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寻她于云端 > 第九章 这男人自带神秘感

第九章 这男人自带神秘感

    疗养院的年三十很热闹,许多住户没回家在这儿过年。年夜饭摆了六张桌,加上住户们的亲属们,餐厅里有不少人。

    今年钟妍羽在家过年,钟妈妈特别开心,喝了两小杯红酒还想再倒一杯,被钟妍羽叫停。

    “你还在康复,喝这么多酒合适么?”钟妍羽拿走酒杯,去找果汁给钟妈妈。

    钟妈妈佯装生气看了看离桌的闺女,夹大虾放到季思綦的餐盘里,笑说:“我有好多年没在除夕夜这么热闹。往年都是你陪我吃中午饭,年夜饭只有我自己吃。今年妍妍在家,我喝两杯酒高兴高兴。她还管上了。”

    “您现在不适合喝酒,妍羽让您喝两杯算破例了。”季思綦斟茶凑到钟妈妈耳边说悄悄话:“她今天愿意跟我说话了。”

    “真的?”钟妈妈惊喜,放下筷子道:“我就说你们那么铁的关系不可能崩了。她就是脾气倔。你放心,钟姨帮你说话。”

    季思綦笑了笑,却隐隐有些黯然。他不清楚钟妍羽以后还会不会有意躲着自己。

    钟妍羽走到饮料区拿果汁,回身瞥见远处摆在一楼大厅前台的蝴蝶兰盆景,又想起给叶靖脩还礼这事来。两盆蝴蝶兰加一起将近一千块,钟妍羽想了一下午打算参考季思綦的意见,后天去商场挑两套乐高积木,等初四那天回赠。无功不受禄,钟妍羽不能白拿两盆花占叶靖脩的便宜。

    手机嗡地震了几声,钟妍羽从上衣兜里拿出手机看了看。星航一群年轻飞行员组成的群里有上百条新消息,在家和驻外的同事们都在晒年夜饭,当然驻外的人员多,大半信息都是羡慕在家过年的话。有人艾特钟妍羽,让她发表头回在家过年的感想,她直接艾特蒋逸让现身说法。蒋逸发送沧桑抽烟的表情,回一句:师姐你这是让我拉仇恨啊,顺带发一张又吃又喝的照片。

    群里顿时炸开锅,声讨蒋逸没人性,要求蒋逸发红包。钟妍羽瞧着蒋逸与这帮人斗图,笑着找出看戏的表情丢群里,再发上恭贺新春的红包就退出来了,回了一圈拜年信息后收到叶靖脩的语音消息。

    现在是吃饭点,钟妍羽纳闷叶靖脩这会儿发信息有什么事,点开却听见沈知熙的小奶音。餐厅里摆着两台电视,音乐声嘈杂,压过沈知熙的话音。钟妍羽快步将果汁放到钟妈妈跟前,拿手机指了指外面,听语音去了。

    钟妈妈警觉,紧张地问季思綦:“该不会是公司叫妍妍回去吧?她才休息一天。”

    “她刚从欧洲回来,按公司要求至少休息满三天才能飞下一回,应该不是公司联系她。”季思綦安抚钟妈妈,望见钟妍羽右转从大厅出去了,心有疑虑。

    “那就好。”钟妈妈安下心,又夹红烧肉给季思綦,“咱们一起包饺子。你吃完饺子再去机场接你爸回老家那边。等过了初三,你和你爸回来,咱一起吃顿饭,好长时间没聚了。”

    季思綦应一声,找干净杯子倒上果汁给钟妈妈,回头还没见钟妍羽回来。

    沈知熙发来的是拜年语音,断断续续不是很清楚,得亏钟妍羽因职业习惯听力好,分辨出沈知熙说的是吉祥话,怪甜的,也回了句拜年的话,随后收到叶靖脩的语音通话。

    电话一接通,沈知熙先说:“阿姨,我们一起去滑雪吗?”

    钟妍羽愣了愣,回道:“你舅舅和你说的?”

    “嗯。”沈知熙脆声回应,“郑奶奶有事情不能回来,阿姨可不可以带我玩一天?我很乖的。”

    钟妍羽闻言笑起来,问她:“你舅舅让你来问我,还是你自己打电话来问的?”

    “舅舅让我来问的。”沈知熙诚实回答,“舅舅说我要麻烦阿姨,那要我自己问一问。”

    钟妍羽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不等回话又听沈知熙道:“阿姨不同意,我就不能和哥哥舅舅去滑雪了。阿姨能不能帮帮我。”

    可怜兮兮的声音听得钟妍羽不落忍,她说:“没问题。”

    沈知熙喜笑颜开,听筒里静了一瞬,她好像是在听别人说话,而后冲着手机说:“谢谢阿姨。”

    “不客气。”钟妍羽挺喜欢这个小姑娘,可能因为她家里教的好。

    沈知熙又说:“阿姨,你还有桃子糖吗?”

    钟妍羽刚张口,听叶靖脩说:“我可没教你说这句话。”

    “我可以和阿姨换嘛。我也有糖。”沈知熙闷闷不乐,“那舅舅给我买好不好?”

    “你有很多糖,还要买?”叶靖脩的声音变得很清晰,他许是接过了手机。

    沈知熙撒娇:“舅舅给我买嘛。我喜欢吃阿姨的桃子糖。舅舅给我买一包,就一包。”

    叶靖脩没说话,钟妍羽隔着手机都能感受到他的无奈。她扬起唇道:“阿姨这儿有很多,初四给你带着。”

    “耶!谢谢阿姨!”沈知熙欢呼,心花怒放,惦记钟妍羽的糖快一晚上了。这孩子有糖就万事大吉。

    叶靖脩叫来沈斯博带沈知熙去吃饭,拿起手机道:“不好意思打扰你了。”

    “没事,我这会儿很空闲。”钟妍羽笑回一句,随即打趣:“我以为你都是一个人带孩子们外出,原来你还有帮手。”

    “我一个人肯定带不过来。”叶靖脩说,“尤其她是女孩,我带她出门不方便。一般超过半天外出,家里的阿姨会跟着。本来郑姨初三晚上回来,家里有事改成初六了。所以麻烦你帮忙初四照看她一会儿,主要是上厕所。其余倒没什么,她能自己做。”

    “这点小事,我能应对。”钟妍羽回得爽快,“她叫什么名字?”

    “沈知熙。你叫她熙熙就行。”

    “很好听。”钟妍羽真心夸赞,觉得他们家起名都不错,反过来客套一句:“今天谢谢你帮我挑花。我妈很喜欢,就是让你破费了。”

    “伯母喜欢就好。”叶靖脩温声回复,继而讲了三条养蝴蝶兰的技巧,都比较实用。

    钟妍羽发觉他很留心生活,他的建议适合不常养花的人,养护程序不繁琐且方便钟妈妈操作。而且长辈都节约,上百块的花开败扔掉会心疼。他还建议钟妍羽将开败的花尽快修剪掉,勤施薄肥将花的寿命拉长,没准还能再看一年花期,很贴心。

    “你果然专业。”钟妍羽佩服道,“要是我自己去买,这花最多养三个月就彻底再见了。我妈是看别人养觉得好看才让我也买一盆,也不懂。”

    “正常来说,三个月差不多。这花娇贵。”叶靖脩说,“我的花刚送来没多会儿。我是现学现卖,和家里长辈讨教的。”

    钟妍羽才不信他这话,讨教来的能说那么肯定?他绝对懂养花这套,再加上烹饪、摄影还有带孩子,钟妍羽委实好奇他还会哪些没公开过的技能。这男人自带神秘感。

    沉稳的女声在叫叶靖脩,钟妍羽听起来像叶靖脩的长辈。叶靖脩回应一声,回头对钟妍羽说:“熙熙最喜欢吃桃味的糖,回家在糖盒里翻了三遍,说都没你的糖好吃。我每天限量只让她吃两块。她要是总跟你要糖吃,你就说我不同意。她不会闹,还算听话的孩子。”

    钟妍羽暗觉他这舅舅仔细得像爸爸一样,回道:“巧了,我也喜欢桃味的糖,囤了不少。不过我基本买果肉做的,比纯糖稀调味要好一些,也不能多吃。我那天注意点。”

    叶靖脩嗯了声:“麻烦你了。”他顿了顿又说:“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钟妍羽说完想到叶靖脩下午让帮忙向钟妈妈问好,礼尚往来补上一句:“也祝伯父伯母新春快乐。”

    叶靖脩没答话,听筒里是一阵沉默,通话并没有结束。

    钟妍羽以为这就聊完了,可电话没挂断,她便等了等。半分钟后,叶靖脩道声谢,结束了通话。钟妍羽站在原地回想,感觉叶靖脩的情绪不高,他的嗓音低沉,不如上午爽朗。

    “我这回没说错话吧?”钟妍羽奇怪,一想到会客室里没有表情的面容就皱眉,还是喜欢看那对带着甜味的梨涡。

    “妍羽,你站那儿干嘛,快回来包饺子。”疗养院的经理周阿姨在餐厅门口端大面盆扬起笑容说:“我准备了你爱吃的香菇馅。你今晚多吃点。”

    钟妍羽收了手机走过去帮忙端面盆,问周阿姨:“是不是我妈让您准备香菇馅。估计只有我爱吃,咱别包太多,浪费。”

    “思綦嘱咐的。”周阿姨说,“他大清早就跟我说了。你在家过回年不容易,等会儿甭帮我照顾这些桌,多和钟姐待着。哦对了,有些新住户的家属跟我打听你来着。他们听说你是机长都特新奇,说要给你介绍对象。等我给你打听打听,有合适咱就见见,你也老大不小了。”

    人到年龄离不开结婚生子的套路。不止钟妈妈着急,和钟妈妈关系好的阿姨们也都为钟妍羽张罗。周阿姨是季思綦姑姑的同学,自然与钟妍羽走得近,帮忙张罗好几回,但都没成,倒不是钟妍羽的原因,而是钟妍羽这工作不能顾家,相亲也就无疾而终。

    钟妍羽淡淡一笑,应了声没多说什么,对这些已习以为常。

    八点多,北荆家家户户开始包饺子,等十点来钟下锅吃上一盘,除夕夜就圆满了。

    马路上没多少车穿梭,空荡荡,天空偶尔绽放零星烟花。

    叶靖脩开车拐进老城区的一条示范街胡同,而后将车停在一栋改造过的四合院车库里,熄火下车见院里黑漆漆没有光线。

    胡同里人来人往串门拜年,热热闹闹,这套面积最大的四合院里却冷冷清清。

    叶靖脩的年三十晚上一贯这样沉寂,他已经忘记一家人坐在一起吃年夜饭该是怎样的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