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不想谈恋爱的姐姐 > 17.一个钱包

17.一个钱包

    我睁开眼的时候有几秒钟不知身在何处,反应了一会儿才想起前因后果。车停在离我家不远的路边,我看向驾驶室,那里已经空了。许亦静还在后座酣睡,我迷迷瞪瞪地坐直了身子,然后透过前挡风玻璃看见了站在车外的林江南。

    他一动不动的站在阳光和寒风里,眼睛放空般地盯着来往的车流,像尊雕塑一样。我看了他片刻,感觉就像在看一部少言寡语的文艺片,没旁白没音乐,但镜头里的每个细节似乎都带着隐喻。

    看不懂。

    约摸半分钟后,他忽然转头往我这边看了一眼。也许他根本没有看见我,但我还是有点心虚地转开了头,怕让对方看到我的窥探。我转身叫醒了许亦静,林江南那边也打开车门坐了进来,带着一身寒气。

    我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个什么样子,于是用手指抓了抓头发,哪怕凌乱也希望自己能凌乱出慵懒的质感来。“抱歉啊。”我说,“一不留神就睡着了。”

    “没事。”他搓了搓手,把车钥匙从兜里掏出来递给我,“我先走了。”说完就准备开车门。

    “那个……”我叫住他,可他回头看我的时候我又不知道到底为什么叫住他,凝滞了片刻后只好笑了笑,“多谢了。”

    他似乎有点莫名,眼中带着微微的笑意,“怎么这么客气?”

    等林江南走了,许亦静才从后座爬起来,手指插在头发里搓了搓,嘟囔道:“我跟你说,如果我是女王我非杀他灭口不成,没形象的时候全让他看见了!”

    说完她又一头栽倒,“我还想睡……”

    嘁!我用灵魂鄙视她。就这酒量还非要喝酒!

    周一上班的时候,我的运动后遗症还在,浑身酸疼,走路都像打太极的节奏。饶是如此,我依然蹭到言桦身边,把林江南单身的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她。

    可言桦却没有之前那么激动了,兴致不高地划拉着鼠标,眼睛盯着屏幕上的设计稿,跟我说:“算了吧,我也是色令智昏,后来想想很不靠谱。”

    “怎么不靠谱了?”我问她。

    她转过头来,很认真的对我道:“我今年27岁了,现在也不过就是个小设计师,薪水就只够养活我自己的,在北京没房也没车。他呢,现在也只是个专员,薪水撑死了跟我差不多,他也不是北京人吧?”

    “不是,他西安的。”我说。

    “对啊,他肯定也没车没房。”

    “他有车。”

    “有车有什么用,跟房比起来车就等于不要钱。”言桦撇撇嘴,“且不说他看不看得上我,就算眼瞎看上了,我俩在一起了,你说我们在这怎么立足?随便买个小房子就得上百万,我们两家凑凑能出个首付,房贷就得把我们累死。我们要不要孩子?要孩子拿什么养?户口怎么办?谁来看孩子?这都是非常现实的问题。”

    “我怎么觉得这话像是你妈的口吻。”我笑道。

    “年纪到了就知道长辈的话自有它的道理。”言桦把目光重新投回到屏幕上,“情啊,爱啊,帅啊,这些是好,但是不当饭吃。”

    “那你想找个什么样的?”我有点小心翼翼地问她。

    她片刻沉默,目光里只有屏幕映射进去的光亮,口吻黯然地说:“我想找什么样的?哪轮得到我想。”

    “这么消极?”我在她旁边坐下来,“周末你妈给你打电话了?”

    言桦点点头,“过年回去肯定又是一场硬仗。”她看向我,微微苦笑,“打不下来我可能就只能投降回老家了。”

    “你回老家做什么?还做设计吗?”

    “还做什么设计啊,我妈让我考公·务员或者事业编。”言桦用鼠标胡乱的勾选着画面上的图案,也不知道是在跟我说还是在自言自语,“其实回家也有回家的好处,不操心买房了,生活成本也低,挣多少就能留下多少,在父母身边也能尽孝。是吧?”

    是吧。

    我说不出什么来,只好起身拍拍她的肩膀,“什么选择都各有利弊,反正你一定要仔细考虑清楚。”

    我起身回办公室,正好林絮走过来,把手里的一个包裹递给我,“你的快递。”

    “你现在还兼职送快递了。”我打趣道,把那盒子接到手里看了一眼,快递单上的发件地址有些眼熟,好像是橙时公司的。

    林絮跟着我进了我的办公室,“我去前台找我的快递,我的没找着倒翻着你的了,就顺手给你带过来了。正好,我有事跟你说。”她把门关上。

    这个动作让我有点紧张。

    一般这种关上门说的事都是大事,最小也得是公司的劲爆八卦,要不然就是裁员、升职、加薪一类的,生存攸关。

    “怎么了?”我把快递放在桌上,眼睛盯着林絮,好像只要我盯得够努力就可以看穿她,看到她接下来要说什么。

    “橙时那边发了草拟的合同过来,都是常规的内容。不过有一条我觉得我得给你打个预防针。”

    “什么事啊?”

    “就是如果橙时那边要求,或者项目有需要,我们这边要派设计师驻场。”她说完怕我抓不住重点,又跟我解释道:“也就是说,曹晖那边有可能会要求你去橙时工作。”

    “凭什么啊?!”我拔高了调门。

    林絮打了个手势示意我别太激动,“这一条基本上我们签订的合同里都会有,但是我们现在没有外地的项目,也还没有甲方公司提出过让设计师驻场的要求,所以你可能从来不知道,因为你不过合同。”

    我愣愣地看着她,心里开始犯堵,“写在合同里的?”

    “对,写在合同里的,这也是常规条款。”林絮看着我,眼神里充满了怜悯但也充满了无奈,“这件事我是没什么办法的,所以就想着来跟你说一声,或许你可以从你设计工作的角度想想有没有什么对策。”说完她又安慰我,“当然我这只是一个预防针,也没准对方不会提这个要求,那就没事了。”

    我木然地点头,继而又苦笑,“行吧,多谢你了,这事儿……”我不知道接下来应该说什么,只好道:“到眼前了再看吧。”

    林絮离开后我呆坐了半晌,觉得有点烦躁,恼火自己怎么现在天天为这种破事闹心!原本一切都好好的,这曹晖一出现简直就是往我的生活里泼了一盆馊水,让我的生活时不时地就散发出一股怪味。

    我做了一个深呼吸,决定向许亦静学习,先不去为那些还没发生的事情忧心。车到山前必有路,大不了老娘不伺候了!虽然我不是有钱人,虽然几万块钱让我肉疼心也疼,但也的确没到能让人用这些钱就扼住命运咽喉的地步。

    不至于的不至于的,我劝慰自己。

    桌上摆着那个快递,我再一次确认了发件地址,就是橙时公司,猜想着是林江南给我发的什么资料。我抽出剪刀划开封口的胶带,盒子里面又是一个盒子,用无纺布包着,尺寸不大,感觉像个礼品。我把无纺布包装抽掉,一个咖啡色的盒子,盒盖上赫然印着个LV的logo。

    几个意思?

    我怔了怔,脑子一时有点懵,但手先于脑子展开了行动,把盒子给打开了。盒子里面出现一个布袋,再把布袋打开,我就掏出一只崭新的、黑色的、雕LV花纹的长钱包来。

    手停下来了,我的脑子也停下来了。

    这钱包簇新簇新的,带着一点寒气,我它看了足有一分钟后才回过神来,拿起了手机。我想给林江南发个消息问问情况。

    我的信息还没编辑完,办公室的门响了两声,然后李远伟便推门进来了。我把手机屏幕按灭,放到了一边,笑道:“有事?”

    “哟,苏总忙呢?打扰了啊。”李远伟笑着,有点阴阳怪气的。

    “李总大驾光临,我哪敢忙啊,坐会儿。”我笑呵呵地指了指沙发。但他并没有过去,一边慢悠悠地晃到我的桌子前,一边说:“你把湖心岛的项目转给我们吧。”

    “湖心岛的?为什么?”我不解。

    他笑了,“咳,老板的意思,你们现在得全力去做橙时的项目,这种虾米皮的小活就我们来吧。”

    他这么说就让我很尴尬了,我讪讪地一笑,没有接话。因为这话我没法接,反正现在不管我说什么都不对,哪怕我真心实意指天跺地的告诉他我特想把橙时的项目让给他,他也会觉得我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在这嘚瑟。

    屋里气氛有点尴尬,李远伟似乎是想缓解一下,走到我桌前问我:“听说橙时的曹总是你老同学?”

    “嗯,不过我跟他不熟。”我眼皮不抬地说道,然后拿起电话拨给言桦,让她把湖心岛的东西发给李远伟。湖心岛的项目言桦做了挺久的了,都做出感情来了,有点不愿意给出去,直问我为什么。碍于李远伟在这我也不好多说,只让她照做就是了。

    撂下电话,见李远伟正拿着那只LV的钱包翻看,我从他手里把钱包拿过来,连同那些啰嗦的包装都推到了一边。

    “钱包不错,多少钱啊?”

    “不知道,不是我买的。”

    “男朋友送的?脱单了?”

    “不是,我没有男朋友。”我有点烦了,手放在鼠标上,抬头看他:“除了湖心岛的,还有什么项目要交接吗?”

    “没了。“李远伟悻悻地耸了一下肩,“你忙吧,我走了。”

    等他出去了,我往后靠到椅背上,烦躁地叹了口气。眼睛木然地落在那堆包装上,想起要给林江南发的消息还没编辑完,于是拿起手机继续编辑,然后发给了林江南:“你给我快递东西了?”

    林江南发了一个问号脸,然后回复我,“没有啊,你收到什么了?”

    没有?不是林江南?林江南不知道?那从橙时发快递给我的人就只剩一种可能了——曹晖。

    我忽然感到一种生理上的不适,从林絮说起合同到李远伟夹枪带棒,一路攒下来的烦躁与恼火,一下子就被这个钱包点燃了,犹如一座火山从心里喷发出来,烈焰千尺,直冲天灵盖。

    我拿起那个LV的钱包,胡乱地塞进包装盒里,再把包装盒狠狠地扔进快递箱,然后拉开办公室的门,大步流星的就冲去了前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