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带着仙门混北欧 > 177.完美收官

177.完美收官

    警方那边倒是一切按剧本进行,一板一眼。

    随着波特开枪,彼得利克下达了强攻命令。

    这在正常案件中是绝不可能发生的,就巴掌大小的仓库,警方怎么敢往里冲?他们又不是非洲平头哥,悍不畏死。

    可这是演习,用的只是橡胶弹,且媒体就在外面拍照录像,最主要的是有剧本,所以警察们倒也不是特别害怕,像麦拉克松这样比较彪悍的,踩着车顶就准备撞开窗户跳进去。

    结果他正要砸开窗户,窗子从里面被推开了,有人窜了出来。

    麦拉克松立马举起手枪叫道:“不许动!手放到我能看到的地方……”

    跳出来的陈松抓住他的手臂一记反剪,接着左手捏住他肩膀、右手拎起他的腰带,将他当麻袋似的给从窗户扔进了仓库里。

    麦拉克松落地一个翻滚,嘴里忍不住哀嚎:“剧本不是这样的呀。”

    跟麦克拉松一组的两个警察看到陈松如此神勇,一时之间大为犹豫,他们对视一眼然后其中一个说道:“我从左边你从右边!”

    另一个警察从右路冲向陈松,然后一扭头看到左边没人,顿时懵了:“法克,你个混蛋!”

    陈松干脆利索的跳起来一个反踢腿,这动作帅如动作片里的主角,咔嚓一声脆响将冲上来的警察给踢翻在地。

    本来要走左路那警察抽出了手枪射击,陈松用余光瞥到后当机立断一个侧翻,双手撑地连翻两次,躲到汽车后也拔枪射击。

    橡胶弹搭在墙面上发出砰砰的闷响,吓得那警察赶忙趴在地上。

    见此陈松抓住机会拔腿往远处马场狂奔,安吉丽娜追随在后。

    古德松也想要开枪,但屋顶突然跳下来一个人,两人打了个照面,吓得他一跳,下意识就对着那人的胸口开了枪:“砰!”

    莱茵哀嚎一声,躺在地上开始装死。

    安吉丽娜紧追陈松,一边追一边喊:“别跑了,再跑我就开枪了。”

    陈松立马跑蛇字形并且时不时还蹦?两下,他以前打CS和CF的时候会用这招来躲避子弹。

    后面又有一辆警车呼啸而来,吉尔维德惬意的踩着油门扭头说道:“嗨,伙计,你两条腿的还能跑得过四个轮的?投降吧?”

    陈松一看贝奇没有追来,便放心的停下身举手投降。

    吉尔维德很高兴:“哈,我抓到了御林军的老大,安娜,今天我立了大功。”

    安吉丽娜给陈松挂上手铐,她疑问道:“吉尔,头儿不是让所有人都下车强攻仓库了吗?为什么你还呆在车里?”

    吉尔维德哼哧哼哧没解释出来,又是一脚油门走了。

    安吉丽娜提起手提箱押送陈松往后走,陈松叮嘱道:“安娜,把箱子先扔在这边,待会再回来拿。”

    他的话引得安吉丽娜一愣:“为什么要扔在这里?丢了怎么办?里面是什么?挺沉呀。”

    这里没有媒体,陈松信得过安吉丽娜就说了实话:“波特那蠢货为了演习更逼真,想办法买了些道具钞票,你知道的这不能被记者发现,所以我带着它们逃跑了。”

    如他预料,安吉丽娜并没有摆出秉公执法的架势,她好奇的打开了箱子道:“那让我看看,我还没有见过道具钞票。”

    手提箱打开,里面的万元大钞露出真面容。

    安吉丽娜抽出一沓拿在手里一看,惊异道:“不,文斯,这是真的!”

    陈松比她还惊异:“真的?”

    安吉丽娜用手指划拉了下钞票,然后又笑了起来:“它们是真的,但也是假的。”

    “什么意思?”

    安吉丽娜没有卖关子,她把一沓钞票递给陈松看:“你瞧,只有上面这一张是真钱,下面的都是纸剪的。”

    看着那些雪白的纸片,陈松顿时明白过来,他怒吼道:“波特,你这混蛋,你敢耍我!放开我,我要去剁了他!”

    拍照片的记者暗暗点头,他钦佩的对彼得利克说道:“治安官先生,你们这场演习真是逼真,找来的反派简直跟真的一样。”

    彼得利克笑的很开心。

    一场秀结束,照例又是party。

    这次party是在日落海酒吧开展,反正花费公款,彼得利克不心疼,特意开了好几桶精酿啤酒,酒桶一打开,那啤酒花的麦香味,立马涌到了众人的鼻子里。

    彼得利克举起满是泡沫的大酒杯对陈松和波特等人示意,他说道:“上帝保佑,我们成功搞定了一年一度的考核,来吧,伙计们,举起酒杯,让我们感谢主、感谢工作!”

    上好的精酿啤酒很浓,麦香味明显,但是带有苦味,陈松觉得反而不如将原浆简单勾兑后的啤酒好喝。

    其他人不这么认为,举着酒杯吨吨吨的往嘴里灌,跟不要钱似的。

    当然,今晚喝酒确实不要钱。

    一杯喝完,彼得利克又举起酒杯喊道:“夏日到来了,我的宝贝们,让我们欢迎一年一度的夏季,该死的黑夜,让它去见鬼吧!”

    “敬夏季,敬阳光!”

    莱茵喝着啤酒感叹道:“从今天晚上开始,就得拉上窗帘睡觉了,否则四点钟阳光就会照醒你。”

    陈松问道:“那你以前睡觉不拉窗帘吗?”

    莱茵说道:“不拉,万一有小姑娘从窗口偷窥我呢?我得给她们留下机会。”

    陈松问道:“如果偷窥你的是皮肤粗糙的老爷们呢?据说斯凯林松那家伙就喜欢偷窥帅哥。”

    莱茵愣了,然后他开始恐慌:“这个世界这么危险的吗?”

    陈松笑着去找波特,后者正跟马龙待在一起畅饮。

    走过去后陈松给他添了一杯啤酒,说道:“你今天把我害惨了。”

    波特对他示意:“如果你好好演戏,我不会那么干的,当时我没办法,谁让你总是出戏?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一次回味旧时光的机会,绝不能让你破坏掉这良机。”

    陈松问道:“回味旧时光?该死的,你来冰岛之前都干什么了?”

    波特笑嘻嘻的说道:“你猜呢?反正我已经帮你联系到一架M60,等枪送到的时候我会找你,记住,这玩意儿价钱可不低。”

    “你们在聊什么?”彼得利克走过来找他们拼酒。

    陈松立马说道:“我们在交流心得,为明年的演习活动做准备。”

    彼得利克顿时大喜,回头吼道:“敬文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