踪蜂侬晓得伐?”

    他们一直走,走到没人监视两人了,随即打了个回马枪。

    这样一来一回,时间就到了下午。

    跟随着寻踪蜂的追踪,他们到了一个湖边小荒村附近。

    陈松爬上一棵高树举起望远镜往村子里看去,视野很清晰,有人待在村子中央位置,那里似乎有个古井,几个人在井口旁等待着。

    他看到的人很少,只有大约六七人,熟人更是只有金琴一个。

    他把望远镜递给筑盘尊者,老头子看过一会后纳闷:“其他人呢?小洞天入口在哪里?还能在个古井里头?”

    陈松咂咂嘴道:“有这个可能吧?”

    两人又观望了一会,一直没看到其他人出现,金琴等人似乎也有些不耐烦了,都在围着井口走来走去。

    就在陈松也不耐烦的时候,忽然有人从井口冒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