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带着仙门混北欧 > 224.第一波交锋(2/8)

224.第一波交锋(2/8)

    丁阿牛用背着的绳子将杜灵猫给绑了起来,虽然浩劫之前杜灵猫是他们衣食父母、是全寨的坐上嘉宾,可现在世道变了人也变了,面对想要谋害自己的凶手,他毫不留情给来了个五花大绑。

    陈六摩挲着手里的复合弓问道“仙人,咱们怎么办原路撤回吗”

    陈松看向前方陡峭的高山,思索一番道“不能就这么撤回,有这些亡命之徒在虎浮群山里活动,你们能睡的安稳吗”

    陈六摇头道“那必然不能。”

    丁阿牛补充道“必须得干了他们,而且仙人还得去里面拿灵丹呢。”

    这句话帮陈松下定决心,他问杜灵猫道“这批武师一共有多少”

    杜灵猫颓然道“一共有十四人,全是老童子,领头的叫铁葫芦。”

    陈松低声问陈六道“老童子是什么玩意儿”

    陈六诧异道“仙人你不知道就是以前宗门养的童子,他们长到十多岁后体型、样貌便不会再长,终生都是童子样貌。”

    陈松道“就是侏儒是吧”

    陈六摇头道“不一样,侏儒是残疾,跑不快没力气。老童子的体质被道术淬炼过,跑得快跳得高,天生神力。”

    经过介绍,陈松明白了。

    其实老童子们也是可怜人,九洲九个州,其修真界各有不同的风俗。

    天冲神州修真界有个恶俗,便是豢养童子。各门派会挑选一些资质出众的孤儿,然后以道术为其淬体,让他们一生保持着童年样貌和身材,来为门派干杂活。

    硬要比喻的话他们有点像是国内一些大酒店招聘的侏儒门童,不过性质要恶劣的多。

    老童子们是修真界恶趣味审美观留下的产物,就跟古代中国春秋时期的楚王好细腰一样,也类似太监,掌权者们觉得由老童子来给门派做饭做菜、清理卫生是一道风景线,由此养成了这种恶风恶俗。

    同样跟细腰士大夫和太监们一样,身体遭遇摧残,老童子们心理多变态。

    浩劫之前便屡屡有老童子虐杀普通百姓甚至联手折磨杀戮修士的事件,浩劫之后修士们纷纷陨落,老童子们不需灵气、不费灵丹,他们的生存并没有受到很大影响。

    这样他们利用超出普通人的身体素质和战斗力,对修士展开了疯狂报复,陈六说虎浮群山中许多门派的修士就是被老童子给杀了个满门。

    了解到这里陈松顿时有些担心“这虎浮群山曾经有那么多的门派,肯定也有许多老童子,那说不准山上哪个角落里就藏着这些变态。”

    杜灵猫插了一句“那倒未必,我们家族在山里存活这些年从未遇到过本地的老童子,因为浩劫初始,就有大能们预料到老童子之乱,他们最终联手清除了虎浮群山的老童子。”

    说这话的时候他嘴角挂着痛快的笑容,就像是地球上某个农场主说消灭了一群老鼠一样,这愉快的语气让人不寒而栗。

    但陈松理解他,杜灵猫的一切和他的这辈子都毁在了老童子们手里,当然是恨不得这些人死的越多越好。

    既然卧榻之畔酣睡的还是一群变态,陈松更没有容忍他们的打算。

    他一边检查ak一边说道“想办法干他们一票,一个不留,杀了”

    杜灵猫叫道“我能带路。”

    陈松鄙夷道“我信你就是你孙子。”

    杜灵猫悲凉笑道“道兄大可信我,矮爷爷回去后第一时间必然是带人杀我全族,如今我唯一愿望就是杀尽这些暴徒,一定会竭尽全力给诸位带路。”

    陈松指着山顶道“不需要你带路,我只要爬上山顶找到你们山坳,然后用法宝远程射杀他们即可。”

    杜灵猫摇头“你小瞧爷爷的眼光了”

    “什么玩意儿这时候还敢自称爷爷”丁阿牛顿时一脚踢了上去。

    杜灵猫赶紧解释“我爷爷、我爷爷,道兄小瞧我爷爷的眼光了。这山坳乃是天然的避难良地,除非从山洞钻进去,其他地方无法进入,山坳上头是空荡的不假,可山石犬牙交错,即使站在上面也看不到山坳全貌。”

    “所以,只要他们钻到山坳周边的山石下去躲避着,即使你的法宝能拐弯也很难杀死他们,除非你们有双刀将、鬼斧头、剃刀灵兽这些帮手”

    听着他的话,陈松问道“你说什么双刀将”

    杜灵猫道“不错,山坳里头多有山洞,里面空间狭小,最是适合双刀将这等攻击型灵虫灵兽施展威风。”

    陈松想到了阴阳峰里被关在琉璃笼子里那只双刀将,他喂养了一段时间的小灵丹后,这虫子好像正常了起来。

    不过他还没有收服这灵虫,所以不能自如指挥。

    再就是他想到杜灵猫和老童子们去小龙门打听过他,很可能打听到了他从苟大户手中得到双刀将的消息,说不准杜灵猫的话里有陷阱,也不能随便相信。

    他正在思索怎么攻击山坳,耳中忽然听到一阵????的声响,细小、轻微但繁杂。

    陈松起初以为是风吹林木沙石的声音,但还好他这会警惕,就爬上小山往四周看去,看到一队六个少年般矮小瘦弱的人拎着刀片悄悄摸了过来。

    毫无疑问,这是一队老童子。

    这些老童子行进之间还挺像那么回事,左手反握短刀、右手拎着砍刀,迈着小碎步弯腰昂头前进。

    陈松从小山头上冒出来,双方都在第一时间发现了彼此,随即带头那老童子喊叫一声道“弟兄们上,给我剁了他”

    剁你麻痹,陈松举起了ak47“你们这是自找死路。”

    看到举起的步枪,带头老童子立马叫道“小心他的法宝,弟兄们莫怕”

    “砰砰砰、砰砰砰”

    两个点射扫了过去,带头那老童子话只说了一半,胸口猛然喷出一道血花,矮小的身躯被子弹带的后退一步,然后噗通一下倒在地上。

    随着他中枪,陈松的心剧跳起来,但他已经做好了这个准备,劝告自己就当是在实验室里宰杀牛羊等大型动物,保持超然物外的心态,继续对着其他人点射。

    双方隔着近,老童子们移动速度又不快,第一个照面被他两个点射扫倒了两个人。

    其他四人却不畏惧,有人从掏出一枚符?贴在胸口叫道“灵气退避”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后续子弹又扫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