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寻她于云端 > 第一章 女机长

第一章 女机长

    腊月二十九这天阴转小雪,北荆市机场近地面刮起大风。从凌晨开始,机场跑道上降落的飞机大多拉飘,有三架重着陆外加两架复飞,大风委实影响客机进场。好在天气转亮时,风势小了些,雪也停了。

    星航9682航班由阿姆斯特丹起飞,早晨八点一刻到达北荆机场附近六千英尺高度。驾驶舱里,副驾蒋逸复诵进近指令,调整完参数扭头说:“师姐,风挺大。”

    钟妍羽瞧了眼窗外,听进近说前面有一航班复飞,对蒋逸道:“你问问前机是什么机型。”

    蒋逸与地面确认前机复飞原因。进近告知前一航班为窄体机,因落不下复飞。窄体机载重低不够稳,压不住侧风。钟妍羽执飞的是重型客机,当前符合降落条件。随后进近再让下高度减速,告知风速后确认可以降落。蒋逸复诵调整参数,应钟妍羽的要求确认进近检查单,并放起落架。

    跑道就在不远处,蒋逸的心突然提到嗓子眼。他想起上回自己在成田机场降落弹跳的“辉煌记录”,条件反射开始紧张。幸亏他是跟钟妍羽飞,不然跟着教员肯定要被要求来一把降落,保不齐又要被骂到直击天灵盖,弹跳那回他差点儿被停飞。

    钟妍羽搭上侧杆,按流程进行降落检查单确认。蒋逸和她核对完,她要求断开自动驾驶。

    蒋逸打起十二分精神,学习真技术的机会来了。

    飞机如受大侧风影响,对飞行员的技术有较高要求,落不好会冲出跑道发生事故,保险起见会复飞。蒋逸要和钟妍羽学侧滑进场的技术。其实这属于飞行员的必备技能,无非存在经验是否充足以及熟练的区别。钟妍羽的操控如她此时的表情,照蒋逸的话来形容就是稳得一批。

    临近地面时,整个机身斜着像螃蟹靠近跑道,而后慢慢接近地面转至侧滑进场,有较为明显的晃动。钟妍羽修正机头对准跑道中心线,起落架稳稳接地,她开反推减速,颠簸感可以忽略不计。蒋逸不禁轻叹,心道自己要有这熟练度还愁放不了机长?做梦都能笑醒了。

    飞机转向滑行,十五分钟后停靠廊桥。钟妍羽关闭引擎。蒋逸通知乘务解锁舱门,应钟妍羽的要求进行停机检查单确认。这一套流程下来,今日的飞行工作基本结束。等乘客们都下机,机组人员可以下班回家过年了。

    蒋逸得空冲左边竖起大拇指,一脸佩服地说:“落地绝对稳。我师姐就是牛。”

    “你还吹上彩虹屁了。”钟妍羽朝右侧瞧他一眼,不赞同道:“落得稳不是应该的么。”

    “我每回跟着你飞都这么稳,你的表情就像飞了十几二十年,太自如了,一点儿不紧张。”蒋逸是羡慕又学不来的表情。

    钟妍羽抽出小桌板,摘了耳机填写单子,回他的话:“大侧风降落是必备手艺。你总不能有条件不落,那不是找抽么。再说我脸上没表现出来,心里就不紧张了?后面坐着几百号人呢。”她在单子上写字,顺便看眼腕表,又说:“你别脑子里只剩下紧张,白瞎。”

    “哎,我控制不住啊。”蒋逸颓丧地搓把脸,又想起在成田惊掉魂的一刻,不住地叹气,转头道:“我飞一重型机,练起降的机会比大型机少多了,哪年哪月才能放机长。”

    “你多跑跑排班室。机会要争取试试。”钟妍羽填完单子扣上笔盖又看腕表,盘算离着下午一点半还有几个小时,补上一句:“你多跟着教员飞,跟我飞蹭不着起降。”

    根据规定,普通责任机长没有权限将起降交由副驾。机长教员可以在监管下让副驾起降,如果起降时情况不佳,教员直接接管飞机。钟妍羽去年想提交申请考教员来着,结果家里有事耽误没考成,暂时搁置了。

    蒋逸想自己倒霉催的,去年年初在大型机上飞得好好的,结果被改装扔到重型机这边。重型机副驾放机长的概率比大型机低多了,基本都是大型机机长改装重型机机长,比如钟妍羽。本来蒋逸跟着教员飞就压力大,重型机又多飞洲际长途,他在驾驶舱里如坐针毡。一个副驾连起降都不行的话,甭管在哪个机型上,想放机长就是遥遥无期。他扭头观察钟妍羽,带着一丝丝希望问:“师姐,你啥时候考教员?我好像听说上面属意你今年试试?有拍宣传片的原因吧?”

    钟妍羽收起小桌板,拿手机发信息,回道:“其余三家航司出的都是教员,领导让我过完年交申请。”她想了想,感到压力挺大,收了手机微叹:“希望我能顺利通过。”

    “你肯定没问题。”蒋逸特高兴,哼上小曲了。

    钟妍羽侧脸瞧见他窃喜的模样,肃起声来道:“要是我拿到教员签注,你跟着我飞有一点松懈,到时候你哭着喊师姐都没用。我把你耳朵拧下来。”

    蒋逸刚想拿杯子喝口水,吓得手抖。他嘘着音说:“这……这么狠的吗?”

    “飞行是闹着玩儿么?”钟妍羽用眼神警告他,转而看向外面廊桥,提醒一句:“你别以为跟着我就能轻松,想都不要想。”

    “……我知道了。”蒋逸认命地叹气,想从师姐这儿走后门也没得用。他喝口水又见师姐看腕表,笑说:“你降落前看了好几次时间,是不是紧张啊。离着下午拍摄有好几个小时呢。”

    钟妍羽被委任为星空航空的飞行员代表,下午一点半将参与星航所在联盟内的宣传片初次拍摄取材,还要接受采访,看表是计算这个时间。

    作为星航唯一一位女机长,钟妍羽飞行技术过硬,外在形象也颇佳。一米七五的个头细长高挑,五官清秀又不失英气,尤其她还留着露耳的超短发,完全符合大众对飞行员的幻想——既酷又有型。

    蒋逸对钟妍羽被选为代表是心服口服,认为钟妍羽一定会脱颖而出艳压另外三家航司的机长,特期待宣传片发布。钟妍羽却犯起嘀咕。

    “你说,宣传片怎么有采访环节。”钟妍羽拎过水杯打开轻轻晃了晃,又攒眉道:“我说话直,搞得我有点紧张。”

    蒋逸乐出声:“你开上百吨飞机遇上大侧风都没紧张成这样,不就采访两句,至于么。”

    “我别给公司丢脸。”钟妍羽喝口水润润嗓,又看向廊桥。外面还有下机的乘客。

    “得了吧,你这形象坐那儿不开口就赢了。”蒋逸酸溜溜地说,“帅酷靓,你一人全占了。我不信别的机长能比得过你。”他解开腰带收拾东西,长哎一声:“师姐,真不是我说,你开什么飞机,当模特多潇洒,拍拍画报走走秀,贩卖你的美丽。”

    钟妍羽正含着一口水,强忍咽下去才没喷出来,扭头瞧着他说:“你的技术能比得上你的嘴皮子利索,你也不用一搭上油门杆跟过电似的怂。”

    “……”蒋逸被怼得内伤,顿时耷拉了脑袋。师姐果然说话直,诚不欺他。

    等乘客们都下机了,钟妍羽和蒋逸穿好制服外套到客舱和一位年轻点的机长聊天。洲际航班一般配三到四个飞行员,钟妍羽是本航班的责任机长,带队飞行。再等乘务们处理完客舱事宜,一行人坐机组车回了基地。

    钟妍羽去飞行部的餐厅吃碗热面垫垫肚子,打算去休息室睡会儿,刚走进休息室听见蒋逸叫自己,又回了头。

    蒋逸拎两大包桃子味的果汁软糖,两步一回头地走到休息室门口,笑着给钟妍羽:“师姐,新年快乐,咱年后见。”

    钟妍羽最喜欢吃桃子味的糖,开心地拍拍蒋逸的肩膀,接过糖说:“你明年好好飞,争取尽快四道杠。”

    “借师姐吉言。”蒋逸挠头憨笑,左右瞅了眼走廊,突然上前一步神神秘秘道:“我刚听策划部的姑娘们说,公司这次请的是一位有来头的青年纪录片导演,还是一挺出名的网站副总,长得很不错呢。近水楼台先得月啊师姐,你趁着拍摄抓紧下手,别错过良机。”他和钟妍羽的关系很铁才说这些话。

    钟妍羽扬眉看他,嫌弃道:“搞什么呢你,没个正经。”

    “这才是正经事啊。”蒋逸变作“老父亲”般的关怀脸,循循善诱:“咱整天在天上飞,不好找对象。你今年二十九了吧,遇见好的更要攥手心里。上回钟姨还让我帮你盯着点呢。”他攥一把拳头,踌躇满志的模样。“我和策划部要了他的照片,你要不要看看……”话没说完,人被钟妍羽推到门外。

    “起开,我要睡觉。”钟妍羽抱着糖关门,“你自己都没对象还管我。”

    “我年纪小还是男的,不急。你不一样啊。”蒋逸扒门框上晃手机,“他真的不错。那边的姑娘们都虎视眈眈。你先看看!”

    钟妍羽在门缝里灿然一笑,幽幽道:“你再吆喝一句,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的耳朵拧下来。”

    蒋逸一听松了手,转身呲溜跑没影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