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寻她于云端 > 第四章 人家都有孩子了

第四章 人家都有孩子了

    采访虽出现小插曲,倒也顺利完成了。钟妍羽下班前去领.导办公室里聊了会儿拍摄情况,领.导特意嘱咐她别怠慢叶靖脩,提了一句总裁办那边的领.导和叶靖脩有十多年的交情,让她务必配合好拍摄。而且叶靖脩的网站流量大,他又有粉丝效应,到时会起到很好的宣传作用。

    当然钟妍羽被选为整个星航的飞行代表委实为领.导长脸,领.导又鼓励几句,让她过年好好休息。钟妍羽都应着,没说出正月初四和叶靖脩去滑雪的事。叶靖脩说那是朋友间的私下邀约,不必当成公事来对待。钟妍羽估计叶靖脩是觉得她会不自在才那样说,总之对叶靖脩的印象还不错,尤其对一双梨涡的印象特别深。

    临近五点,钟妍羽下楼去飞行部的办公室提飞行箱下班回家。

    停车场里有一辆红色越野车,在清一色黑白灰的私家车里特扎眼,被雪雪冲刷得更亮。

    钟妍羽走到越野车前,打开后车门搁好飞行箱,坐到驾驶位给钟妈妈打电话。仅嘟嘟两声,钟妈妈便接起来。

    “你下班了?拍摄怎么样。”钟妈妈关心地问。

    “还行吧。”钟妍羽模棱两可地回,和亲妈要说实话。“导演想从我们身上找亮点。我看别的机长亮点都挺足,就我没有,露怯。”

    “你怎么没亮点。”钟妈妈不赞同,骄傲道:“我闺女往那儿一坐就是亮点。全星航唯一一位女机长,飞行技术好、长得也好,还不够么?”

    “你这话说得。”钟妍羽笑起来,“我不能浑身上下只剩下性别和人家竞争。但凡能被选出来的机长,技术都不差。吃饭的本事再不行,就闹笑话了。”

    “你就是要强,顺其自然就行。”钟妈妈一向对闺女的工作放心,转而问道:“蒋逸刚打电话给我拜早年。我听他说那个导演不错。人家有事业长得也特好,你和他聊得怎么样。”

    “嘿哟,蒋逸是不是找事。”钟妍羽真想现在开车到蒋逸家捶他两下解气,凶巴巴说:“我平时对他太温柔,让他这么有闲工夫。等下回他跟着我飞,我不能轻饶他。”

    “你可别啊。”钟妈妈为蒋逸打抱不平,“他那是关心你。你们这行业圈子窄。真不是我说,你今年二十九了,要重视起来。”

    “得,打住。”钟妍羽忙喊停,“蒋逸可能搞错了,人家都有孩子了。我看他微信头像有一儿一女呢。你可别想这些有的没的。我准备回家打扫卫生,明天再去你那儿吧,你有没有要买的东西,我明天捎过去。”

    钟妈妈只要和钟妍羽提找另一半的事就被搪塞回来,心里怪不是滋味,总觉得钟妍羽还没迈过那道坎。不过说多了会惹钟妍羽不高兴,她便不提了,回道:“你明天去花市买木棉吧,帮我带一盆蝴蝶兰,八箭的。其他倒没什么需要。哦对了,你把家里布置布置,像个过年的样儿,再置办点年货。你说你女孩家家的,一点不懂生活,家里连个像样的摆件都没有,酒店都比你那屋温馨。我从网上买了福字还有装饰画,你给我挂上。”

    又是老生常谈的话题,钟妍羽连连应声,如果和钟妈妈掰扯两句,这电话就说不完了。

    “你别敷衍我。”钟妈妈说,“记得拍照给我看。”

    “遵命,母亲大人!”钟妍羽底气十足地喊口号,惹来钟妈妈的笑声。

    “行了,你回家记得早点睡。”钟妈妈说着略惆怅,“你头回在家过年,怪不容易的。”

    “今年沾了拍宣传片的光。”钟妍羽笑了笑,“先不聊了,我开车回去。”

    钟妈妈嗯一声,挂了电话。

    钟妍羽系好安全带,发动车驶离停车场。高速还算畅通,她很快回到自家小区。

    停车位边上的小路亮起红灯笼。几个孩子在空地广场玩儿童烟花,欢声笑语扫走雪天的阴霾。钟妍羽望了望周边灯火通明的高楼,提飞行箱进了楼道。

    这处房子是钟妍羽升为高号副驾时贷款买的,两室一厅,和钟妈妈一起住刚刚好。但是钟妈妈去年夏天做了腿部手术,搬到带康复训练的疗养院住,大概率今年不能回来。家里经常没人,钟妍羽也打扫得很干净,可钟妈妈总说她没生活情调。之前家里仅有的装饰摆件被挪到疗养院,钟妈妈不止一回催钟妍羽再买些画和花什么的装点客厅和卧室,钟妍羽对这些不排斥但腾不出时间来花心思布置,就一直拖到年底了。

    钟妍羽一进家门看到一堆快递箱子,飞行箱都没地儿搁。她整理出一条小道,先去洗了手再去卧室换下制服,到厨房瞧一眼冰箱。

    保鲜里只有一瓶梅菜肉酱和两个生鸡蛋,上下三层和家里的墙似的,忒干净。钟妍羽心道这要被钟妈妈看见,免不了又是一顿唠叨。她关上冰箱门去玄关扒拉出两个快递盒子,打开翻出里面的礼物装好,拿上钥匙和手机下楼。

    小区门口有一小超市,傍晚的货品不太全了,老板娘在后面算账,准备提前关门回乡下过年。

    钟妍羽提礼物进门,笑说:“刘姨,幸亏我早来一步,你要放假了?”

    “哟,妍妍回来啦。”刘姨赶忙在围裙上擦擦手从后面出来,笑容满面地回:“我打电话听钟姐说你今天下午落地,想等你回来再关门,先把账算了。”她瞅了瞅钟妍羽,惊奇道:“你化妆啦?”

    “今天公司有活动让化的。”钟妍羽不说得太明白,递上两袋子礼物拜年:“刘姨,新年快乐。生意兴隆,大吉大利。”

    刘姨立马板起脸来不高兴了,“你次次回来都买东西,乱花钱。”

    “这不是过年么。”钟妍羽笑着将礼物塞到刘姨手里,“你还帮我收了快递,我老麻烦你不好意思。”

    “我跟你妈是老姐妹,咱又是老邻居,我照顾你不是应该的么。”刘姨不要礼物,架不住钟妍羽硬给,没辙收下了。她让钟妍羽一等,去后面取了一袋子腊肠,顺便将钟妍羽常来买的老三样一起拿了来,边打包边说:“你自己在家也吃点好的,别老清汤面配菜叶子,没营养。这袋子里是我做的腊肠。你切点放面里,味香。”

    “这太多了,我拿两根就行。”钟妍羽上前拦着,“你和叔过年还要吃。”

    刘姨拍开她的手,不由分说将四个袋子搁到收银台后面的小车里,拖出来给她:“你再客气,刘姨就要恼了。”

    钟妍羽见状接过车子,笑着道了声谢。

    “这里面有一斤鸡蛋,你吃不完搁保鲜里。”刘姨又去拿了两样水果和酸奶塞进小车,“车放楼道就行,你叔一会儿回家瞧见就拿进门了。”

    “好。”钟妍羽点点头,从羽绒服里拿手机给刘姨转钱。老三样是菠菜、挂面和鸡蛋,她这回多转了点,不能白拿水果酸奶和腊肠。

    刘姨没注意她转了多少钱,又端详她的妆容,特喜欢,夸道:“你化妆更好看,以后也可以尝试尝试。刘姨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没你这好底子也描眉画眼,出门美得哟,心情好。”

    钟妍羽乐出声,与刘姨闲聊几分钟,帮忙收了门口的杂物就推小车回家了。

    晚饭照旧清汤面煮菠菜,窝一个荷包蛋,再来三勺梅菜肉酱。钟妍羽切了几块腊肠放到面里,端碗到餐厅桌上开饭。

    星航的飞行餐算花样多的,味道也不错,只是清淡。钟妍羽休息时喜欢吃有滋味的肉类配面。夏天是冷面,冬天是热汤面,她多年来养成的习惯,简单方便。钟妈妈常吐槽她好养活。

    面吃到一半,钟妍羽忽然想起噙着梨涡的笑容,拿过桌角的手机打开先前同事让下载的SE.NÇEAPP,搜出叶靖脩的主页,随手点开一个视频短片。叶靖脩有一千多万粉丝,视频开头先入眼的居然是满屏弹幕,都叠到一起了。钟妍羽不习惯看弹幕,顺手关闭。

    这条短片拍摄的是北荆市缩影,从老城区到新城区再到改造的新老交界区,从土生土长的北荆居民到新居民,镜头穿街走巷记录了北荆的变迁,每一位出境的市民有着对北荆不同的情感。短片时间不长,转场和运镜都十分流畅有创意。钟妍羽瞧着手机忘了吃面,因为一低头会错过很多场景。视频结束后,她倒回去几次,竟找到小时候住过的大院和高中校门外的早点摊,一下子涌上许多回忆。

    准确地说,叶靖脩应该是老北荆人,连北荆边边角角不被注意到的地方也被他挖掘出来,通过镜头赋予自己的见解,有儿时的记忆、现时生活的惬意,还有对未来的憧憬,很容易让生活在北荆和来过北荆的人产生共鸣。

    钟妍羽从头看一遍,发现叶靖脩似乎拍的是从小的生活轨迹,不太明显,钟妍羽能从两所学校迁址的片段看出点叶靖脩的思路,最后画面暂停在出现过两次的北荆一中校门口。

    他是北荆一中的?钟妍羽颦眉,低头搅了搅剩下的面条,突然觉得梅菜肉酱没味了。

    手机蓦地响一声,而后接连收到七八条消息。钟妍羽回神,伸手点屏幕换到微信界面,看到叶靖脩发了好多萌萌的表情包。她愣了愣,回了几个问号,对面没动静。

    “孩子玩手机了?”钟妍羽自语着继续吃面,以前碰见过这种事。

    没一分钟,叶靖脩发起语音通话。屏幕上是两个孩子看海的背影头像。

    钟妍羽忙咽下刚抿了一口的面汤,接通电话点了免提。

    叶靖脩一上来先道歉:“不好意思,钟机长。家里孩子拿我手机不小心发错了。”

    “没事,我猜是孩子按的。”钟妍羽抽张纸擦嘴角,将碗推到一边,语气轻快地客套一句:“叶总好福气,有一儿一女。”

    对面陷入静默,好一阵没声音。

    钟妍羽以为信号不好,拿起手机准备去阳台,听叶靖脩低沉道:“钟机长,我看起来像是有两个孩子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