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带着仙门混北欧 > 49.第一次party

49.第一次party

    单片三明治就是一片面包上镶嵌着两枚虾肉,喷香的面包和鲜美的虾肉是绝配,陈松吃的连连点头。

    结账的时候又是一笔大款子,老板除了给他免了零头还给了他一瓶啤酒,然后偷偷说道:“下次你跟哥布尔这混球一起吃饭,能不能别来我家?镇子口有一家卖地热烤面包的店铺,那玩意儿味道很不错。”

    陈松莞尔。

    回到庄园,克雷父子在等着他。

    一见面牧师就向他打招呼:“陈,记得明天去我家。”

    陈松点点头又去熬了一锅薄荷水,克雷磨磨蹭蹭的走过来说道:“大小伙子,能不能少弄点?喝多了晚上老是撒尿。”

    “多尿尿有益于健康。”

    “可我家没那么多褥子给我换了。”克雷可怜兮兮的说道。

    陈松震惊:“你这么大了还尿床?”

    然后又琢磨了一下:“好像我们家乡也有偏方可以治少儿尿床。”

    这个是真的有。

    亚力克斯松气恼道:“他不是病,而是自制力差,入睡后就不愿再起床,实在憋不住了才导致的尿床!”

    陈松沉吟了一下,道:“简单,还有可以治懒病的,电褥子你听说过吗?尿床者的噩梦。”

    亚力克斯松摇头。

    陈松进一步解释道:“电褥子是通电导热的一种床上用品,它需要用电嘛,而尿能导电,你给克雷用上,他要是再敢尿床,那等着变电烤肉吧。”

    他打量了一下克雷体型:“这算是电烤排骨。”

    克雷顿时面如土色。

    亚力克斯松大喜过望:“那么哪里能买到呢?”

    克雷绝望的拉着父亲的手说道:“别,爸爸,我发誓不管我睡得多熟,当我憋不住尿的时候都会起床撒尿的。”

    “给你个机会。”

    等只剩下他们两人的时候,克雷怀疑的问陈松:“我妈妈说,每个可爱的孩子都是上帝赐予人间的小陀螺,他们会团团转着去给身边的人带来欢乐……”

    “还有这说法?”陈松纳闷,然后他又解释道,“那你想没想过你们这些小陀螺为什么会转?因为有人在抽打你们,抱歉,我就是那个爱抽陀螺的魔鬼!”

    “你抽打我,那我就抽打道哥。”克雷说道,“我会把痛苦一级一级的延续下去!”

    正翘着后腿用舌头舔唧唧的道哥一下子站了起来,它用前爪撑地往后一踢,毫不留情的对克雷小腿来了个马后踢。

    克雷去追道哥,陈松没什么事了回到房价,然后把AK-47拿了出来。

    这是一把二手枪,枪柄、握手和部分枪身是红核桃木制成,上面已经起了一层包浆,含铬镍合金钢制成另一部分枪体上有很多划痕,看来它是久经战阵的老手了。

    他一直摸索AK-47到深夜才入睡,醒来后就得准备去参加亚力克斯松组织的party了。

    亚力克斯松的家距离杜瑞斯教堂不远,就在教堂后面,陈松开车经过,然后看到了二者之间的地上竖着密密麻麻的石质十字架:“这是墓地?”

    “是的,镇子的墓地。”老爷子点头说道。

    陈松惊叹道:“亚力克斯松牧师的家隔着墓地太近了吧?”

    “是的,他是牧师嘛,所以可以享受这个优待。”

    “优待?”陈松纳闷了。

    布鲁斯解释道:“是啊,墓地是最靠近天堂的地方,墓地旁边的房屋可以受到上帝的庇佑,能住在这样的地方不是一种优待吗?”

    陈松拱手:“社会社会。”

    这算是另一种习俗差异了。

    牧师跟神父不一样,可以结婚、可以生子甚至可以喝酒,更不可思议的是,有些牧师是有前科的罪犯,他们悔悟后皈依上帝,做教徒的牧羊人,这也是可以的。

    小镇建筑整体分布比较散,镇中心规划整齐,阡陌交通,一板一眼。而外围的房屋建的就很随意了,亚力克斯松家的房子算是小独栋别墅,再往外才有房屋。

    楼房建起的已经有些年头了,围栏高矮不一、颜色不一,有些是坏掉后补上的,楼体还算坚实,刷有棕红色防护漆,搭配白色护栏,显得色调明亮欢快。

    几辆汽车随意的停靠在房屋四周,陈松停下车后有人对他招手,他打眼一看是哥布尔,后者早早来帮忙了。

    参加party要带礼物,布鲁斯带来了一瓶打着花结的香槟和一篮子食物,克雷的母亲梅尼很高兴的接过礼物问道:“艾玛还好吧?她怎么没来?”

    布鲁斯语气低沉的说道:“她的健康一天不如一天,现在更需要的是卧床休息,实在无法来参加party。”

    梅尼点头道:“我明白,那待会你们记得带点蛋糕回去,我上午刚刚烘培的,有艾玛喜欢的抹茶奶油味,我想她会开心的。”

    “一定,谢谢。”

    陈松那边跟哥布尔握手来了个拥抱,问道:“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吗?”

    哥布尔摁住他道:“不,不需要伙计,你在这里好好休息,待会有你忙的呢。”

    “忙什么?”

    “秘密。”哥布尔对他挤挤眼,脸上横肉挤在一起露出个暧昧的表情。

    随后源源不断有人赶来,布鲁斯给他介绍了几个人,有小镇治安官彼得利克-皮特森松,酒保小皮特森松就是他弟弟;有小镇中学校长布莱克-科尔文松,有超市经理拉里-凯迪齐格松等等。

    后面安吉丽娜也来了,女警官脱下戎装换上了一身天蓝色牛仔服,金色长发梳成马尾垂在后脑勺,脚上穿着马靴,不施脂粉、不坠首饰,整个人看起来英姿飒爽。

    陈松看到她后就主动过去打了个招呼:“嗨,安娜,今天不用上班?”

    “轮不到我值班。”安吉丽娜冲他微微一笑,然后指着勇士皮卡道:“那家伙不错,很彪悍。”

    陈松说道:“我们国家出产的猛兽,你知道,我得支持国货。算了现在说这个很傻,一起过去瞧瞧?”

    “简直再好不过。”

    安吉丽娜走到车前随手敲了敲玻璃,然后一只小狗猛的窜了出来,站在后座上用前爪扒拉着车窗,小尾巴摇的飞快。

    “沃日道哥?”陈松忍不住爆粗口,还好他是下意识用中文说的,安吉丽娜听不懂。

    但女警官认得道哥,她扭头对陈松笑道:“你还真是喜欢这小家伙,出来参加party都不忘带着它。”

    陈松压根就不知道这小子爬上车了,而且这皮卡很高大,踏板隔着地面得有半米,也不知道它怎么爬上去的。

    “哦,小乖乖。”安吉丽娜打开车门将道哥抱了出来。

    道哥乖个屁,它不愿意待在安吉丽娜的怀里,四条小腿蹬达着想往陈松怀里跳。

    女警官很暴力的将它给摁住了,直接把它脑袋塞进了自己胸口,道哥哀鸣一声,用前爪摁着她的胸跟拔萝卜似的往外挣扎。

    “太凶了。”陈松觉得有什么东西苏醒了,他赶紧弯了弯腰。

    这时候有人在后面喊他,他回头一看是哥布尔,走过去问道:“干嘛?”

    哥布尔埋怨他:“我叫你呢。”

    陈松道:“我知道,我不用回头不用眼睛看也知道是你在叫我……”

    “你不用眼睛看是用屁目艮看的吗?”

    “法克!”

    “我找你就是跟法克有关,给你个礼物,你是不是没准备?”哥布尔从裤兜里掏出个塑料包递给他,“玫瑰味的,小妞都喜欢。”

    陈松看着这个得有孩子巴掌大小的塑料包惊呆了:“这踏马,玫瑰味?这是一包鲜花饼吗?!”

    “上帝,你真可怜,这都不认识,这是套套!”

    “我知道!可可,这是给马用的?”

    “人用的!”

    陈松落荒而逃,恰好安吉丽娜又对他招手,他赶紧收拾起东西跑过去。

    道哥很倔强,安吉丽娜只能把它交还过去,说道:“或许是因为我总是和贝奇待在一起,身上有贝奇的味道,所以道哥才不愿意跟我待在一起。”

    陈松说道:“那是道哥跟贝奇不熟悉,后面有空我带道哥去找你,让它跟贝奇认识认识,它们熟悉后,道哥就会喜欢你的气味了。”

    两人围绕皮卡聊着天,院子里已经准备好了餐桌。

    冰岛乡间party都是自助形式,有一条长桌上放着各种水果菜肴和蛋糕面包,放两个烤肉架,大家伙分成几个小圈子,拿着啤酒或者红酒一边喝一边聊。

    餐桌摆放好后,哥布尔拎来一个木桶,里面全是啤酒,他把陈松叫过来帮忙搬酒桶,等陈松真过来后他猛的打开喷头,然后有泡沫往外喷,陈松躲避不及,有一些就喷在他脸上。

    顿时,帅哥警察古德松暧昧的笑了起来,不等他开口陈松就知道没好话,立马举手道:“停下,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用说,一切都在酒里,来,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