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带着仙门混北欧 > 199.波澜

199.波澜

    冰岛优良的治安救了凯文一命,如果是在美帝警察手中,他敢不听警察吩咐而拿起一把武器,那等着吃枪子吧。

    冰岛警察有枪但不会随便带枪出行,所以看到凯文拎起镐头,两个警察只是狼狈的逃窜。

    警犬立功了,警犬看到他拿着武器站起来后立马冲上去将他扑倒。

    凯文惊恐的喊叫,警察们看他被狗扑到了又赶紧回来用手铐把他给铐了起来。

    事情闹大了,凯文持凶伤人,他们的行李中又出现了一截不明不白的断手,巴卡塞尔已经很久没有发生性质这么恶劣的刑事案件,小镇的警察顿时就全员出动了。

    好几辆警车停在旅馆门口,不断有警察进进出出,三楼被封闭了起来,302号房间更是直接贴上了封条。

    陈松装糊涂,问老板道:“伙计,这发生什么事了?”

    老板是真糊涂了,他哭丧着脸道:“谁知道呢?见了个鬼的,谁知道呢?”

    “我知道,我当时就在现场,布莱斯特和凯文这两个家伙产生了争执,凯文用挖矿的镐头差点砸死布莱斯特……”有三楼的陨石猎手积极的说道。

    “这不是警察们出动的真正原因,告诉你吧伙计,真正原因是这两个美国佬行李有一截断手,腐烂的断手!”

    “我敢打赌这手是属于聪明的矮人格里松的,绝对是他的,格里松前几天失踪不见我就说他被人给宰了,结果呢?哈,他正是被这两个美国佬给干掉了!”

    “holycats!”

    “holycow!”

    “holyshit!”

    三楼被封锁后,小镇警察并没有肆意进入,他们在等待首都派遣更专业的警察工作组来接管这件事,现在案件严重程度已经超出了小镇警察局的管理范围。

    陈松一行倒是自由,他们换了一家旅馆住了一夜,第二天退了车子原路返回。

    在机场的时候莱茵买了一份报纸,上面有关于这起案件的报道。

    因为警方封锁了消息,报道中关于真相仅有只言片语,多是猜测,比如关于那位失踪的格里松先生的信息就登了报纸。

    哥布尔和莱茵进行了热切的讨论,他们平时生活平静无波,这辈子可能再也碰不上如此重案,所以对此非常兴奋。

    陈松很佩服他们的精力,这两个货昨晚没睡觉,在小镇几家酒吧之间流窜,各种搜集第一手信息。

    跟他们持一样态度的还有许多陨石猎人和警察,警察们也混进了酒吧,还参与讨论,许多不靠谱的猜测就是从他们口中说出来的。

    知道这事后陈松一度对这个国家的治安感到惴惴不安,警察们也太不专业了。

    不过随即他又想到冰岛治安全球出名的好,自己貌似是瞎基巴担心了。

    飞机转汽车,他们回到镇上后哥布尔和莱茵立马往日落海里钻,两人急不可待的要把自己经历的重案讲解给镇上的人听。

    罗冰心很仗义的帮陈松说了句话:“喂,今天是上班时间呀,你们应该回去工作而不是泡吧。”

    “我们不是去泡吧,是去宣传这个大新闻,流萤镇太封闭了,我发誓现在大家伙还不知道这个大新闻呢。”莱茵回头喊道。

    “工作呢?”

    “当我们旷工吧,扣钱就行。”莱茵说完就钻进了酒吧木门。

    陈松笑道:“你们两个也去酒吧玩会吧,这趟寻宝之旅太胡扯了,时间都浪费在路上,你俩也挺累吧?去酒吧喝杯果啤休息一下。”

    罗冰心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说道:“天啊,陈哥你太体贴了,你这么好,怎么到现在都没有女朋友呢?这很反常。”

    陈松拉着脸道:“你是不是不想休息了啊?”

    宋飞泉拉着罗冰心跳下车,临行前轻拂额前秀发对他回眸一笑。

    陈松摸了摸自己的平头想,这白富美是不是对自己有意呢?

    他安排两人去酒吧是有原因的,那就是他得把小矛隼带回来,这小东西还待在阴阳峰上呢。

    离开巴卡塞尔之前,他想过把矛隼放归荒野,可小鸟翅根受伤飞不起来,要是把它放归荒野不管那这小东西肯定会死的。

    这样他就想,要不先带回来给它治好翅根,然后再放飞它。

    当然要是小矛隼愿意待在庄园里那也好,矛隼是抓老鼠、抓兔子小能手,有它在庄园以后不会再闹鼠灾和兔灾。

    陈松打开光门把矛隼带了回来,小家伙落到庄园草地后拍了拍翅膀,估计是翅根疼痛,它便发出了两声清脆的啼鸣。

    怎么解释矛隼的来源是个问题,哥布尔是见过这小东西的,还好只见了一面,且并不知道它翅根受伤这回事。

    于是陈松思索了一下,决定等他们快回来的时候把小鸟送进林子里,到时候假装巧合碰到小鸟,这样就用不着解释了。

    完美,真是个天才般的小脑瓜,陈松拍了拍额头给自己点赞。

    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有人来,陈松先把小矛隼放入了林子里,然后自己去清理马粪。

    结果他刚走出林子,小矛隼蹦蹦跳跳的跟着跑了出来,奔跑速度还怪快的。

    陈松无奈,他指向林子说道:“你先别出来,先藏在里面,懂不懂?你先待在那里面,等会我来找你。”

    小矛隼眨了眨眼睛,歪头表示迷茫。

    陈松把它抱了起来,将它给放在了一棵小橡树的枝杈上。

    这枝杈不高只有一米半多,即使小矛隼掉下来也不会受伤。

    他制止想要跳下来的小矛隼,教导它待在这里。

    终于,小矛隼理解了他的意思,惆怅的留在了林子里。

    陈松出去开始对着马粪挥汗如雨,他干了不多会身后响起了狗叫声,沙发等板凳狗飞快的跑到了他跟前。

    这一幕让陈松挺纳闷的,最积极的不该是道哥吗?

    他回身看向狗子们,先是看到了咧着嘴吐着舌头的沙发、板凳们,然后才看到道哥,道哥踉踉跄跄的跑在后面,嘴里叼着一只雪白的大鸟:不是小矛隼是谁?

    小矛隼被狗叼在嘴里倒是不怎么害怕,它眨巴着眼睛看向陈松,眼神很灵动:陈先生,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