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胖子女孩 > 第二卷第一百零五章 感同身受

第二卷第一百零五章 感同身受

    楠囡侧过身子,只有一半的身体是对着顾昀的方向来的。她看着顾昀走向木桌的背影,不知怎的,有一种怅然若失般的感情涌上了心头。顾昀的个子很高,可看着照样是很癯瘦来的,不过是她的毛衣长裙也是稍大些了的样式,才得意微微掩盖住了她消瘦着的身姿而已。楠囡看着顾昀愈走愈远的背影,其实也并不很远,几米的距离而已。可楠囡却是有了这般的错觉,仿佛,一夕之间,顾昀已是站在了广阔无边的天际那头,而自己,仍旧只是一动未动的站在与之遥遥相对的另一头而已。楠囡就这么一直盯着,钉着,定着,那种虚无的,缥缈的感觉将她紧紧的缠绕住了,并且,深深的隔开了与顾昀的一切怜惜。

    在楠囡的眼中,顾昀的背影似乎是在逐渐缩小着的,她变矮了,变窄了,是在慢慢地 ,一点一点的缩起来,是要变成了一个小黑芝麻的样式。难过,这是为顾昀感到的难过,是由楠囡的心底由衷的感到的一种情感,是除了惭愧之外的另一种感情。

    不为别的,只是单单为了顾昀的那句自言自语,有一种熟悉感拉近了她与楠囡两人之间的距离。莫名的,却也是在情理之中,虽是意料之外的,楠囡从未想过。原来,顾昀,也是个落寞,有时也会是那样孤独的人。她看上去是那么的坚强,那么的潇洒,那么的毫不在乎,可是,却偏偏也是寂寞得很的。在自己的内心一隅,悄悄地,轻柔的,掩盖住了,那是顾昀最柔软的部分,是不能被人轻易地触碰的,就是连看都不能够的。也只能任由着自己,在一个静悄悄的时候,无人的周围,那么温柔的,轻轻的,隐秘的安抚一下,宽慰一会儿。

    可这时,却是全然不顾的就在楠囡的面前,就这么坦坦荡荡的自然流露出来了。也不知道她是无心的,是随着自己的内心,自然而然的,无知无觉的任由着流淌出来的那样。还是有意的,存了心是要叫楠囡可以看出些端倪来的。不过,无论如何,楠囡始终都是相信前者的。顾昀的天真,坦荡,而又对自己一直以来表示的那种亲切感。这些,她都有目共睹,都是真真切切的。有意也好,无意也好,楠囡情愿坚定的认为这都是顾昀的坦然表露,并不虚假。她是不愿的,不愿毁了顾昀在自己心里的那一抹纯粹的印象。以及,那一点好不容易才得来的一点温暖。

    这时,顾昀已经走到了木桌旁了,她先是把那盆迷迭香放在那束黄玫瑰的旁边,是同着那保温盒与茶罐相对的方位。不过是随意一放而已,她的眼睛再没有看着那束黄玫瑰任何一秒的时间,好似,是为了更重要的事情,而不知不觉的就把它给忽略了过去。顾昀在放下那盆迷迭香之后,也就绕了个圈,走到木桌,也就是收银台的里头去的。楠囡再次稍微移动了下身体,方便可以看清顾昀的一举一动来,但她并不靠近顾昀,她喜欢与顾昀之间的这种距离感。可绝不是她故意的疏远,只是恰恰好,就是如此而已,这样的距离,仿佛给了楠囡一种更加可以看透顾昀的这一种感觉。是那个被隐藏起来的,鲜为人知的另一面,楠囡由远及近,似乎,就以这样的一种不愿亦是不近的距离,就得以能够悄然的把其给摩挲出来了。以此,还是不靠近的好,并且,楠囡更是没有半点挪动开步子的欲望。她感到有些累了,不只是身体的,心里的,意识的,精神的,都是疲倦着的了。

    她感到自己似乎是经历了太多,太多了,也感受的太多,太多了。楠囡的身体似乎在一瞬之间就这么筋疲力竭了,再也不能够使出一点的力气来了。她不想动,一点都不想,也不想思考,更不想任由着自己的敏感再去感受些什么来。楠囡甚至有了一种自己的身体,自己的大脑,自己的意识,包括她的整个身体都仿佛是变成了一缕炊烟的那样。她飘散着,上升着,无拘无束,没有尽头,没有起点,亦无最终的落脚处。就只是这么四散着,璇旎着,飘忽着。

    而顾昀,奇怪的,似乎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才会给着楠囡一种被保护了的安全感。也不难以理解,毕竟,顾昀从始至终袒露出来的都是对楠囡的一种亲近,一种温和的感觉。但是,楠囡照旧没有对此而产生任何的一种依赖的感情,她只是认为,顾昀是不会伤害自己的。所以,楠囡在顾昀的面前,不知不觉的,厚颜无耻的就是变得肆无忌惮了起来。就是连楠囡自己,似乎都是没能够察觉到的,不过,她的自私,她的阴暗隐隐的就提醒了起来,它们在蠢蠢欲动着,很小心,却也是显得分外的明显了起来。

    “我明明放在了这里头的,怎么不见了,你有没有看到啊?”是顾昀的声音,但是已经见不着她的任何一点身影了。她已经蹲下了,被那个四方木桌给彻彻底底的,完完全全的就这么遮掩住了。顾昀似乎是在小声的嘟哝着的,不过,花店是阒然无声的。毕竟,也只有楠囡一个人而已,哪怕是在细小的声音,在这样的烘托下,也只能是显得放大了些来的,依旧是能够在空气中传播的,是听得清清楚楚的。

    顾昀是说了个疑问的句子,仿佛是在同着什么人说话的一般。不过,楠囡并不会就这么想当然的认为就是自己了,她很清楚,顾昀的喃喃自语也不过是对着她自己罢了。因为,这是楠囡时常会有的一个举动,她无人讲话,便是只能悄然的对着自己诉说了。所以,楠囡很明白的,并不会就这么对号入座,想当然的,傻兮兮的就这么回答了顾昀的这一种自问自答的方式去。

    两个人的心,突然之间,就是因为这一场无意识的自说自话而靠近了些。楠囡恍然之间,突兀的感觉到,自己,似乎是对着顾昀不再感到那么的排斥了。可能,是因为那一点的熟悉感,还有那仅有的相似之处罢。那份陌生的,不相熟的感觉就这么给淡化了下去,一点一点的就这么被莫名其妙的给融化了去。

    “没有啊,就是昨天还放在这里的。”果不其然的,顾昀立刻就无意识的承接了自己方才上一句的问话。很快速,很自然,很熟稔,一点都不显得是生硬的,是刻意的。那是一个相当娴熟的接话,仿佛,顾昀是一人分饰两角色的那样。一个问,一个答,如此而已。就像是,真真正正的,是有着这么两个人的那样。

    也许,这在旁人看来,是可怖的,是会感到害怕的,是会把其当做是一个精神有障碍的人,一个疯子来看待。但是,楠囡并不会,毕竟,说到底,她们是类似的,是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顾昀的自说自话,是楠囡惯有的,所以,她很清楚。那不过是因为无人言语而已,不过是因为自己心底最深处的一种落寞。于是,自己便成为了自己的唯一可以倾诉的对象,慢慢地,慢慢地,也就这么习惯了去。不知不觉,自己的身体里似乎就此延伸出来了两个自己,一个是原原本本的自己,一个就是假想的,是能够同自己交谈的这么一个人。也许,确实是恐怖的,但是,正因为如此,这也是惨淡的,毕竟,她来的是那么的无可奈何。

    所以,楠囡是理解顾昀的,正如同,是理解着宽慰着自己的本身那样。也只有,在这样的一个方面,他们才是相像极了的,两个人的灵魂也只有在这一方面是贴合着的,共勉着的。她们,都是这么一个孤寂到逐渐变成了一种习惯,并且在这样的习惯中慢慢沉默的人。

    “啊!找到了……”突然的,顾昀欣喜的叫喊了一声,她的音量很高,使得这整间花店在一刹那之间都被她的欢愉声给充斥了其中。清脆的,爽朗的,甚是比那风铃的声音听起来还要悦耳的许多。

    紧接着,顾昀又迅速的站起了身,她倏地就猛然从木桌的里头钻了出来。是一副欢快的模样,她的惊喜溢于言表,甚至都让她的周身都被其这种情感色彩给包围了去。充斥着,哗啦啦的就冲着楠囡一股脑的倾泄了过来。不免是渲染着,连带着楠囡也跟着一道为其感到了由衷的欢乐而来。

    顾昀出现在楠囡面前的时候,她的表情是生动着的,就像是突然就盛开的花儿那样,在刹那间,是多么的为之一动。顾昀的嘴角带笑,并不是浅浅的翕开,而是完完全全的就这么咧了开来,露出了她那洁白的几颗牙齿来了。她的两眼弯下,就像是个月牙儿那样,几乎都是要眯成一条缝来了。就是连右眼眼角的那个小肉球都仿佛是受到了鼓舞的那样,是在一颤一颤着的,看起来也并不可怖了,反倒是增添了几分可爱来了。

    就在顾昀彻底站起来的时候,她的话才算是刚刚讲完,那一点的尾音,不知怎的,仿佛是不愿就此离去的那样。漫延着空气之中,萦绕在这花店里的每一个角落,钻到了楠囡的耳朵里,使得她的心都跟着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那是欢快的,正如同是顾昀表现出来的那样。