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寻她于云端 > 第五章 这男人够小心眼

第五章 这男人够小心眼

    闹笑话了。

    钟妍羽坐回椅子上,一脸窘色,回道:“抱歉,我看您头像是两个孩子,再个您也说家里的孩子,我就误会了。”

    叶靖脩噢了声,说:“原来我在钟机长眼里像有十岁孩子的父亲。”他今年才三十,照钟妍羽的说法,岂不是二十就生了孩子。

    “十岁?”钟妍羽仔细看他的头像,脱口道:“这个大一点的男孩看起来也就六岁左右。”

    “那是三年前的照片。即便他现在是六岁,钟机长觉得我二十四就有孩子了?”叶靖脩似乎十分在意这一点,让钟妍羽误以为他不喜欢被说生孩子早。

    钟妍羽解释:“男士的法定结婚年龄是二十二岁。您要是二十四岁生了孩子也正常。现在有很多早婚早孕的男士。我这样理解没错吧?”

    这话无懈可击,然而两人一来一回,回复都挺快,显得挺针锋相对。

    钟妍羽的性格是和和气气一切好说,她很会迁就人,但假如别人非要和她掰扯一番,她绝对奉陪,典型的吃软不吃硬。当然碍于领导的嘱咐,她虽回得快,还是注意了语气,仅是讲道理。

    叶靖脩又是一阵沉默,兴许觉得与钟妍羽探讨这些实在怪得很,另外钟妍羽记不得他还脑补让他升级当爹,他心有不快,所以没作声。

    钟妍羽没收到回复,奇怪就这么点小事,叶靖脩不乐意了?她正要问一句,听到对面传来奶声奶气的女童音。

    “舅舅,妈妈有没有回我。”小女孩的声音越加清楚。

    叶靖脩让钟妍羽一等,先放低话音回外甥女:“你发错人了。我们一会儿重新发。”

    “舅舅不是说第一个是妈妈吗?”小女孩嗓音软软的,听得钟妍羽的心也跟着柔软。

    钟妍羽搞明白头像上俩孩子和叶靖脩的关系了。叶靖脩下午说过有个姐姐,俩孩子应该都是他的外甥。这出乌龙闹得,钟妍羽自感好笑。

    手机里的声音渐小,许是叶靖脩捂住了话筒。钟妍羽不急,手机搁一边,她夹两筷子将剩下的面吃完,喝口水等着。

    没多会儿,叶靖脩的话音再次清晰,他好像在上楼梯,有慢悠悠的脚步声。钟妍羽刚想开口,听他说:“钟机长吃晚饭了?”

    “我刚吃完。”钟妍羽回,“叶总呢?”

    “我正在伺候孩子们吃饭,还没轮到我。”叶靖脩关上书房门,坐到一把中式圈椅上缓口气,挺累的感觉。

    钟妍羽轻笑出声:“合着您工作之余还要带孩子?”

    叶靖脩不答反道:“我必须跟您郑重说一下。头像上的孩子们是我的外甥。我是单身未婚。”

    其实稍微了解叶靖脩的人都知道他的情况。粉丝和网友们对他的称呼有两个,一是“小叶总”、二是“奶舅”。如果钟妍羽不关弹幕,也就没这乌龙。

    钟妍羽因那句“单身未婚”笑意更深。叶靖脩比她下午的自我介绍更像征婚。她笑道:“您外甥女刚才的声音很清楚,我都听见了。不过叶总这么计较我说错的那句话?”

    “我不说得清楚点,回头引起误会。”叶靖脩不再是采访时的官方语气,明显熟络很多。

    钟妍羽想想觉得也对,万一哪天当别人面说叶靖脩是孩子爸,的确尴尬。

    叶靖脩又说:“我和钟机长是同龄人,今天下午也算熟悉了。我认为没必要用敬语,你觉得呢?”

    “成,那我不跟你客气。”钟妍羽爽快应下,正好有一个问题想问,说道:“你高中是北荆一中的?”

    楼下院子里有车开进来的动静,叶靖脩想要起身去窗边看看,听到钟妍羽的话坐在椅子上没动,稍一想有意反问:“你怎么知道?”

    “我看了你拍的北荆市短片。”钟妍羽说,“一中.出现两回,一次是翻新前,一次是翻新后。我猜那应该是你的母校。”

    “你在SE.NÇE看的?”

    钟妍羽嗯了声,不解地问:“你还有别的账户?”

    “有倒是有,不过我觉得你很少用这些平台。”叶靖脩轻笑着回,“你是不是不开弹幕也不喜欢看评论。”

    “还真是。”钟妍羽起身一手拿手机一手端碗去厨房,随着听筒里的笑声不由地想起甜甜的梨涡,站在洗碗池前稍等了一下,放碗到水池里说:“弹幕五颜六色遮屏幕,我一般不开。”

    叶靖脩了然,故作不经意的样子问:“钟机长也是一中的?照年龄,我们应该是同一届,或许见过。”

    “那倒不是。”钟妍羽转身倚在洗碗池边,“我是荆师附中的,和你们学校隔三条街。”她顿了顿,又道:“我初中那会儿挺常去一中,上高中就没去过了。我们肯定没见过面。”

    叶靖脩面色微沉,说:“你确定是没见过面?还是没印象了。”

    “叶总为什么这么问。”钟妍羽听他的意思是一定见过面似的,“你初中也在一中?”

    “还真是。”叶靖脩学着她的语气回复,已经料到她根本想不起来,却又补充一句:“一中有初中部,我在那儿待了六年。”

    北荆一中是省重点中学,能在初高中都待过的学生,基本学霸无疑。

    钟妍羽的母校虽是荆师附中,她对一中也很熟悉,但仅限整体印象,不具体到某个学生,除非是……

    “可能见过吧,我没印象了。”钟妍羽垂眸盯着地面砖,有些回忆从她心底涌出来,然而都不是关于叶靖脩。她的回答让叶靖脩无话可说。

    通话变成沉默,两人都没再开口。

    一楼忽然传来砰的一声响,紧接着是孩子的哭声。

    叶靖脩立马站起来,“不好意思,家里有点事。我们初四见。”

    “好的,再见。”钟妍羽将将说完,对面挂了电话。她倚靠洗碗池出了会儿神,五分钟后收到钟妈妈的信息才反应过来要赶紧打扫卫生了,明天一早要去花市还要去商场和超市采购礼物送人,休息也不得闲。

    家里其实很整洁,钟妍羽爱干净不喜杂乱,每次回来都要清扫一遍,过年的打扫重点是厨房和卫生间。她先将门口的快递盒子都拆了归类,再将钟妈妈要求的装饰画和福字都挂上,拍了视频发给钟妈妈,而后到厨房和卫生间擦一遍,最后洗出制服和床罩被单,一气儿忙活到晚上十一点多,打算明天上午再擦地。这些活动量已将她吃的晚饭消耗掉,她去洗了苹果,坐到沙发上边吃边刷手机

    叶靖脩的SE.NÇE主页有上百条视频短片,大部分是旅拍,也有纪录片和商业片的花絮,拍摄手法和风格不尽相同。几乎一半的旅拍中.出现了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的背影,穿插在不同场景,屏幕会适时飘过一片喊“舅舅”的弹幕。

    钟妍羽着实不习惯看这些五颜六色的文字,又关了弹幕,从头到尾翻一遍,没发现叶靖脩下午给她看的那条另一家航司机长的视频,倒回去挑了几个短片看起来,一时忘了时间。

    旅拍里有钟妍羽飞过的城市,与她的视角完全不同,她都没发现原来这些城市里有着不惹人注意却很有情调的地方。叶靖脩能从富有异域风情的小巷子一直拍到瀑布大峡谷,短短几分钟,镜头穿越许多景观,每一帧截图都能当壁纸用。更令钟妍羽惊奇的是,叶靖脩居然会烹饪。

    只要是有一对小兄妹出现的视频,叶靖脩都会在当地有特色的餐厅学做菜。三人都不露正面,镜头会记录下学习的过程。孩子们做简单的菜样,叶靖脩做肉类的硬菜,最终会展示。叶靖脩的水平必须用烹饪一词来形容,色泽鲜亮、摆盘精致,比起星级餐厅大厨不遑多让。

    钟妍羽一开始不相信叶靖脩有这厨艺,直到翻到好多科普的评论才慢慢信了。叶靖脩不仅有西餐厨师证,还开了一家餐厅,不过这家餐厅的特色是老北荆家常菜,常居各大美食APP必吃榜。

    “我都想叫舅舅了。”钟妍羽冒出一句羡慕的感叹,抬眸瞥见墙上的数字钟表显示已过零点,忙坐正了调出闹钟设定。

    花市大概八点左右开门,钟妍羽预备七点出发,跑步过去。等她再回到SE.NÇE界面关注叶靖脩的主页,发现叶靖脩的个人签名上新标注了一行字——“本人单身未婚,特此说明。注意这不是征婚,各位无需躁动:)”。

    一群“修仙党”被炸出来,纷纷留言询问叶靖脩是不是过年被家里催婚而剑走偏锋,有自告奋勇要为叶靖脩解决困难的,有想给外甥们当舅妈的,还有趁乱想拜师学艺的,评论区相当热闹,已有上千条留言。

    唯一知道真相的钟妍羽乐了,暗道这男人够小心眼,打开评论区要留言一条,后一想又算了。照评论区更新的速度,叶靖脩未必能看见她的留言。不过叶靖脩挺令她惊喜,莫非也是网上常说的“宝藏男孩”?但是叶靖脩这年龄和男孩俩字搭不上边了。

    钟妍羽想着笑了笑,点上关注去洗漱睡觉。

    叶靖脩此刻正在客厅的沙发上看钟妍羽的采访视频,茶几上的手机屏幕一直显示SE.NÇE有新消息。客厅里没开大灯,他拿过手机看了眼,听见西面客房的门开了,抬眸望过去。

    面色微红的女人走出来,身上的衬衣凌乱,盘发也散了一半。她脚下踉跄倚在门框上,扑面而来的酒气。

    叶靖脩将视频关了,丢开电脑和手机看着她,脸色冷沉。

    “你闹够了么?”他沉声问道,明显带有愠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