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不想谈恋爱的姐姐 > 12.春风般的甲方

12.春风般的甲方

    临近中午的时候手机又响了,还是林江南,问我的部门现在有几个人加班。我探头往外看了看,“算我五个人,怎么了?”

    又没动静了。

    我觉得怪怪的,他这个问法感觉像是要给我们订饭,难道橙时还管合作公司的员工餐?我可没听说过这么高尚的甲方公司,这还不得被乙方吃破了产?

    林江南没再发消息过来。我一边工作一边琢磨了一会儿,终于奈不住好奇心,给他发了一条消息:“你准备请我们吃饭?不用了,我们公司管饭。”

    消息刚发现出去,就听见门口一个声音说道:“那你们公司管咖啡吗?”

    我一个激灵抬起头来,见林江南正在我办公室门口站着,胳膊肘下夹了个文件袋,手里还拎着两个星巴克的纸袋,正笑吟吟地看着我。

    “你怎么来了?”我过于惊讶,声音差点劈了。

    “代表甲方来慰问一下。”他走进来,把东西放在我桌上,“我那边工作做完了准备回家,想着正好顺路,就把资料给你直接送过来算了。”说着,从纸袋里拿出一杯咖啡,“拿铁,行吗?”

    “太行了。这怎么好意思呢。”我把咖啡捧进手里,热乎乎的。

    “我穿少了,太冷了!看到你们楼下有咖啡店,想喝口热的,就顺便也给你们买了。”他拎着咖啡到外面的办公区,给加班的同事每个人一杯。我看着他的身影,不禁啧啧赞叹。这是一种怎样的甲方?这是一种怎样的精神?他不远万里来到乙方,像吹进寒冬里的春风那般温暖。

    了不起。

    林江南分完咖啡回到了我的办公室,在沙发上坐下,脱了外套后露出里面的帽衫,比起穿西装时的样子原地年轻五六岁,像个还没毕业的大学生。真好看,真养眼,我们公司怎么就不招个这样的呢!

    “你多大了?”我问他。

    他微微一愣,“24了。”

    “哦,也还行。”

    他哑然失笑,“什么叫‘也还行’?”

    “我以为你大学刚毕业或者还没毕业呢。”我喝了一口咖啡,又把他打量了一遍,最后目光落在了他的脚踝上,筋骨分明白嫩嫩的一圈,于是笑道:“你是穿的太少了,你妈没叮嘱你穿秋裤啊?”

    他没有说话,拿起自己的咖啡走到沙发前,屈身坐了下去,四下看了一圈,“你办公室不错啊。”

    “小而温馨,毕竟在办公室呆的时间比在家还长。”我抓过手机来从微信里转了200块钱给他。他的手机立刻就响了通知的声音,他拿出来看了一眼,问我:“干什么?”

    “咖啡还是我请吧,辛苦你这么大老远跑来送资料,哪能让你再破费。”我把手机扔回桌上,“收钱。”

    “不至于的。”他没有点收钱,也把手机扔在了桌上。我一看这架势,也懒得再客气:“那成吧,反正快到午饭时间了,你留下来一起吃饭。这总可以吧?”

    “可以啊,我正好没饭辙。吃什么?”

    “你想吃什么?本来中午我就要请部门的人吃饭的,正好没定地方呢,这个任务交给你了,成不成?”

    “部门一起啊?”

    “怕生啊?”我反问他。

    “那倒不是。”他又把手机拿了起来,问我:“那你们平时爱吃什么?”

    “听你的,我们部门的人嘴壮,没忌口。这周围的你任选!”我豪气地说,顺嘴又道:“反正我这周围没有太贵的。”

    他笑了笑,一边说着一边划开了手机开始搜索周边的餐厅。我把注意力转回到电脑上,“我干会儿活儿。你先歇着,想喝水就自己倒,我不跟你客气了。”

    “好。”他说,向后一仰,瘫在了沙发里。

    我的办公室里温暖又安静,有时我瞟他两眼,他就那样懒懒的靠着沙发翻看着自己的手机。他不拘谨,我也不客气。其实满打满算我们也没见过几次,却熟悉的莫名其妙。

    我不解,因为我不是个擅长社交的人,所以可能是林江南这人比较有亲和力吧。长得帅却又有亲和力的年轻人,不多啊!

    中午我们吃了一顿湘西土家菜,特别辣。我好奇林江南是哪里人,他说是西安的,跟曹晖是老乡。

    “西安人这么能吃辣吗?”

    “陕西产辣椒的。不过我吃辣是被朋友带出来的。”他说,“就是那天跟我一起在南锣鼓巷的那个人,他是湖南的。”

    “是吗?许亦静从小在湖南长大的。”我灌了两口冰可乐,笑道:“哪天应该把他俩一起约出来。哦对,许亦静还让我对你们表示感谢呢,我觉得你们可以好好宰她一顿。”

    “他出国读博了,那天我去南锣鼓巷就是给他践行的。”

    “厉害啊!”我由衷赞叹道:“你们是学什么专业的?”

    “自动化。”

    “厉害……”我装模做样的夸奖,其实完全不懂自动化到底是干什么的,像我这种艺术生只能通过名字分析出来肯定不属于文科类,“那你怎么没做你自己的专业,做起营销企划来了?”我问他。

    林江南用筷子挑了挑自己碗里的一颗米饭,“我也不知道,做做试试吧。”

    行吧。天儿,聊死了。

    “挺好挺好。吃菜吃菜!”我招呼他。

    吃过午饭后林江南就告辞了,回公司的路上,手下的设计师言桦凑到我旁边问我:“苏弥,这个林江南单身吗?”

    我一听,笑呵呵地瞅她,“你想干什么?”

    “要是单身的话……”言桦充满憧憬地搓了搓手,“有枣没枣打三竿子呗,万一呢?现在跟我年龄相当、长得帅的男生不是有女朋友就是有男朋友了,我妈都要把我催死了。”

    “是哦。”我点头,深以为然,因为我也是这个处境。

    我不知道林江南有没有女朋友,更不知道他有没有男朋友,不过那天捎他回家的路上蹦出来的那两条信息让我觉得很悬。更何况正如言桦所说,他这个年龄和自身条件,单身的几率不大。

    “我回头帮你打听打听。”

    “小女子这厢多谢了!”言桦对我拱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