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带着仙门混北欧 > 43.连夜出城

43.连夜出城

    见少年油盐不进,陈松只好开门见山:“那我不拐弯抹角了,你以后跟着我混好了。”

    少年一怔,随即惶恐:“你想拐卖我?”

    这什么脑筋急转弯?跟着混和拐卖有什么关系?

    陈松觉得少年有点二,就没好气的说道:“你看看你那样子,拐卖了能干嘛?跟着我有饭吃,可以吃饱肚子。”

    少年挺起胸膛道:“师傅曾教导我,身为修道者要有一颗道心,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

    “跟着陈先生还能得到灵气来修炼。”桐峦子补充了一句。

    少年的话戛然而止,眼睛猛的睁大了:“真的?”

    陈松从怀里掏出一粒小灵丹扔给他道:“给你的见面礼。”

    少年拿到小灵丹仔细一看,随即第一时间塞进嘴里,然后说道:“师傅还说,识时务者为俊杰——我跟你混!”

    犹豫了一下,他又补充道:“可我不做坏事。”

    陈松笑道:“你看我的样子,像是干坏事的人吗?”

    少年仔细打量了一番后迟疑的说道:“多、多少有点像。”

    随即他觉得自己这么说不合适,便补充道:“不过我师傅没有传授过我面相手相、梅花易数这些课程,所以我看的可能不准。”

    说完后他还是觉得不太合适,就继续补充道:“我只是看你面相长得凶,只是随意猜测,或许你心是好的。虽然我师傅说相由心生,不过我想有时候也有例外……”

    最后少年下定决心,说道:“你就是个例外。”

    陈松好悬没克制住脾气想抽出枪来毙了这小子。

    这么一耽搁,天色不早了,两人打算晚上先在茅草屋里住下。

    陈松去收拾一张木床,然后听到小郎问道:“先生,今晚是你们两个一起睡,还是咱们三个一起睡?”

    陈松皱眉问道:“为什么一起睡?自己睡不行吗?”

    自从上了中学,他就再没跟同性睡过一张床。

    小郎摇头:“晚上太冷,没有那么多被子也只有两张床,而且挤吧暖和。在三阳符用完后,我跟我师傅平时就挤在一起睡。”

    陈松也摇头:“那你们俩挤吧……”

    话说了一半他觉得这话有歧义,就改口道:“那你们俩挤在一起吧,我自己睡。不,我跟阴阳啼一起睡。”

    听了这话,小郎忽然皱起眉头:“对了,你们那两只阴阳啼是哪里来的?”

    “在集市上换的。”陈松说道。

    小郎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你们带着一包袱的好吃的去过集市?有没有对外展示过小灵丹?”

    “没展示过。”

    小郎松了口气。

    “就是用小灵丹换过几样东西。”

    小郎立马将被子扔掉,问道:“你们以前住在哪里?那里安全吗?”

    陈松道:“住在虎浮群山的阴阳峰,当然安全。”

    小郎说道:“那我们今晚不能在这里睡,赶紧走,回阴阳峰!”

    陈松皱眉道:“为什么?”

    小郎像是看傻子一样看着两人:“财不露白的道理不明白吗?你们竟然带了那么些好吃的去集市,还让人知道你们有小灵丹,肯定已经有人盯上你们了,赶紧出城!”

    看着他着急忙慌的样子,陈松问道:“至于吗?”

    小郎回以冷笑。

    桐峦子迟疑的说道:“六九城前些年还算太平……”

    说着他闭上眼睛捏了个法诀,再睁开眼睛后也有些着急:“外面有十道灵气,正好在东南西北十方,有人盯着则宅子。”

    陈松大惊:“十道,老子有那般魅力?还有十方是什么鬼?”

    桐峦子讪笑着竖起四根手指。

    小郎说道:“趁着天亮我们快走,得摆脱他们的盯梢。”

    桐峦子道:“我们在城防有熟人,或许……”

    “城防最黑!”小郎咬牙切齿的说道。

    桐峦子摇头道:“但粗城绝不是个好足意。”

    陈松道:“不,听小郎的,我们出城。”

    现在九洲修真界大能都挂掉了,还活着的修真者只是小鱼小虾,要是面对面开干他一点不怕,大不了用温彻斯特轰他们。

    出城进入荒野对他们一方有利,反而是待在这陌生城池中他不熟悉环境,容易受到埋伏,才会限制温彻斯特的威力。

    小郎草草收拾一番,三人立马出门。

    就在此时,隔壁木门忽然被推开了:“嘎吱。”

    陈松反应极快,立马抽出短霰弹枪瞄了过去。

    一个老头在颤巍巍的出现在门口。

    被他猛的用枪瞄着,老头虽然不认识霰弹枪,却也吓了一跳,他哆嗦着举起手中布兜说道:“大人、大人息怒,小郎这孩子偷来的干粮菜肴都在这里,你们莫要将他抓走……”

    陈松问道:“你邻居?”

    小郎点点头,陈松笑道:“算你还有一番侠义心肠,今天你给老人一口饭吃,未来我也不会让你小子饿肚子,种下善因就会结善果,咱们走。”

    老头一头雾水,小郎跟他说道:“他们不是来抓我的,这是我师叔,我们要出城一趟。你帮我跟翠翠、算了,黄老爷,你们要保重啊。”

    他踮着脚尖往老头院子里看去,一无所获后他脸上露出几分失落,加紧脚步追向陈松两人。

    三人到了城门处,却看见城门已经关闭。

    此时镇守城门的已经不是宫无病,陈松没法走关系,只能上去问道:“军爷,请问什么时候能开城门?”

    官兵说道:“待到下次鸡鸣时分再开。”

    这就得等到明天黎明了,陈松想到了背包里的阴阳啼,问两人道:“有没有办法让咱们的鸡崽子这会叫两声?”

    桐峦子讪笑道:“则些官兵又不撒,叫了有什么用?”

    陈松道:“总得试试吧?”

    小郎道:“要试的话简单。”

    话音落下,他躲在一棵树后叫了起来:“喔喔喔!喔喔!”

    陈松赶紧拖他走人,这傻孩子!不是一般的二!

    桐峦子迟疑道:“要不弟子来似似?”

    陈松郁闷道:“你们这是集体范二吗?这招试一百遍也不行!”

    桐峦子道:“弟子的意思似,试试带你们飞过城墙!”

    这招确实可行。

    他们出城后走了不多久就注意有人盯梢跟了上来,桐峦子掐了掐法诀后面色凝重的说道:“不止一拨人。”

    “你怎么感应到的?用了什么法术?”

    桐峦子道:“弟子木有感应到什么,也木用法术。”

    说着他回头伸出手臂往远处扫了半圈:“弟子是看到的。”

    “沃日!”

    陈松给温彻斯特装满子弹,并把备用子弹挂在了枪侧,然后问小郎道:“你怕么?”

    小郎讪讪道:“也说不上怕不怕,就是腿忍不住发抖。”

    陈松笑道:“放心,你跟着我混,我会罩着你。”

    温彻斯特在手,天下我有!

    三人远离城池后开始在乡村民宅中穿梭,盯梢的人群并没有出来阻截他们,就是远远的吊在后面。

    一路畅行,就在三人又进入一座荒村的时候,忽然有一只纸鹤冲他们飞来,并张开嘴说话了:“喂,两位师兄,我是风随干。”

    陈松吓得浑身一颤,差点扣扳机轰了它:“这这,这是什么玩意儿?”

    桐峦子说道:“传音鹤,小东西。”

    风随干的声音继续响起:“两位师兄,白天的事是我风某人不地道,但我也是没办法,有人看见你们给我小灵丹,想要抢掠于我,我只能先行躲避。”

    “不过我们架势堂从来不会拉稀摆带,这次我来将功补过,后面有三拨人马盯上你们了,可他们却不是单纯想要来抢掠你们,而是让你们做诱饵,想以你们引出蛰伏地下的妖兽,到时候来个一箭双雕!”

    陈松问道:“这三拨人马是怎么回事?”

    纸鹤没有回答,而是自顾自说道:“根据我得到的消息,这段时间活跃在城外的妖兽乃是地狼,它们凶残无度,最喜欢捕食修士,万万小心。”

    ‘心’字落下,纸鹤也落了下去。

    桐峦子对陈松说道:“先生,这传音鹤是最低级的傀儡术,只能传讯,不能通讯,你对它说话没用。”

    陈松点头,问道:“地狼是怎么回事?”

    桐峦子说道:“一种低级妖兽,形如饿狼,喜好挖坟掘墓搜寻腐尸,要忌惮的似它们能在泥土中畅行无阻。”

    小郎顿时面色惨白,捂着肚子蹲下了。

    陈松大概了解了,他看向小郎道:“你就怕成这样?只是能在土地里爬行的狼而已!”

    小郎瑟瑟发抖:“我如果告诉你,恰好这会我肚子疼想拉屎,你会不会理解我一些?”

    桐峦子赶紧说道:“周围藏有地狼怎能拉屎?小心地狼从地下钻出来舔你屁股!”

    陈松诧异道:“这妖兽还有如此怪癖?那岂不是上厕所不用带纸了?”

    “地狼舌头全是倒刺,舔一下肠子都能给你拖出来!”

    小郎一脸痛苦的揉着肚子道:“师叔,我也不想这样,可是我这人有个毛病,一紧张就肚子疼拉肚子,真的。”

    陈松点头:“我信你,你这是肠应激综合征,不大好治,回头我找个老中医给调理调理。”

    “不是,先生,咱们讨论这些干撒?”桐峦子急的顿足。

    “急你也是白着急,别急,我有谱,”陈松抬头看向一座屋子,“地狼总不能穿过一座房子出现在屋顶上吧?”

    他这么一说,桐峦子思维就发散开了:“也不必非得桑屋顶,我看前面有大树,要不你爬到树上去拉?”

    “还是去屋顶上吧,我怕我不小心从树上滑落下来。”小郎一时心有戚戚。

    荒村之中房屋众多,他们找了最高大一间,小郎提着裤子飞奔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