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带着仙门混北欧 > 111.遇见母流氓

111.遇见母流氓

    得到藏红花的球茎种,陈松没有直接开种,先放到水里泡了起来。

    在冰岛种植果蔬都是这样,种子得先放入稀释的消毒水里泡上一段时间,防止种子携带细菌病毒传染到土壤中。

    中午的饭菜是罗冰心准备的,做了很丰富的一桌子,干煸西蓝花、干煸豆角、干煸茄子、地三鲜、宫保鸡丁、鱼香肉丝、糖醋里脊、红烧肉、回锅肉等等,洋洋洒洒十几道菜,其中还有一道彩虹版的可乐鸡翅。

    此外她还喊来哥布尔烤了些海鲜,比如大个生蚝和大个扇贝,她调好了蒜蓉,烤出了别样味道。

    荆伟去帮忙端菜的时候吓一跳:“喝,老妹儿你这厨艺可以呀,以后不知道哪个男人幸运会娶到你。”

    罗冰心说道:“咱们肥水不流外人田,你看看你身边有没有未婚好友?让他幸运一下。”

    “我……”陈松积极的说道。

    结果他就说了一个字,荆伟一把拽住了他:“兄弟你要毛遂自荐吗?行,那我这做大舅哥的给你个机会!”

    “讨厌。”罗冰心又在娇羞之下举起了那火龙果也似的拳头。

    陈松赶紧一个擒拿手给她抓住了手腕:“听我说完,是我身边一特好的朋友,我想举荐他。我这朋友真的是要才华有才华、要相貌没相貌,为人幽默风趣、满腹经纶、智商极高,那是上知天文、下肢粗壮,就是长得粗犷了一点。”

    “你说的是高晓松吗?”宋飞泉问道。

    陈松摆手道:“不是,认真的,真的一个很好的同学,学IT的,那收入真不低。”

    宋飞泉沉吟道:“老板,我不想拆你台,但小冰是我好姐妹,有些事我得帮她问清楚,你朋友在哪家公司上班?”

    看几人奇怪她会问这个,她便解释道:“我也是做IT的,两年工作三年经验,这行业加班太狠,容易早衰,为了小冰幸福考虑,我觉得得问的清楚点。”

    陈松想起了姜涛的加班经历,心虚的说道:“阿里发发。”

    宋飞泉点头道:“这公司不错,多数部门加班不是那么厉害,就是阿里人能力强比较傲气,当然这总比花厂、网二、359的IT人要好。”

    “这几个公司的员工更傲气?”

    “不是,他们加班太多都快没气了。”

    陈松伸出大拇指:“优秀。”

    宋飞泉认真的说道:“别以为我开玩笑,国内IT业加班很厉害,我就是受不了所以辞职跑到北欧来做义工。”

    陈松撇嘴道:“这就是女人和男人的区别,女人特别是漂亮的女人受不了工作的压力可以辞职,男人呢?不行啊,要养家糊口!要忍辱负重!”

    荆伟唏嘘。

    宋飞泉不服气的说道:“你拿我举例不合适,我辞职跟我性别无关,即使我是男人我也敢。”

    陈松投以轻蔑的笑:“你辞职以后怎么赚钱来准备彩礼、来买房买车、来为父母养老?”

    宋飞泉说道:“我母亲是中科大的教授有退休金,我父亲有一家公司,他们不需我养老。而我名下在京城有五套房子,高中开始到现在还挖到了一百二十枚比特币!”

    荆伟额头顿时渗出了汗水,他拉了陈松一把道:“陈兄弟,你们有钱人圈子就是不一样,多谢你允许我进入这圈子。”

    陈松:“我农二代圈子的。”

    罗冰心甩手道:“不要在这里胡扯了,赶紧上菜,我准表嫂还在等着呢。”

    他们开始上菜,趁着个空隙,荆伟低声道:“陈兄弟你把宋小姐给追了得了,你们两个的结合就是两家世界五百强企业的合并,多带劲!”

    陈松说道:“我只娶我喜欢的姑娘,我不在乎她有没有钱,她再有钱也没用,我视金钱如粪土!”

    “关键是人家还出身名门!”

    “抱歉,我出身仙门。”

    跟我比背景?陈松不屑一顾,我可是九洲之子!

    荆伟点头:“行行行,我不跟疯子较劲。”

    “吃饭啦。”罗冰心快活的声音响起。

    听到这声音,正在跟哈士奇玩的道哥拔腿就往屋子里跑。

    哈士奇腿长跑的快,抢先上去堵住了它并伸爪子捂它脸:别跑,兄dei,吃个基巴继续嗨。

    道哥生气,一爪子把它的腿给拍开了:弱智,滚。

    哈士奇往后跳了一步嗖的又跳了回来,屁股翘得比头还高:“汪汪汪!”

    道哥绕路走,狗心不悦:跟弱智待在一起,自己智商会不会受到影响呢?

    一起玩了半个上午,它已经意识到这个同类很蠢了。

    不过平时它没有同伴玩,所以上午时候一直在陪着哈士奇,就当关爱弱智儿童献爱心了。

    哈士奇可不知道这些,它就知道自己没玩够。

    于是看着道哥想走,它就跟蹲守卫校的流氓似的左拦右阻:别走嘛,别走嘛,陪哥哥啊不姐姐,陪大姐姐再玩玩。

    道哥生气了,它拉长了狗脸琢磨怎么收拾这坏母狗。

    偏偏哈士奇亢奋的不行,蹦来跳去时不时伸爪子在它脸上挠一下,要是它有道哥脑子估计会伸出爪子托起道哥下巴说给老娘笑一个了。

    道哥的狗眼珠子转了转,然后很莽撞的冲哈士奇扑了上去:“嗷呜!”

    下嘴就啃!

    哈士奇被咬疼了,也被激怒了,它体内的狼族血脉被激活,先是在地上翻滚一圈甩开道哥,然后起身张开嘴就想回咬。

    结果它嘴巴一张咬到了空气,道哥咬了它后立马跑了。

    哈士奇小心眼,一边嚎叫一边追了上去。

    道哥努力甩动小短腿,以最快的速度跑向后院,直奔温室旁边的大铁笼而去。

    铁笼里面两只阴阳啼在闭着眼睛修仙,听到动静它们懒洋洋的张开眼睛看了看,发现没什么事又继续修仙了。

    这铁笼外面有插销,道哥跑过来后跳起来一爪子挑在插销上给打开了,落地后又娴熟的拉开笼门钻了进去对着哈士奇叫唤:“汪汪汪!”

    哈士奇不管不顾,一个加速钻进了铁笼里,然后四肢乱扑棱紧急刹车,回头用阴冷的眼神看向道哥:小宝贝,你死定了——咦,小宝贝呢?

    笼子空了。

    道哥一直贴在铁笼门口,哈士奇窜进来后它立马钻了出去,一爪子拍上门又跳起来把插销给挑了回去。

    落地后它冲哈士奇摇了摇尾巴:再见喽,保重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