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不想谈恋爱的姐姐 > 18.闲话
    前台姑娘小方正在补妆,我过去后把快递盒子往她桌上一丢,她眼皮都没抬,从容的对着镜子把口红抹完,又抿了抿嘴唇,这才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苏姐,怎么了?怎么一脸的不高兴啊?”

    我绷着脸皮,拍了拍那个盒子,“劳驾帮我叫个快递。”

    “什么东西啊?要是私人的,您得自己叫,我可不管。”小方瞟了我一眼。

    “公司的。”我说。我打心里拒绝承认我和曹晖有任何私人上的交情和联络。

    “哦。”小方这才拿起电话叫快递,我伸手把她桌上的胶带拿过来,嘶啦一声扯开就去粘箱子,小方听见了声音忙伸手拦我,“别粘!快递一会儿要看是什么才给发。”

    妈的!我用牙咬断了胶带,在手里揉成一团掼进垃圾桶。小方打完电话放下听筒,跟我说:“姐,快递那边说得俩小时以后才能过来,等快递来了我叫您吧。”

    俩小时?这破钱包还要在我那呆俩小时?!

    “给我个快递单,我现在填好,一会儿你帮我发了就行了。”

    小方扯了张单子给我,我埋头填写,写完抬起头正看见小方正往快递箱里看。我把单子递给她,“商务礼品的样品,甭看了。”

    小方合上箱子接过快递单,看了一眼说没问题,便连同箱子放到了一旁。

    我又大步流星地回到办公室,手机还在桌上扔着,上面两条微信消息和一个未接电话,都是林江南的。我打开微信,看他已经猜出是曹晖给我寄了东西,估计是看我不回消息所以才拨电话过来问问情况。

    我盯着手机,有点不想回复他。说真的,曹晖的这点破事天天烦自己烦别人,我都觉得腻歪了。

    电话在我手里震了起来,还是林江南打过来的,我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接通,然后有气无力地‘喂’了一声。

    “怎么了?”林江南在电话里那边问我。

    不得不说,好听的声音真的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听见他一开口,我心中的那股愤怒便被疏解了不少,转而滋生出了委屈。

    我趴在桌上,对着手机话筒嘟囔着说:“曹晖,你们曹总,给我寄了一个LV的钱包。”

    “LV的?”林江南那边笑了一声,“昨天我给他买包子的钱他还没给我,对你倒挺大方。”

    “你说的我浑身膈应。”我支棱起身子来,“你说他这人是不是脑子有病啊!我真想买五千块钱包子砸死他。”

    “他还跟你说什么了吗?”

    “没有。可能是想给我惊喜,等着我主动联系他呢吧。”我冷笑了一声:“怎么会有这么自以为是的人呢?我以为他大学期间就够二的了,没想到毕了业之后这个二货开了方了!”

    “开方是乘方的逆运算,你想说的应该不是这个意思吧?”

    我心口一窒,林江南那边也是一瞬的静默,然后他说:“没事没事,你继续。”

    我被他给气笑了,“你可真够烦人的。”

    “工科生的情商不比理科生差吧。”林江南在电话那边也笑了,“有什么我能做的吗?有的话你尽管言语。”

    “得了,你先向你们曹总讨你的包子钱吧。”

    “我说真的呢。”

    “你说的是真是假无所谓,但确实没有什么你能做的。”我笑,“我说的才是真的,包子钱也是钱。”

    林江南在电话那边又笑了起来,“那我请你吃饭吧?”

    “替你们领导安抚一下乙方的心情?”

    “行吗?”

    “行。”

    晚上回到家,我迫不及待的跟许亦静把今天的事说了,许亦静敷着面膜做不出什么表情,所以看起来整个人很淡定,弄得我觉得自己有点小题大做似的。

    直到十分钟后面膜被她一把扯下,她的眼睛就像被解了封印一般瞪得溜圆:“卧槽!曹晖是不是言情小说看多了?!”

    我仰头大笑。

    “不过,你干嘛给他寄回去啊?”

    “那不然呢?”我嫌弃地啐了一声,“难道我还应该收下?我才不要呢!别说一钱包了,他就是给我套房我也不要!”

    许亦静用指腹轻轻敲击着脸颊,嗤笑道:“要是我啊,我就转手卖掉。反正他不是也没写寄件人吗?我就当不知道呗。”

    我不赞同的连连摆手,“拉倒吧。以曹晖一贯的行为模式,如果他知道我卖掉了他给我的钱包,他能问我把钱要回去你信不信?”

    许亦静稍一思量,郑重点头,“我信。而且,如果你卖的便宜了,他还得让你把差价补上。”

    我俩笑了一会儿,许亦静‘啧’了一声,有点语重心长的对我说:“你们跟橙时的合同是不是还没签呢?”

    “嗯,应该正在法务那边审核。”说到这,我又想起了林絮说的那条合同条款,于是也跟许亦静念叨了念叨。许亦静听完也说这是常规条款,“但说实话,这都不要紧,就算没有这个条款,难道曹晖就能消停了吗?常言道‘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你看着吧,他且得折腾呢。”

    我揉着怀里的抱枕,“你说我是不是应该特别明确的跟他说清楚?是不是之前我碍于面子对他客气点,让他误会什么了?”说完我又想了想,“不至于的吧,我觉得挺明显的呀!”

    “曹晖的脑回路咱们哪懂啊。”许亦静站起身来,“不过,我看再这么下去早晚你得是辞职走人结果,与其这样不如就跟他掰扯清楚,大不了最坏的结果就是辞职走人呗,有什么差别?对不对?”

    “你说的也对。有些人就是不能给他脸的。”我非常赞同地点头,“下次见面我得直截了当的告诉他,我不要他这狗屁人情,让他少整这些花活,不愿意合作拉倒,反正老娘卖艺不卖身。”

    “就是!卖也不卖给他!”许亦静附和道。

    定下心来后我立刻觉得愉悦了很多,甚至问许亦静要了一片面膜来敷。我以为烦心的事就这么过去了,没想到第二天一进公司,就觉得气氛不对劲。

    这个不对劲我没有办法明确的说出来,但从前台一路走到办公室,好像每个人都在偷偷的瞄我,在我顺着目光看回去时,每个人又都在忙自己的,压根没人看我。

    我忐忑地进了办公室,没五分钟林絮就溜了进来,轻手轻脚地关上门,一脸凝重地快步走到我身边,低声问我:“你跟曹晖到底怎么回事啊?”

    我听了这话不禁心惊肉跳,“我跟他什么事啊?!”

    “公司一早都在聊你的八卦。”林絮往门口处看了一眼,继续低声道:“说你跟曹晖是老相好,这次橙时找咱们公司就是冲着你来的。还说你当了他的小三儿,他可舍得给你花钱了,净给你买奢侈品。哦,还有,说橙时的合同你也能拿不少提成。”

    “这尼玛谁传的啊?!”我浑身血液倒流,后脖颈子都炸了毛了。

    “我不知道啊,早上来听我们部门的说的。我跟她们说别胡说八道,可是……“林絮无奈地摊开手。我明白她的意思,这个事解释没用,传八卦的人哪里会在乎真假。

    “怎么回事啊?怎么好好的来这么一出?”林絮问我。

    我咬着指甲盖想了想,说:“昨天你给我拿进来的那个包裹是曹晖寄来的,里面是个LV的钱包,是不是因为这件事?”

    “嗬!这个人真能添乱,这不是没事找事么。”林絮听完后表情也是厌恶的很,“钱包呢?”

    “原包装寄回去了。”我回忆了一下,“快递包裹是小方帮我寄的,估计快递员验货的时候她看见了,也只有她知道钱包是寄给曹晖的。”

    “小方吗?”林絮皱了皱眉头,“你又没得罪她,她传你的闲话干什么?”

    正说着,言桦悄悄推开门,林絮看见她便招呼她进来。她进来后也是同样的事,“我刚才去李远伟他们那交接湖心岛的项目,那帮人说话阴阳怪气的。”

    “说什么了?”

    “我把项目资料和前期做的方案给他们,他们说要这些没用,还是得看看湖心岛有没有老同学,搞定一个老同学就用不着吭哧吭哧做方案了。”

    “这话李远伟说的?”林絮问她。

    “不是,是他们组的那个大嘴猴。李远伟倒是没说什么,还让他少废话来着。”

    我听着她们俩说话,趴在桌上盯着鼠标出神。林絮的手在我眼前晃了晃,“哎,苏弥,我觉得这也是个机会,要不然你去跟老板说说,正好把橙时的项目甩出去算了。”

    我一声冷笑,“这会儿正准备签合同呢,以程立仁之前的表现,肯定不会这会儿让我撤下去。再者,我跟他说什么?难道我还能指望他辟谣?我看他根本就是乐见其成,他还恨不得这是真的呢!”

    “那怎么办?”言桦问我,很替我为难的样子。

    怎么办?我看着摆在桌上的那摞橙时公司的资料,出神片刻后霍然起身,伸手把资料抓过来高高举起,然后重重地摔在桌上,‘砰’地一声,把林絮和言桦吓了一跳。

    “妈的!我特么辞职去!老娘不伺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