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带着仙门混北欧 > 65.全牛宴

65.全牛宴

    陈松猜到了那厢式货车的来意,肯定是斯凯林松想偷偷运走黑牛找来销赃的伙伴,可惜天公不作美,今天道路全是积雪,车子来晚了。

    他带着烫伤药膏回到小牧场后把事跟其他人说了说,奥拉卡福抹着大胡子愤愤道:“那狗娘养的,我不会放过他的!我一定要让他好看!”

    “把他赶出流萤镇,让他滚回雷克雅未克。”立马有人响应。

    陈松咧嘴笑:“看来斯凯林松先生在镇上不受欢迎啊。”

    “那个英国鸡下的软壳蛋,好几年前我们给他搞过勇士验证,结果他一项没有通过,看到焦烤羊头都吐了!”

    “该死的,马上要吃饭了,别提这些恶心事。”

    莱茵用烤炉来烤牛排,他先烤了肉眼牛排,烤的往外冒血水就开始分着吃。

    陈松头皮发麻:“这活是不是有点糙?”

    “肉眼牛排三成熟最好。”一群人见怪不怪。

    陈松去找菲力牛排,结果他发现菲力牛排都被修剪过了,切成了正方形或者长条形,于是他就问:“为什么要特意切出造型?”

    “为了方便区分他们。”奥拉卡福大声说道。

    陈松点点头,奥拉卡福又低声说道:“说实话吧伙计,莱茵那傻孩子有个习惯,他吃牛排只吃原生态切片,不吃修饰过的,他认为修饰成其他形状的牛排就没有灵魂了,所以好牛肉我都会修饰一下再烤,你懂我的意思吧?”

    “坑儿子的好手。”陈松对他竖起大拇指。

    菲力牛排适合烤成七成熟,他就点了一块。

    娇嫩的牛排嗞嗞的冒着油,纯正的肉香味止不住的往陈松鼻子里钻,弄的他是大吞口水。

    他均匀的洒上盐粒和黑胡椒粉,特意用了撒盐哥的招牌动手,曲手臂做眼镜蛇状来了一肘子盐。

    莱茵在旁边吹口哨:“酷毙了伙计。”

    哥布尔走过来说道:“嘿,姿势真棒,我也来个表演,魔术表演,陈先生你闭上眼睛,数两个数再睁开眼。”

    “你还会这手?”陈松闭上眼睛,“一,二!”

    他睁开眼睛,哥布尔死命抻脖子,然后说道:“瞧,我把你的牛排变没了。”

    陈松低头一看,他好不容易调好味的牛排没了,就这么被他吃了!

    哥布尔得意的嘿嘿笑,他看陈松要发飙,赶紧说道:“别生气,我赔你一瓶啤酒。”

    说着,他去拿了瓶百威啤酒过来。

    陈松问道:“开瓶器呢?”

    哥布尔说道:“开啤酒还用开瓶器?你给我,我再来个表演……”

    “吞酒瓶子?”

    “不是,是徒手开酒瓶!”

    陈松递给他,哥布尔把瓶口放到火焰上烤了一下,大手抓着酒瓶盖使劲扭了扭,竟然真的把瓶盖给扭下来了。

    这一手绝活看呆了陈松:“厉害啊我的哥。”

    哥布尔骄傲的说道:“每天早上来一发,这手劲是盖的?我还有更厉害的呢,看好了!”

    他拿着酒瓶一晃,嘴巴含着瓶口把一瓶酒全给吹了,然后扔给陈松个空酒瓶,得意洋洋的吹着口哨离开。

    看着空瓶子陈松知道自己又被涮了,便气道:“哟,哥布尔,你口活真厉害,这又是在哪个伙计的下身练出来的?”

    还是莱茵靠谱,他开了一瓶酒扔给陈松:“接着。”

    “谢了。”陈松喝了一口,啤酒冰凉,顺着食道流入肚子后让他连连哆嗦了起来。

    大冷天喝冰啤酒,爽!

    炖牛肉熟了,陈松挑了一块准备沾着盐吃。

    莱茵拦住他:“不是这么吃的,伙计。”

    地上有积雪,他抓了两大把放在碗里,然后把牛肉塞进去滚了起来,等到牛肉温度降下来了,才蘸着盐巴开吃。

    这个吃法充满特色,陈松吹了个口哨:“酷。”

    冰岛的空气洁净,落下的雪也干净,众人都是这么吃。

    莱茵吃了口肉准备喝酒,然后他拍拍额头道:“忘了最重要的事。”

    他掏出手机选了一张照片,拿酒瓶在屏幕上碰了碰后撒了些啤酒在地上:“亲爱的,祝你在天堂开心,祝你早午晚都安。”

    陈松看了看照片,上面是个笑脸如花的褐发姑娘。

    他拍了拍莱茵的肩膀:“节哀,你的女朋友?”

    莱茵耸耸肩道:“算是吧。”

    陈松问道:“她是怎么,嗯,怎么去世的?”

    莱茵纳闷的看着他道:“去世?不,她没去世,她去澳大利亚了。”

    陈松懵了:“她没去世你刚才那是做什么?你不是说祝她在天堂开心吗?”

    莱茵解释道:“主要她出国的时候跟我说,‘别缠着我了、你就当我死了吧’,所以我会在吃饭前给她送上天堂祝福。”

    陈松:┓⊙▃⊙┏

    莱茵收起手机喝了一口啤酒,脸上若有苦闷:“其实我搞不懂,伙计,你看到了,我不抽烟、不赌博没有恶习,为人善良、努力、有上进心、成熟、大方、有爱心,长得也算帅,我这么优秀?可怎么就一直孤身找不到女朋友?”

    陈松也很苦闷:“我跟你有一样的疑问。”

    两人对视一眼,忍不住想抱头痛哭。

    同是天涯沦落人啊。

    厚实的烤牛排装在瓷盘中被送了上来,泛着金色油光的肉片冒着腾腾热气,肉中缝隙被烤的微微松弛,棕红的牛肉上撒了黑胡椒粒和晶莹的盐粒,盖着几片碧绿的迷迭香叶,它们和瓷器的雪白相映得彰,格调十足。

    哥布尔嘿嘿笑着将盘子递给陈松:“嘿兄弟,我只是吃了你一块肉、喝了你一瓶啤酒,瞧你这愁眉苦脸的样子,这么小气?”

    陈松接过盘子切了块牛肉进嘴里,一边享受着娇嫩的肉质和四溢的肉汁,一边含糊的说道:“我不是为肉和酒而愁,我们两个在为女人而愁。嗯,不错不错,味道好极了,用美国话说就是外瑞古德!”

    莱茵喝着酒又多愁善感起来,秀气的脸上全是哀伤,抱着手机看着前女友的照片默默叹气:“喜欢一个女人却得不到她,这真是来自撒旦的折磨,我该怎么办?”

    哥布尔将毛爪子拍在他肩膀上说道:“我来指导你,你知道的,这方面我有经验。”

    莱茵精神一振,期盼的看着他。

    哥布尔继续说道:“你给她打个电话,录下她的声音,然后设置成闹钟的铃声,再把她的照片设置成闹铃桌面。相信我,顶多一个星期,别说喜欢她,你会恨不得杀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