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带着仙门混北欧 > 180.早安

180.早安

    四月底,阳光灿烂。

    陈松决定锻炼身体,倒不是为了健康——有九洲做后盾他不担心健康问题,他是为了有一个更好的形体。

    人家都说冰岛是好山好水好寂寞,这是一点没错,来到冰岛后陈松没什么娱乐活动,晚上修炼一会后无聊了便睡觉。

    进入筑基二重后,他的精力远胜从前,睡上五六个小时便足够一整天精力充沛,所以早上起的很早,都是在凌晨四点钟之前就醒了。

    这样又能显示出住在冰岛的一个好处,如今的时节,四点钟天空便亮了。

    陈松起床后无聊,便发了个朋友圈:去看看这个崭新的世界。

    等他洗漱后看到陆大鹏给他回复了:哥都十二点了,你是睡午觉睡懵了吗?

    下面还有一条陆大鹏的信息:冰岛现在还很崭新哈?哥你是没睡呢对吧?在我印象里你不是能起这么早的人,狗都不会起这么早。

    陈松苦笑,要不是两人有着多年形成的深厚感情,他早把这傻孩子给屏蔽了。

    当然这也就是想想,陆大鹏现在给他打工呢,而且干的有声有色,已经又帮他买下了两万多块钱的菰米和一群两头黑小猪崽。

    海洋是个大空调,尽管此时是早晨,可吹到小镇的风并不寒冷,带着淡淡的海腥味,走在庄园里还有泥土的芬芳味道,陈松深呼吸了一口气,顿觉心胸开阔。

    道哥打着哈欠跟在他身边,它还瞌睡着,走了几步后实在困的不行,看到白哥在不远处躺在草地上呼呼大睡,它便踉踉跄跄的跑过去趴在白哥身边睡了起来。

    陈松围绕着庄园小跑,地盘大了就是有这个好处,锻炼身体都不用出门。

    他经过小树林的时候吵醒了几头鹿,这些鹿睁开眼睛看了看他,随即就清醒了,赶紧往树林深处跑去。

    陈松哂笑,这可真是林深时见鹿了。

    树林里还是挺热闹的,晚宿的鸟儿纷纷早起寻找食物,好几批飞鸟拍打翅膀哗啦啦的冲天而起,陈松遥望它们的踪影,看到它们一路往南飞,飞去海上找鱼。

    庄园面积大归大,可是就他自己一个人,孤孤单单、冷冷清清,茕茕孑立、形影相吊,很没有意思。

    这样陈松又往外跑,沿着庄园小径进入小镇再往海边跑。

    果然到了这里人就多了,起来晨跑的人还不少,多数是中老年,青年少见。

    陈松正跑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好几个人冲他狂奔而来,跑在前面的那中年人还叫道:“快跑,快点跑!伙计,快点跑啊!”

    陈松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便下意识跟上他们的脚步问道:“怎么了?有什么在追你们吗?”

    那人道:“没有,我是看你年纪轻轻跑的这么慢,就让你跑的快点。”

    陈松无语,又减慢了脚步。

    海浪哗啦哗啦的拍打岸边的礁石,他往河流入海口方向跑的时候看到有人在海边撒网,一看还是熟人,冰冠老板科瑞。

    陈松停下脚步问道:“嗨,伙计,你在干嘛?”

    “玩呀。”科瑞回头看了他一眼又把渔网撒了出去。

    陈松很茫然:“你撒网不是为了捕鱼,是为了玩?”

    科瑞一边收网一边回头笑道:“你知道我在撒网捕鱼,那你还问我干什么?来吧伙计,帮我收网,待会送你两条三文鱼。”

    春季不是捕捞三文鱼的好时节,冰岛的三文鱼是著名的大西洋鲑,它们的产卵期为8月至翌年1月,陈松刚来冰岛那会是吃三文鱼的最后好时节。

    带着好奇心,陈松跳到一块礁石上兴致勃勃的看着科瑞收网。

    科瑞一身水靠,做很职业的渔夫装扮,他收网也很娴熟,一手拉住网尾一手收拢余网,迅速而有序的把一面网给收了起来。

    随着渔网从海里拖上岸,陈松看到了里面的几条鱼,并没有大西洋鲑,全是虹鳟。

    虹鳟很神奇,在淡水和海水中都能生存,而且很喜欢河流入海口这样的混合水域,所以科瑞能在海边捕捞到虹鳟并不出奇。

    陈松上去帮忙把网里的鱼给拿了出来,这不是容易的活,虹鳟力气很大,特别能挣扎,特别能战斗,一个不好被它们尾巴抽一下是很疼的。

    科瑞手背已经发红了,这就是被鱼尾给抽的。

    陈松一开始没注意,伸手就把一条鱼给抓了出来。

    科瑞赶忙叮嘱他:“小心被它跑掉!”

    鱼体光滑,加上鱼的劲大,陈松一时之间还真没有捏住它,还好他手劲更大,死死掐住了鱼头没让它逃跑。

    鱼尾有力的左右摇摆,陈松弯腰将它放入水桶中,结果打开桶盖的时候,一条鱼从中蹦了出来,甩尾就拍在了他脸上!

    “沃日!”陈松下意识的来了句国骂,他从小到大没被人抽过脸,今天这虹鳟算是给他破了个处。

    陈松很怒,指着那鱼道:“这条给我,回去我要剁了它。”

    科瑞哈哈笑,说道:“你随便选。”

    他又捕捞了两网后停手了,跟陈松一起去吃早饭。

    陈松进了镇子入口的快餐店,照例点了地热黑麦面包和一碗羊肉汤,老板比利看到他进门后顿时紧张起来,直到好一会没看到哥布尔,脸上这才重新露出笑容。

    “哥布尔怎么会这么早醒来?”陈松安慰他。

    老板比利讪笑道:“耶耶,你说的有道理,但不得不防,对吧?”

    锻炼了一早上,陈松已经饿了,这时候吃上一块香喷喷、软酥酥的面包再喝一口浓浓的羊汤,真是全身舒畅。

    看到他拎着虹鳟,老板问道:“要给你们加工一下吗?”

    陈松摇头道:“不必了,早上不吃鱼。”

    做鱼他更信任布鲁斯,上次布鲁斯烹饪的三文鱼让他到现在都回味。

    科瑞要了隔夜的面包,陈松挺纳闷的:“隔夜面包便宜吗?”

    “不便宜。”

    “那为什么不吃新鲜的?”

    科瑞笑而不答,他将冷硬的面包撕开泡入羊汤里,采取了一种全新的吃法。

    不知道是不是为了感谢陈松没有带哥布尔来混饭,老板还送了他们一盘腌黄瓜。

    黄瓜腌的酸酸辣辣,但依然保留着清香味,吃起来还不错。

    结账的时候老板问道:“文斯,我做的腌黄瓜怎么样?”

    陈松点头:“很棒。”

    老板对他挤挤眼道:“我听说你的种植园里出产的黄瓜也很棒?那让我们来个强强结盟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