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带着仙门混北欧 > 198.断手

198.断手

    在爆鸣声中,一扇门板被踹的歪歪斜斜,门缝大开。

    陈松挺吃惊的,这旅馆的门够结实,他以为自己一脚会把这扇门给踹飞的。

    不过打开的门缝已经够宽大了,他立马闪身走了进去。

    房间里两个人正撕扯在一起,凯文一只手扯着布莱斯特的衣领,布莱斯特不甘示弱则在用手掐他的脖子。

    陈松一看乐了,他先前那几句话起效了,凯文估计一回来就质问布莱斯特了,然后两人发生吵闹。

    当然现在他们吵不起来了,看着门板莫名其妙崩开,两人扭过来的脸上挂着齐刷刷的震惊之色。

    “上帝,发生什么了?”

    “该死的,这他么的狗娘养的怎么回事?”

    布莱斯特松开掐在凯文脖子上的手掌推了他一把,道:“放开我的衣领,去看看怎么回事。”

    凯文反过来推了他一把吼道:“要看你去看,别指望我去,别指望我再给你干任何一件事!”

    “这他么的是给我办事吗?蠢货!”布莱斯特一边往外走一边骂道,“我真是受够你了,凯文,你是个蠢货,我发誓我受够你了!我们两个完了!我们的搭档生涯结束了!”

    他走到门口拉了拉门,满脸纳闷的又嘀咕起来:“这是怎么回事?该死的,一定有人从外面踢了门!绝对是这样,哪个混蛋干的?该死的,混蛋你给我出来!”

    布莱斯特探头往走廊两侧看了看,结果屁也没有一个。

    这让他更是生气,他怒道:“一定是那中国佬搞鬼!绝对是他!我终于逮到他了,他以为这样能恶心到我们吗?真是个傻瓜,他跟你一样都是蠢货,这走廊是有监控的……嘿,蠢货凯文,你怎么不说话了?你这傻瓜哑巴了吗?”

    布莱斯特满脸嘲讽的回头,然后吓了一跳:

    凯文低着头站在他身后,手里握着一把镐头。

    布莱斯特震惊的看着这一幕,他觉得哪里不对劲,凯文站立的姿势很诡异,他垂头耷拉肩膀的样子也很怪,更怪的是他缓缓的抬起了手臂,将镐头对准了自己……

    “你你你……啊!”

    镐头猛然落下,一把砸在了布莱斯特肩膀上。

    要知道这可是精钢镐头,专门用来采集矿石用的,前端锋利,这么一把砸上去光是靠本身的重力势能就够布莱斯特喝一壶了。

    镐头插进了布莱斯特的肩膀里,疼的他大声惨叫,他的叫声充满惊恐,用另一边胳膊拉开房门跑了出去:“救命!救命!凯文疯了!他疯了!他要杀了我……”

    站在凯文身后费力搀扶着他的陈松看到布莱斯特跑出去,便一把将凯文推开,他从小盒子里拿出一只腐烂的断手装进了背包中,随即小心翼翼的离开。

    在布莱斯特的吼叫声中,三楼好几个房间的门被推开了。

    这里面多数是他的朋友,先前下去陷害陈松也有他们的份。

    “法克,你们在搞什么鬼?有完没完了?”推开门后这些人先是抱怨,然后看到半边身子被鲜血染红的布莱斯特后吓一跳,又赶紧过去搀扶住他。

    “怎么回事?伙计,你怎么搞的?”

    “是那中国人杀上来了吗?他想杀人是吗?”

    “上帝,快报警,不,先给医院电话,快,得赶紧给他止血!”

    陈松翻窗出去,然后从车里走出来问道:“旅馆里怎么回事?怎么这么热闹?”

    没人搭理他,他沿着楼梯上楼,正好有人急匆匆下楼,看到他后吓了一跳:“嘿,你在这里?”

    陈松莫名其妙的看着这人道:“什么我在这里?我们认识?”

    接着是急匆匆的老板从厨房里跑出,陈松听到他嘴里嘀咕道:“我就不该接收这帮混蛋,我真是犯了傻,这些混蛋!”

    布莱斯特被人搀扶着往下走,两人打了个照面,有人叫道:“罪魁祸首在这里!”

    “他不是,我说过了,是凯文用镐头打得我!他想杀了我!是凯文!是凯文!”布莱斯特尖叫道。

    他倒不是想给陈松脱罪,而是他知道‘事实’,并且此时非常痛恨凯文,所以不想让凯文从中脱罪。

    换句话说,现在不管说是谁伤害了他,只要说出的名字不是凯文,那他就不会满意,那他就会去纠正这名字。

    惊恐、疼痛加上失血过多,布莱斯特有点迷糊了。

    陈松贴着墙壁让众人下楼,他看到哥布尔等人凑在楼梯口往外看,便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不知道,我们听到楼上发出一声闷响,然后就是惨叫声,好像是那两个该下地狱的混蛋内讧了?”莱茵幸灾乐祸的说道。

    警察接到报警后很快赶来,还是大胡子带头,他们两个刚开车回到警察局还没有下车,然后又接到了报警电话。

    上楼的时候大胡子很生气:“为什么他们总不肯让我们舒服点呢?”

    看到陈松等人堵在楼梯口大胡子想发火,但他又没有理由,只能硬邦邦的说道:“这里发生了刑事案件,无关人员最好隔着远点。”

    一个陨石猎人从三楼楼梯口探头出来:“嘿,警官,你快点来,这里有人晕过去了。”

    凯文晕倒在门口,大胡子上去试了试他的脉搏又打开他的眼睑看了看,道:“一起送他去医院,他昏迷了,另外所有登记在册的人都不准离开这旅馆,我认为这是第三者伤害事件。”

    之前被他们特意带来的警犬此次依然跟随了过来,警犬进屋后抽了抽鼻子左右晃了晃头,随即奔向背包,只见它叼着背包一阵甩,那腐烂的断手掉落出来。

    这一幕吓得两个警察惨叫着往外退,大胡子不小心踩在了凯文身上把自己给绊倒了,看热闹的人也很惊恐,门口顿时乱作一团。

    吵闹声加上被踩了一脚,凯文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他摸着略有痛感的后脑勺问道:“怎么回事?该死的,这是怎么回事?”

    大胡子警察吼道:“别动!你别动!你被捕了,趴在地上你被捕了!”

    凯文反应不过来,他看到身边放着自己的镐头便下意识拿了起来,一脸迷惑的问道:“法克,这到底是怎么了?我这是在梦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