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带着仙门混北欧 > 142.雇了个人(回忆盟+5)

142.雇了个人(回忆盟+5)

    陈松正犹豫着,陆大鹏找了过来,他推了个小车,上面全是各种调料。

    “松哥,你跟我说实话,你在冰岛到底是种大棚还是开饭店?”陆大鹏额头上全是汗水,“我听说咱们中餐在国外很吃得开,你不会也干中餐了吧?”

    各种各样的调理堆了一小车,陆大鹏又说道:“幸亏你鹏哥我在镇上吃得开,借了个车子,要不然累死我也拿不过来。”

    陈松打开旁边小卖店的保鲜柜拿了一瓶可乐道:“今天确实多亏鹏哥你了,请你喝冰阔乐,你要什么?可口还是百事?”

    “真男人谁喝可乐呀?给我买一罐红牛,汽车要加油,我要喝红牛。”陆大鹏做了个骑摩托的姿势。

    陈松服了,这二笔。

    跟陆大鹏闹腾了一下后,他便暂时搁下了再用觅灵螽的想法,反正现在他已经找到了集市上最富含灵气的菰米,那继续买就是。

    于是他去米摊前找到老板道:“老板,你这边能长期供应菰米吗?”

    老板知道自己碰上了大客户,赶紧问道:“帅哥,你还要吗?还要多少?”

    陈松说道:“你能进到多少?”

    老板笑了,他昂起头道:“你这就是不了解哥哥的实力了,别的不敢说,在菰米方面我渠道绝对厉害,你要多少我给你弄多少。”

    说完他吐出一口烟,好像吞云吐雾的陆地神仙。

    陈松合计了一下道:“先来个一万斤?”

    “咳咳,”老板被烟呛到了,“小老弟你可别调戏我,老哥我是结婚的男人。”

    接着他又说道:“不过我先把话说清,以后再给你进菰米可就不是那个价了。说实话七十块我根本不赚钱,之所以这个价卖给你是因为这东西咱们农村吃不开,我怕砸在手里,所以低价卖掉了。”

    “你买了菰米?”陆大鹏插嘴问道,“多少钱一斤?”

    陈松道:“对,买了一些,七十一斤。”

    一听这话,陆大鹏立马横眉怒目看向米摊老板:“七十块一斤?哈,老板,你这菰米是咱们国产的还是从美加五大湖区进口的?”

    老板犹豫道:“这怎么了?”

    陆大鹏道:“你糊弄我兄弟啊,还踏马七十一斤不赚钱,五大湖区的印第安野米到了国内批发也就是这价!”

    “我家这不是野米,这是菰米。”老板娘插嘴道。

    陆大鹏一挥手道:“你们还干这个买卖呢,外行呀?印第安野米就是咱们说的菰米,我姥姥家水库边上就长着这玩意儿,不过都用来收茭白了。”

    话到这里他拉走了陈松:“松哥你要菰米跟我说,我帮你搞。”

    陈松很惊诧:“没看出来啊,你小子还有这野路子?你姥姥那边有菰米?”

    陆大鹏道:“没有,不过我以前跟我爹不是送货吗?那时候我认识了一个做粮食的老板,他那边就有菰米,用不了七十一斤,我这边有面子,你买最多六十九!”

    陈松懵了:“日!一块钱的面子?”

    “你买一万斤不就是一万块的面子啦?”陆大鹏斜睨他。

    陈松:“你可真是优秀。”

    陆大鹏嘿嘿笑:“我也觉得自己很优秀,不过刚才的话是逗你的,我记得菰米一斤也就五十多,看我面子咱们自己去拉货,估计也就五十。”

    陈松对菰米的需求量挺大的,他之前查过了,菰这种作物生活在淡水中,他的庄园可没法种植,所以得需要从外采购。

    陆大鹏继续说道:“你要多少跟我说,等我瞅我爹什么时候再去浙东的时候给你捎带回来。”

    陈松想了想道:“大鸟,我记得你之前说你不打算跟你爹一起干了是吧?这样,我突然有了个想法,你给我干吧,专门帮我找菰米。当然不只是菰米,反正你听我号令,我需要什么你帮我找什么,怎么样?”

    这个想法是他灵机一动想到的,九洲黄金源源不断,钱对他来说只是数字,他需要的是灵气。

    天下物种万万亿,指不定哪些作物或者动物家畜体内就富含灵气,他没有时间一一去搜索,毕竟他得去冰岛打理庄园。

    这样,要是找个信得过的人来帮自己那就再好不过了。

    于是他把自己糊弄父母的话又给陆大鹏说了一遍,陆大鹏听的一愣一愣:“欧洲人的钱这么好赚?人傻钱多?”

    陈松拍拍他的肩膀道:“这些你别管,总之你暂时给我干算了,正好这个时间我给你发着工资,然后你一边帮我搜索点东西一边琢磨一下自己的发展。”

    陆大鹏干脆的说道:“好。”

    他没问给多少钱。

    陈松也没说。

    看着大客户就这么飞走了,米摊老板很急眼:“帅哥帅哥别走啊,价钱好商量,我不能多赚你钱,你回来咱们再聊聊。”

    陈松对他抱了抱拳转身走人。

    他在家里待了一周时间,然后订了张机票返程。

    从上大学开始他每次回家基本上都是待上这么短时间,因为时间再长了陈大仁和罗秋莲就开始嫌弃他了。

    这次不例外,刚回来那天罗秋莲都哭了,最后他走的时候罗秋莲松了口气:“你赶紧走吧,待在家里净跟你生气了。”

    陈松能说什么?我也很绝望啊。

    出门后他先去了镇上,然后给家里订了一整套的家电家具,老板跟他父母认识,这样不用他带路,老板自己会送上门去。

    另外他又买了一辆越野摩托,加满油后带上狗和好些特产骑着摩托去了机场。

    快到机场的时候他找了个荒废无人的破屋,进去打开光门将摩托车跟小狗崽一起送入了阴阳峰。

    看到他带着小狗崽出门,小郎眼睛一亮:“狗子!”

    他跑过去想抱小狗,结果四只小狗齐刷刷的对他张开嘴就咬,性子很烈。

    小郎没能上手,他抬头可怜巴巴的看向陈松说道:“先生,能不能别把小狗给炼化掉?它们好歹是一条命呀。”

    陈松道:“谁跟你说我要把它们给炼化?我是暂时带它们在这边待几天,你去炼四张启智符给它们。”

    桐峦子看到小狗崽后摇了摇头:“先生,取活物灵气为丹药,这为正道所不许,请您放过它们可好?”

    陈松哭笑不得:“我这么面善心善的人,你们说什么呢?我带小狗过来不是要把它们炼掉。”

    桐峦子松了口气:“我想也是这样,这四只小犬似有灵兽血脉,若能激发其血脉,或许能做咱们的护宗灵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