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带着仙门混北欧 > 27.邻居上门(感谢月光盟主的打赏)

27.邻居上门(感谢月光盟主的打赏)

    PS:感谢兄弟姐妹们给予的打赏,感谢投出的推荐票,如果大家手里有余票,麻烦再给投一下,拜谢!****

    陈松拎着枪去了庄园后面,那里有一片小树林,可以作为靶场。

    这片小树林是人工产物,主要种植了北美云杉和挪威云杉,外围还有一些桦树和松树,栽种的错落有致。

    布鲁斯介绍道:“现在是冬季,只能看到这些树,如果到了无霜期,那这里就美了,有白色的蓍草花、红色的红景天、浅黄色的高山羽衣、金黄的矮柳丛,你到时候一定会喜欢的。”

    陈松闭着眼睛想幻想一下,然而闭上眼睛就是天黑。

    他又睁开眼问道:“里面有什么动物吗?”

    布鲁斯点头道:“有雪兔、林鼷鼠,主要是它们的身影。曾经有一些水貂到来,但被我赶走了,因为它们喜欢吃鸟蛋。”

    “我也喜欢吃,哦,林子里鸟多吗?”陈松得了解这片土地的情况,为即将开始的农场建设做准备。

    “当然,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布鲁斯还特意用了句中国俗语。

    陈松哈哈笑了:“这话不是这么用的……”

    “沉默是一个男人成熟的标志,你的生理成熟是我来教的,心理成熟也得我来教吗?”老爷子板着脸堵住了他的话。

    陈松悻悻的说道:“好吧,那都有什么鸟?”

    “鲣鸟、刁嘴海雀、大贼鸥、北极燕鸥等,我还在林子里见过一只北极白隼,飞行速度很快,非常凶猛。”

    陈松便向往的说道:“真想抓一只玩玩,当然,不抓白隼。”

    白隼是全村吃饭鸟,这个在各国都是核武器,不能碰。

    两人一边走一边聊,道哥小短腿甩的飞快,奔跑着跟随在后,很有狗腿子的觉悟。

    M1887的使用并不危险,只是没有准星,无法瞄准。这也正常,它是近战天王,所使用的12号鹿弹射击波及面广,威力大,二十米之内杀伤力丧心病狂,这是所有霰弹枪的特点,所以熊大熊二才会怕光头强。

    布鲁斯教导他怎么发力、怎么把控枪口方向、怎么瞄准、怎么手眼配合,陈松学了一会后开始玩了起来。

    男人都有玩枪的天赋,不过有的男人天赋比较差,放在医学上叫早谢。

    拿到枪陈松没舍得射击树木,随便找了片空地扣动了扳机。

    “砰!”

    很传统的枪响声,随着枪声有黑烟从枪口喷出,这是因为12号鹿弹用的是黑火药而不是无烟火药。

    枪声一响,陈松兽血沸腾:“干啊!”

    “砰!”“砰!”“砰!”“砰!”

    连续五发子弹发射出去,浓重的火药味呛得人要咳嗽,陈松丝毫不以为意,满心都是亢奋。

    让他意外的是道哥并没有害怕枪声,它一直沉稳的坐在地上,眼神很冷漠的看着枪口。

    冷漠的六亲不认。

    见此陈松忍不住赞叹道:“果然是出色的牧羊犬,好小子,天生勇猛,斯巴达狗啊!”

    随着他夸奖,道哥没有任何表示,只是用直勾勾的眼神盯着他看。

    布鲁斯觉得不对劲,他碰了下道哥,道哥‘嗷呜’一声叫,拔腿就跑!

    等它跳起来陈松才发现,地上有一泡屎,道哥屁股上沾满了狗屎:它不是不怕枪声,而是吓懵了,屎都喷出来了!

    他也是才明白,道哥那眼神不是冷漠,而是吓得直了眼!

    陈松赶紧去追,小狗奔跑中回头一看,看到有人拎着枪追在自己后面,吓得竟然又把肠子给打扫了一下,再度喷出了一泡屎。

    神奇的是,这并没有耽误它飞奔……

    没有追上道哥,陈松只好先行回来,换了子弹对着空气继续开心的砰砰砰开枪。

    树林里飞起一群鸟,陈松瞄了一下没有开枪:他没有杀性。

    就在他玩的不亦乐乎的时候,两辆汽车一前一后开进了庄园绕过主楼开到了广阔的后院,前面一辆是警车,后面一辆则是香槟金色的雷克萨斯。

    看到这两辆车,布鲁斯的眉头皱了起来。

    车子停下后,安吉丽娜的身影出现了。

    陈松吹了声口哨:“老布,你有没有感觉我跟安娜很有缘?莫非这就是鲁迅先生所说的三分看人脸、七分靠姻缘?”

    布鲁斯却没心情跟他开玩笑:“麻烦上门了,陈先生。”

    金色雷克萨斯中走出个面目肃穆的中年白人大汉,他下车后重重的摔了下车门,阴沉着脸倚在车头看着他们。

    安吉丽娜下车后拿出自己的警徽晃了晃,端正脸色说道:“斯凯林松先生报警说你们扰民,希望我们做个调查,我想知道是怎么回事。”

    “他们在放枪,一直在放枪,搞的我家里一片混乱!”中年男子斯凯林松添油加醋的补充道。

    他的英文说的太快,陈松听不明白,只能靠布鲁斯来翻译。

    听过翻译后他争辩道:“一直放枪?才放了几分钟而已!”

    “瞧,他们在居民区里面开枪,警官,这是不是违法了?”斯凯林松冷笑道。

    布鲁斯沉稳的说道:“抱歉,斯凯林松先生,这不是居民区,这是乡镇的郊外,而且是我们的土地,我们有权在这里开枪。”

    斯凯林松轻蔑的笑了,他从兜里掏出一枚弹壳说道:“不止在你们的土地上开枪了,还去我的地盘开了一枪,瞧,这是我搜集到的弹壳。”

    接着他又对安吉丽娜说道:“警官,你可以对这枚弹壳上残留的火药进行分析,再对比他们的枪口残留火药痕迹,肯定会有惊喜的收获。”

    看到这枚粗粗的弹壳,陈松瞳孔一缩:“怎么可能?刚才弹出来的弹壳不是都收集起来了吗?”

    布鲁斯凝重的说道:“他在阴我们,这个混蛋!以前有一次我打猎的时候碰到过他,当时少了一枚弹壳,我没有注意,原来是被他拿走了!”

    陈松明白了,斯凯林松故意设了个局来陷害他们。

    那么问题来了,他为什么这么干?

    他给了老爷子一个疑惑的眼神,老爷子凑到他跟前低声说道:“说来复杂,斯凯林松先生跟帝格尔松先生曾经是朋友,后来反目成仇,你被误伤了。”

    陈松恍然大悟,那么这就是误会了,他轻松的说道:“先生,我明白你来找麻烦的原因了。但你找错人了,二号庄园已经不属于帝格尔松先生,这庄园的现任主人是我了。”

    他的话一说完,布鲁斯便急了,使劲给他使眼色。

    陈松莫名其妙,自己说的有什么问题?

    斯凯林松的脸色则变了,他的脸蛋一下子涨得通红,像是被讨债公司泼了红油漆:“哈,帝格尔那个狗儿子把庄园卖给你啦?哈,你接手了他的烂摊子?”

    “你慢点说,我听……”

    斯凯林愤怒的吼了起来,具体陈松听不懂,但‘法克又’、‘婊砸养的’、‘杂种’、‘狗儿子’之类的几个英文词语是全球通用的,这些他听懂了。

    对方如此侮辱人,陈松不多废话,他右手一甩,M1887在他手里漂亮的旋转一圈,咔哒一声上膛,枪口正对斯凯林松!

    安吉丽娜顿时紧张了,她赶紧上去抓住陈松的手腕说道:“嗨,陈先生,冷静、冷静!”

    冰岛警察巡逻时不带武器,只有执行特别任务才会佩枪,所以碰到这种涉及到枪械的恶性冲突,安吉丽娜慌了,高耸的胸脯大力起伏,跟要爆发泥石流的山丘一般。

    陈松不满的说道:“你听见了,他侮辱我,种族侮辱!然后你来劝我冷静而不是警告他?”

    在国外种族侮辱是万金油,冲突中总能用到。

    安吉丽娜勉强笑道:“我肯定会惩罚他,但这应该由警方和法院来执行,你不能射他!”

    听她这么说,陈松想了想突然笑了:“我听你的,警官,其实我想我和这位先生之间是误会。”

    他走向斯凯林松说道:“喂,伙计,先别急着发火,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斯凯林松怒道:“没有误会!所有跟帝格尔家那个狗杂种有关系的混蛋都是我的敌人!你竟然买他的房子!你竟然给他钱!”

    他正口沫横飞说的痛快,陈松却不听他的话。

    在用身体挡住安吉丽娜视野后,陈松一把夺走了斯凯林松本来捏在手指里的弹壳。

    拿走弹壳他立马装入兜里,并同时装作亲热的搂住了斯凯林松:“听你的意思咱们还是邻居……”

    弹壳被他抢走斯凯林松就气炸了,哪能让他搂着?

    一把推开陈松,他嚷嚷道:“法克又,法克又!你个强盗,狗杂种强盗……”

    陈松张开手做出无辜的样子,回头对安吉丽娜说道:“警官,你看到了,我想对他展示友谊,可他不愿意接受我的友谊,一个劲在骂我!”

    安吉丽娜迅速赶过来架住斯凯林松,斯凯林松伸手又去推她:“你眼睛瞎了吗?他抢了我东西!这个婊砸养的,法克又马泽尔……”

    趁着女警官拦住斯凯林松,陈松抓住机会甩手就是一巴掌。

    耳光嘹亮!

    筑基之后,陈松手劲何其之大,这真跟吃了菠菜的大力水手似的,一巴掌抽上去比小孩抽陀螺还带劲,斯凯林松愣是打了个趔趄!

    陈松得理不饶人,指着他鼻子怒道:“你骂我,我放你一马;你对我进行人种污辱,我又放你一马;但你骂我父母我就不能再放你了,你得明白我是有脾气的,不是放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