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带着仙门混北欧 > 33.中草药

33.中草药

    因为极夜缘故,冰岛的室内运动场所很多,功能很齐全,拿强壮海盗俱乐部来说,它里面除了健身房、射箭馆外还有瑜伽室、温泉馆、武术馆,其中武术馆里有剑道台、擂台甚至还有一座八角笼。

    陈松第一次见到八角笼,就很好奇的站在旁边看了起来。

    哥布尔不怀好意的扫了扫他的身板说道:“伙计,你没有进过八角笼吗?”

    “没有。”

    “哈,那你运气来了,今天我带你进去玩玩。”

    “怎么玩?”

    哥布尔去拿了两套拳击手套过来:“进去来一场友谊拳击,放心,这手套很厚实,打在身上顶多有点疼,绝对不会造成实质性伤害。”

    擂台旁有人在聊天,见此便喊道:“哥布尔,别欺负人!”

    “伙计,我劝你善良!”

    哥布尔眯着眼睛回头笑道:“我们只是玩玩,伙计们,只是玩玩而已。”

    两人进入八角笼,他抹了把鼻子嘿嘿笑道:“来吧,陈,你没学过拳击对不对?我教你几招,来,看我的拳头!”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他一记垫步上前,拧腰挥臂甩出一记直拳。

    在陈松看来他出拳速度很慢,上身闪了闪就避开了他的拳头,与此同时哥布尔已经迈步冲到了他的跟前,于是他便下意识一记右勾拳飞了上去!

    ‘咣当’,一声闷响!

    哥布尔踉跄了两步,他蹲在地上甩了甩头,然后仰起脸委屈的对陈松说道:“我教你拳击而已,你干嘛还手打我?还那么用力?”

    陈松一脸歉意的说道:“没有,我没有很用力,刚才就是本能反应,你脸都凑到我拳头上了……行行行,不说了,你再来教。”

    哥布尔站起来郑重其事的说道:“拳击是一项很野蛮的运动,但它的实质是公平的竞技,来,我先教你拳击手准则。”

    “跟我念:直拳、勾拳、刺拳,我们的力量与速度并重,防守、躲闪、出击,我们的智慧与拳术结合,我们为荣誉而战,我们为金腰带而来,我们敬畏规则,也敬畏对手!”

    陈松跟着念了一遍,哥布尔用拳套指着他说道:“很好,完成文字教学后,现在进行实战教学,有没有问题?”

    “没有问题。”

    “这次跟刚才不一样,刚才是闹着玩,上帝可以证明,这次我认真起来了,现在是实战。”哥布尔严肃的说道。

    陈松学着在电视上见过的拳击手那样伸出拳头跟他撞了撞,然后往后退了两步。

    哥布尔说道:“首先,我要展示给你的是直拳!”

    他踩着小碎步沿着八角笼边缘做快步走动,上半身有节奏的左右摇晃,双臂前后交错在面前虚晃着,然后猛的往前一步来了个试探。

    陈松后退,哥布尔见此嘿嘿笑。

    他继续踩着小碎步走动,期间不断试探,他再一次猛然往前探出脚步的时候,陈松不再后退,而是如鬼影追人,身形一晃冲了上去,当胸便是一拳挥出!

    耀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

    这一拳出击可是够快,哥布尔还在琢磨怎么戏弄他呢,然后眼前人影没了,下一秒钟胸口一阵剧痛,整个人险些被打得飞起来。

    哥布尔趔趄后退一直撞上八角笼,他转身抓住笼门叫道:“给我开门,我不打了!”

    陈松讪笑着拉住他道:“别别别,再来,刚才你老是试探我,搞得我蠢蠢欲动了,这次你认真点,别玩了,认真教我,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哥布尔绝望的叫道:“明白,你想打死我!”

    “没有!”

    “有,陈,你是个骗子,你还说你不会拳击?你的脚步比我灵活多了,绝对是训练过的!”

    陈松无奈道:“我真没有训练过,不过我天生速度快。”

    “你天生神力、天生速度快,你还天生什么?”

    “天生善良?”

    “善良你就放过我吧!这样,你喜欢武器不是吗?我带你玩武器,这里面还有其他兵器!”

    武术馆里确实有各种武器,战斧、链子锤、短刀长刀、矛枪、巨剑、盾牌等等,但这些武器全是塑胶质地,哥布尔介绍道:“它们打在身上顶多有点疼,绝对不会造成实质性伤害。”

    陈松觉得这话很耳熟:“咱们试试?”

    哥布尔脸色一白:“不试不试。”

    但他仔细想了想后又露出笑容,这货去找出一根双节棍展示给陈松看:“如果你想试试的话,那咱们就试这个,你知道这是什么吧?”

    陈松说道:“当然知道,这是双节棍,布鲁斯-李就是用这个武器征服了全球武术爱好者。关于双节棍,你了解的肯定比我少,因为它就是我的祖先发明出来的,起初叫做蟠龙棍……”

    “上帝,别说了,这个咱们也不试了,它其实很危险。”哥布尔见陈松对双节棍如此熟悉,赶紧放弃了使用双节棍来较量的想法。

    陈松问道:“双节棍危险吗?比起冰岛传统冷兵器来说,它是最安全的吧?”

    哥布尔摇头,他指着额头上的伤疤道:“它同样危险,看这里,这就是有一次我跟一个伙计单挑的时候被双节棍打伤的。”

    陈松皱眉道:“他下手太狠了吧?这差点给你开瓢,他想要你的命吗?”

    哥布尔强笑道:“没有,当时用双节棍的是我。”

    俱乐部是一个打发时间的好地方,陈松在里面找到了不少乐趣,比如虐哥布尔。

    离开俱乐部的时候,他们开车从教堂经过,看到里面灯光还在亮着。

    陈松想起了自己给克雷带的净体丹,然后决定趁机去拜访一下克雷一家。

    天色已晚,克雷的父亲和另外一名牧师依然在忙活的收拾教堂,陈松进去打了个招呼问道:“嗨,亚力克斯松先生,克雷呢?”

    亚力克斯松对他微微一笑,道:“他在家里,怎么了,你找他有什么事吗?”

    陈松说道:“是这样的,据我所知克雷的过敏体质比较严重是吗?我们家乡有一种草药秘方,在调理人的体质方面有着神奇功效,所以我想如果你愿意,我希望让克雷试试。”

    听了他的话牧师先是精神一振,随后又迟疑起来:“哦,是吗?”

    陈松明白他的顾虑,便耸耸肩道:“据我所知这种草药在调理人的体质方面很有用,但它没有经过药监局的许可,所以我过来问问你,如果你觉得可以试试,那咱们就试试。”

    亚力克斯松用手搓了搓脸,最后郑重的说道:“很感谢你的关心,陈,但这事我得跟梅尼商量一下,也得听听克雷的意见,能给我点时间吗?”

    陈松笑道:“当然,时间充裕。”

    他以为亚力克斯松至少要犹豫个一两天,结果他回到庄园后差不多一小时,亚力克斯松开车赶了过来。

    “我们愿意让克雷试试。”身穿一件长风衣的梅尼有些忧郁的说道,“我们的选择不多了。”

    儿童过敏一直是世纪难题,目前治疗手段是防大于治,主要是查明儿童的过敏原,然后将他们与过敏原之间进行隔离。

    但这种防备是很难的,每年依然有许多儿童因为过敏问题而去世,克雷的过敏原是罕见的塑料,上次他发病就是玩了塑料玩具,这更是防不胜防。

    陈松没想到他们当晚杀了过来,这还没有准备点能掩饰净体丹的噱头呢,他只好临时找了些薄荷,将薄荷叶煮成水介绍说是草药。

    看着绿油油的汤水,克雷小脸惨淡:“确定我得喝这玩意儿?”

    梅尼爱怜的抚摸儿子的脑袋,柔声道:“陈叔叔在帮你治病呢,这药水或许可以让你以后变得不再害怕塑料。”

    克雷使劲摇头,亚力克斯松的脸板了起来:“你怎么不听话?”

    “我不是不听话,爸爸,我的意思是妈妈说错了,陈是大小伙子,他不是我叔叔,没有面包,也没有叔叔。”

    “礼貌呢?”连梅尼也不高兴了。

    陈松急忙摆手道:“克雷是个有礼貌的小家伙,我们之间有独特的昵称,他说的没错,他叫我大小伙子一点没错。”

    克雷满脸苦色的端起小碗,他仰头看看陈松问道:“大小伙子,你没有因为我阻止你得到莉莉丝的孩子,而以此报复我,对吗?你发誓!”

    “当然没有,我发誓!”陈松哑然失笑。

    他把净体丹递给克雷,克雷吃掉丹药又悲怆的喝了口薄荷水,喝了两口后他咧咧嘴,突然喝的愉快起来。

    “还挺好喝的。”少年喝完后抹了把嘴笑道。

    亚力克斯松夫妇来到庄园后顺便去看望艾玛,克雷没事干则去找道哥玩,道哥还记得他,很亲热的上来绕着他转圈。

    克雷用毛巾卷了个小球扔出去,道哥甩着四条小短腿跑过去叼起来再送回来,一人一狗乐此不疲。

    但天色黑了,庄园的灯光不算很亮,玩起来很不尽兴。

    这让少年感觉不爽:“真希望上帝让六月早点到来,现在夜晚太长了,白天那么短。”

    陈松笑道:“小孩才希望白天更长,大人希望夜晚更长,懂吗?”

    克雷耸耸肩道:“当然懂,但大小伙子你有女朋友吗?如果你没有,那夜晚长了有什么用?”

    有什么用……

    什么用……

    么用……

    陈松如遭重击,恼羞成怒:“小孩管大人的事干嘛?还问我呢,那你有吗?”

    “当然,”克雷再度耸了耸肩,“我有,她叫艾莉森,哪天有空我带她给你认识一下。”

    陈松呆若木鸡。

    克雷得意洋洋的问道:“怎么样,是不是很受打击?”

    陈松慢慢的说道:“不是,我在想你父母知道你这么早就找女朋友吗?”

    克雷呆若木鸡:“不、不知道。”

    “很好,他们马上就能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